【文韜政論】中國疫苗外交與受創國的脆弱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日前中國出版《2020美國侵犯人權報告》針對疫情帶來的傷害大做文章,除了轉移大家關注中共實施維吾爾種族滅絕政策的焦點外,其實另有一個政治目的,就是塑造美國抗疫無能來凸顯中國的抗疫成功。北京要告訴親美國家必須看清現實,在最需要協助的時候,你們心中的老大哥美國只顧著為自己的人民搶疫苗,而只有中國願意幫忙。對中國而言,既然有一個漂亮防疫數據,那就表示中國就不需那麼多疫苗,可以大方輸出。

不過,目前只有輝瑞莫德納AZ及嬌生比較得到國際認可,中國疫苗之所以未能得到國際認證是因為沒有足夠三期臨床數據。少數流傳出來的報告表明,中國的疫苗雖然被認為有效,但阻止病毒的能力不如輝瑞莫德納的疫苗。

即使如此,北京政府只認可中國製的疫苗,這除了是一種保護主義外,更重要的是為疫苗外交鋪路,由於疫苗持續遭西方國家壟斷,中國科興疫苗成為發展中國家最便宜、最容易獲得的疫苗,北京當局慷慨地令至少有53個國家獲得疫苗試用,另有20幾個國家向中國下疫苗訂單。外交部之前提供的數據顯示,至少已有超過80個國家分別以各種名義獲得中國疫苗

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下台,以及巴西疫情再次大爆發,之前表示不願巴西人民當中國疫苗白老鼠的總統博爾索納羅不得不與中國重修舊好,要求他們加快運送數千萬支疫苗,以及在巴西大批量生產所需的疫苗原料。博爾索納羅政府在中國疫苗問題上之所以轉向,是因其政敵聖保羅州長多里亞曾與中方直接談判疫苗問題。人民如果發現不是中央政府找來了疫苗而是政敵取得,那麼政府就會遭到批評。

北京的策略其實很簡單,對於那些原來就親中的國家如巴基斯坦,中國疫苗可以鞏固原有關係,繼續主導其國內政治,對原來親美的國家,只要以疫苗扶植跟執政黨領導人對抗的政敵,現政府就不得不府首稱臣,乖乖聽話。以5G建設為例,《紐約時報》報道,在美國特朗普政府時期,巴西以拒絕中國間諜活動為由拒絕華為參與該國5G建設投標,特朗普政府曾積極採取行動,阻止華為的參與。

在去年11月訪問巴西時,時任國務院經濟政策高級官員的克拉奇稱華為乃行業無賴,必須將其拒之於5G網路之外。但有報道指出,華為替巴西爭取疫苗,已經重新得到投標5G的門票。華為除了為醫院提供軟體,幫助醫生在疫情前線工作,亦加碼捐贈巴西醫院急需的醫療設備。受武肺病毒傷害的國家是多麼脆弱,易受擺佈,巴西犧牲網路安全而換取疫苗。

打了中國疫苗沒用,疫情反升溫,中南美洲以及中東多國,包括巴西、智利、巴基斯坦和土耳其,在施打科興疫苗後,確診數激增,加上強烈的副作用,導致人心惶惶。其中巴西、智利及土耳其已經超過了去年六月或十月的高峰期。巴西疫情更是已經失控,3月份染疫死亡人數超過6萬6千多人,3月21日至27日一週內的確診人數高達近54萬。巴西熱帶雨林其中一個亞馬遜種族,更因疫情慘遭滅絕。巴西批准施打科興疫苗,卻阻擋不了病例數攀升,現在大家擔心巴西會出現傳染力更高,更具侵略性的變種病毒。

–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