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閒談美國獨立史(2):扭轉乾坤的戰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0日訊】閒談美國獨立史(2):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 – 扭轉乾坤的戰役 | 熱點互動​ 方菲​ 04/09/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我們的閒話美國獨立史的第二期。那麼在上一期節目中,我們談到了美國獨立戰爭的第一槍,列克星頓的槍聲是如何打響的。美國獨立戰爭其實是從1775年開始到1783年結束,那麼在今天這期節目中,我們會談到下面的一個比較重要的,就是在列克星頓槍聲之後比較重要的一個戰役,叫特倫頓戰役。白宮西翼它的這個接待室裡有一幅油畫,非常著名的一幅油畫,叫華盛頓橫渡特拉瓦河,那幅油畫描繪的就是這個特倫頓戰役的前奏。那今天我們繼續請陳力簡教授,來為我們講述美國獨立史。

主持人:陳力簡教授你好。

陳力簡: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好。那我們繼續來聊一聊,我們這個美國獨立史的第二期。我想先從上期節目的這個結束的地方,我們接著聊。上期我們結束的時候,談到了潘恩這個《常識》這本書,其實就是列克星頓戰役打響之後,然後第二次大陸會議開完以後,當時美國的這些殖民地的人,他們並沒有完全下定要獨立的決心對吧。雖然說很多人想獨立,但又不敢說,您上次節目中談到。

然後1776年1月份,潘恩《常識》這本書出版以後,可以說是全面喚醒了人心。那上次節目中您說當時美國這邊的殖民地人口,就200多萬,他那個書就印了50萬冊。200多萬中50萬冊,相當於四、五個人,人手一冊。然後我看甚至有的這個媒體當時評論就是說,說即使一個小時之前強烈反對獨立的人,看了潘恩這本書之後,立刻改變了主意。所以在您看來,為什麼他這本書力量這麼大?

陳力簡:因為是這樣的,它當時這個其實不是一本書,它是一個小冊子,非常便於攜帶,它用的話也非常簡單。最關鍵問題是當時人們的信息交流不暢。當時就是從英國寫一封信到北美殖民地要四個星期時間。然後北美殖民地再回信也要四個星期時間。也就是說英國議會和北美殖民地吵架一個回合,我說你一句,然後你再回一句,這就需要八個星期時間。

而且當時的這個娛樂和這個信息來源很有限,你像在書店這個有的書,那都是幾個月以前的書了,是吧,這個最新的書也是幾個月以前的。而且你去書店裡看書,如果你們家離這個城市中心,大概有5、60mile的話,你又得先騎馬,再坐車,然後等等等等,又得打尖住店,你才能到書店。你到了書店之後買的那個書,就是這個信息也不是很通暢。但是潘恩這本小冊子是到處發,這個到處當然是賣啊,不是發,就是賣啊。然後大家就獲得了眼睛一亮的這種感覺,這就是我覺得這個媒體的重要性。他這個書可以說迅速地,就是大家都在想,大家都在很混混沌沌的想,是不是應該脫離英王啊?脫離英王有什麼好處?脫離英王有什麼壞處啊等等等等的這些東西。在潘恩這本書裡他給你講的清清楚楚,就是說脫離英王壞處有嗎?沒有。好處有嗎?一大堆。而且他給你講的道理吧,最起碼能夠從事實上,我們現在看也是站得住腳的。

主持人:就是說他捅破了這層窗戶紙,可以這麼說嗎?

陳力簡:也就是這個意思。對,他捅破這層窗戶紙。大家都在想英國又在這兒駐軍,又讓我們要多交稅,海關又給我們這個,扣我們商團,然後等等等等的這些事兒。這些事大家都懵懵懂懂在想,就沒有人把這句話說破,結果潘恩把這些話說破了,就這麼回事。

主持人:而且我看有人介紹說他這本書,它可以說是把這種,古典自由主義的天賦人權的思想,就用特別簡單的話解釋出來。所以就是說他這個書給人感覺,就是說它有理有據,有理,比如說他這個什麼這個,一個他這邊,英國的這邊做得不好的地方,他都給講得很多。然後美國獨立的好處他也講了很多,然後就是非常激勵人心的一些話,包括天賦人權啦,然後說這個美國這邊,應該要向真正的那些,他這句話我覺得特別有意思,說那些想收穫自由所帶來的美好的人,必須像真正的人那樣,要承受支撐自由價值的艱辛,我們的偉大力量,來自於北美人民的團結一致,而不取決於人數的多寡。就是說我覺得他這些話寫得,特別能夠激勵人心,又特別讓人能夠理解,真的就是說常識。

陳力簡:非常有煽動性,非常煽動性,我從頭到尾看了一遍,我覺得從站在我現在這個角度上,我一點不誇張的講,我就跟周圍的朋友說,說咱們這些這個圈子裡邊,就是我們這周圍這一圈的朋友,如果要把你空降回1775年,人人能寫出來這玩意兒。但人在1775年就寫出來了,人1776年出版了,你就沒有人家高度,明白那意思嗎?

主持人:是是是,所以《常識》這本書出版以後,可以說,我覺得之前如果說是精英階層,他已經意識到了獨立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但是還沒有捅破。那《常識》這種書可以說是把這個草根階層的意識,全面地激發了出來是吧。

陳力簡:對對,它是這樣的。當時那個《常識》出版了之後,有些人拿著就在那兒念,一大幫人在酒館裡頭,大家喝酒呢,你說喝酒你就喝酒吧。結果一位大哥拿出來,我給你們大家念念《常識》,巴巴巴念,底下人還叫好。而且不只是男的,女的,就做針線那些婦女們,為了抵制英貨,做針線那些婦女們,也要給人給她念,有的人還都是文盲不懂。然後有人給她念,然後還有人連皮帶講給他們解釋,然後在這個大陸軍裡面,這個華盛頓,就是在大陸軍裡面,專門讓大陸軍集合起來,聽給你們念《常識》,就這麼回事兒,結果它產生了巨大的作用,這就是宣傳的力量,巨大的作用。

當時後來到什麼程度呢?維吉尼亞議會,我開始就是叫維吉尼亞議會,其實它這個維吉尼亞議會,當時叫維吉尼亞convention,它已經是維吉尼亞最老的議會,叫Virginia Burgesses ,被維吉尼亞總督給取消了。然後這幫人開始說,我們選自己的民選機構,可是當時不是民選,當時是什麼呢?各郡委任。就說我們覺得你這個人德高望重,你要不帶領我們去開個會,就這麼回事兒。當時沒有選舉這回事,大家就直接開會就完了。

前四屆的這個維吉尼亞議會,全是這麼產生的。第五屆維吉尼亞議會大家就想過來了,說我們要行使自己民主權利,我們要選。結果大家就開始選維吉尼亞議會。一選維吉尼亞議會不得了,原來支持,因為他這本書出來了,大家都讀過呀,然後都熱血沸騰的。原來支持英王的那幫人,全被選下去了,可以說給清洗下去了。結果選上的人,都是各地的,當然也是有頭有臉的,但是都是支持獨立的。所以維吉尼亞議會,自從《常識》這本書的發表,和後來的這個選舉之後,維吉尼亞議會一舉成為了美國13個州裡邊最激進的議會。結果當時就根本就不再說了咱們是不是跟英王商量商量啊,馬薩諸塞還說咱跟英王商量商量什麼這的那的。他直接說開幹,就直接說開打,就這麼簡單。

所以這個宣傳的力量,這個《常識》這本書,讓我看到了這個宣傳的力量。當然我看到那兒的時候,我就想到什麼?我就想到這個新唐人電視,還有大紀元這個時報啊。這個我說實在的,我以前不怎麼看,但是英文版的大紀元辦的現在我看,還有新唐人電視的這個,就給我感覺一個主流媒體是什麼樣的,這也就是什麼樣。你是不是主流媒體,現在是不是咱們先不說,是吧,但是來講,我總覺得你們這個路子,就是說這個路子是,其實是對的。給我感覺只有通過有效宣傳,才能夠喚起大眾,組織你的這個選民的基本盤,這個是做得很不錯。

主持人:非常感謝。對,我覺得不管怎麼說吧,就是你真的是得做主流,因為你這個,本來在這個社會中你很多的一些,不管是信息也好,還是思想的交流也好,你得能有一個讓大家自由發聲的平台。所以我自己是覺得說,作為一個就是能夠起到作用的,它一定是跟民心民意是吻合的。

反正我是覺得《常識》這個書,對吧,當時它其實就是起了這個作用。當然這個潘恩很獨特,很可能他這人的使命就是來寫這麼一本書。後來好像他也挺不得志的,但這些後話咱們不說了。然後我就想到一個問題,是不是潘恩這本《常識》1月份出版的這本小冊子,直接導致了7月份這個獨立宣言的產生?

陳力簡:我認為有一定影響,是1976年,1976年1月份出的。其實還有一些重要的什麼呢?這個大陸軍,在華盛頓將軍和各大將軍帶領之下,取得了一系列軍事勝利。你比如說在南卡羅萊納,成功擊退了英國海軍陸戰隊的登陸,還有是在魁北克拿下蒙特利爾,這個圍困魁北克。然後還有是兵不血刃解放波士頓,就把英國海軍和陸軍徹底趕出波士頓,這都是在1775年底1776年初幹的事兒。

另外英王也幫了個忙,在1775年底的時候,他就做了一個英王在英國議會就做了一個演講,說這個我們要對這些所謂想獨立的人,可以說是要採取鐵腕措施,這個事情是在他1775年10月做的演講,後來1776年傳到了這個北美殖民地。所以那個時候只要有了,你看有了常識吧,中下階層就全民全部都給活動起來了。然後又有一系列軍事勝利,同時精英階層早就想獨立,而且英王又幫了加了一把火。如果你不獨立的話你最後就是被絞死,就是這麼簡單一個事,你想想就把大家逼得沒有路可走了,那也就獨立唄。

主持人:所以就是說實際上就是順理成章的,基本上就是條件和時機都成熟了,那1776年7月就有了這麼一個獨立宣言。獨立宣言我覺得很值得講一講,所以我要請您給我們講一下這個獨立宣言這個,我覺得他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文獻之一,而且呢可以說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他這個出籠的過程,他是托馬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主筆的,對吧?這個獨立宣言。

陳力簡:其實獨立宣言這個事兒,現在後人就記得1776年的7月4號大家這個簽署獨立宣言了,其實當時簽署完了之後大家都心裡都沒底。當時其實更重要的事情,其實最重要的事情發生在1776年7月2號,1776年7月2號以維吉尼亞議會告訴這個維吉尼亞駐大陸會議代表團,讓這個有一位叫理查德·亨利·李的這位這個維吉尼亞的代表,這個亨利·李代表啊,這個李代表是誰呢?他的侄子的孩子,就是後來的羅伯特·亨利·李,就是那個南軍總司令,這個是他的這個爺爺輩的這個就是屬於是堂爺爺那輩,明白這意思吧,就這關係。

理查德·亨利·李當時是維吉尼亞代表團重要成員,可以說是中心成員,當時托瑪斯·傑佛遜只是他的一個就是他們同時去參加,因為大陸會議是那個把那個華盛頓當成總司令了,你位置騰出來了,你得給這個人騰地,然後這個托瑪斯·傑佛遜就進去了,托瑪斯·傑佛遜進去之後,他們的這個理查德·亨利·李其實當時是核心,而當時的維吉尼亞議會早就跟自己的人說了,說你趕緊,我們要獨立,我們就要獨立。然後說那個,你讓推動大陸會議獨立,這是命令他們推動大陸會議,在大陸會議提案說我們要獨立,然後理查德·亨利·李在五月份,其實是在五月底六月初就在大陸會議上提出來了,說我們要獨立,然後這個大陸會議就說審議,也就當時有些州,他心裡沒底。也不能說反對,也不能說支持,他們就得說什麼呢,這有的州都有各自的這個想法,比如南卡羅萊納就有自己的想法、紐約有自己想法。他們想法很簡單,說那麼多英軍在外面等著,我這兒一獨立,那英軍別的肯定不打,他要打紐約我受不了嘛,咱們這個事兒咱們從長計議一下,然後還有的就是剩下的這種基本上都是強烈贊同,說我們要獨立,說著等等等等呢,當時這個約翰·亞當斯和富蘭克林,他們在一起就商量說,這事兒啊咱們得絕對不能說你少數,這少數服從多數,不能幹這個。就絕對不能說十三塊殖民地裡頭我弄個七票同意,六票反對,我們就宣佈發個宣言,這個東西不行,必須得是什麼呢?必須得是一致通過,最起碼咱們得來個什麼呢,就是無人反對,結果最後的結果是十二個代表團,十二個州支持,一個州棄權,棄權那個州呢就是紐約州,怕挨打,對,然後紐約州我棄權,然後呢我棄權。當時投票的就是,所以說獨立宣言的就是獨立宣言是在這個協議通過之後,就這個決議我們跟英王徹底切割這個決議通過之後,寫出來的一個官方文件。

其實這個事兒7月2號就已經辦完了,當時讓維吉尼亞議會就跟這個理查德·亨利·李說你要去支持,然後各地都反對呀,怎麼辦?他們就說呢,我們就成立一個過渡機構,先呢,就是我們先起草一些文件,同時他們去做各州的工作,就是做這個各州的工作,說我們怎麼樣才能夠滿足你的要求來獨立,南方州他主要是說你說這個事兒吧,咱們獨立我們都沒意見,但是關於奴隸制等等等等這些東西我們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以說大家在獨立宣言裡面沒有看到一些這個關於奴隸制的直接的這個解釋,甚至有一段時間,在這個起草獨立宣言的時候,托瑪斯·傑佛遜罵英王,說英王不讓我,還讓我們這個我們跟英王說了我們要禁止奴隸貿易,結果英王居然不同意,結果這時候讓富蘭克林給攔下來了,說你別說這話,你說這話的話會引起奴隸制的這個話題就歪樓了,咱們別提這個,然後他就把他的原文給刪掉了。

而且這個為什麼讓托瑪斯·傑佛遜來起草呢?

是因為還是那句話,維吉尼亞是一個大州,只要有了維吉尼亞的支持,別人持都不成問題,很多州都是唯維吉尼亞馬首是瞻的,所以說維吉尼亞說什麼他就聽什麼,所以必須找一個維吉尼亞人來寫,可是這個主筆人呢,就落到了托瑪斯·傑佛遜身上,這個事情呢是約翰亞當斯定的,因為約翰亞當斯說,我啊前些年跟人吵架得罪了好多人,我要寫呢,一幫人得出來罵我,所以說我寫沒有什麼用,另外呢這個約翰亞當斯就說了,我這文筆又不如您,您的文筆又寫的那麼好,乾脆我就跟著您在那兒寫,我就跟著後邊這個一起這個修改一下,稍微修改一下,他那個托瑪斯·傑佛遜把這個寫完了之後,給約翰亞當斯和那個富蘭克林看,富蘭克林看了看說這寫得不錯,然後呢就是把裡邊就改了self evident那些小的地方改了一下。

然後那個約翰亞當斯就表態了,說如果開會的時候誰要敢給你挑刺,我就跳起來先跟他吵,然後你不用怕,他知道那個托瑪斯·傑佛遜那個人好面子。然後托瑪斯·傑佛遜就很高興,結果開會的時候的確一幫人出來挑毛病,說要把這段改了那段改了,據說托瑪斯·傑佛遜當時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很不樂意。然後約翰亞當斯的確是兌現了諾言說,這寫得挺好,改什麼改,但仍舊還是改了很多。但是如果我們說了他說這個文件改,這都是細枝末節的東西,他的最根本的這個獨立宣言這些玩意兒,他裡邊有幾條的這個是主要基於John locke和孟德斯鳩的這些理論,主要是John locke,就是說什麼呢,你這個人生下來是平等、獨立和這個互相沒有隸屬關係的,你是被Creator給創造出來的,就是說什麼呢原來啊,英王怎麼說,我們是朝廷,你們是子民,你得聽我的,然後現在呢,他們就說,我們是什麼呢,你也別說你給我擺大位,因為什麼呢,我們是Creator,他說的是Creator,他可沒說上帝,但是他說是Creator把我們造出來了。

主持人:英文就是造物主。

陳力簡:你也是Creator創造出來的,我也是Creator創造出來的,咱們是平等的,他是這個意思。就把英王的這個高人一等這個氣勢給打下去了,然後他主要的幾條理論是什麼呢,就是說這個政府啊,你只有說是我們都認同你,我讓你統治,你才能統治。你要是現在成為一個 (tyranny) 暴政的話,我們就有權拿起武器把你推翻,成立一個我們認為好的政府,我們自己管,我不需要你的對我們指手畫腳,也就是這問題。

然後說現在英國在美國的這些倒行逆施所作所為,完全就是一個 (tyranny) 暴政,所以他是成了tyranny之後,也就怪不得我們了,因為我們是每一個人都有他追求幸福的權利,他的財產自由、追求幸福的權利,是不能分割的。這些理論都是根深蒂固,你說往回倒推個幾十年,很多人都能說出同樣的話來。只不過現在是把這個事情給官方文件化了,但是這一種文化傳統是從John Locke那個時代一直就傳承受廣泛的認可,是這個問題,所以獨立宣言可以說是這個從John Locke那開始,英國體制的一個自然的延伸

主持人:對,就是它這種古典自由主義嘛,那實際上這個我還覺得還是受潘恩《常識》的影響,因為《常識》中有一句話,我覺得寫的跟這個是一脈相承的。他當時不是說嗎,他說,這個政府充其量,最好的情況下它是一個必要之惡,那壞的話就是邪惡的,所以他就說呢,所以托瑪斯·傑克遜他這個獨立宣言他就說,政府你是因為被管的人的同意,你才能稱之為政府,你只能履行一些最基本的原則,當然詳細的可能是後來憲法的時候,但這邊他就說,一旦你破壞了這些目標,人民就有權力去改變或者廢除它並成立一個新的政府。所以這個獨立宣言在當時應該也算是一個可以說是非常嶄新的這樣一個理念,是不是?

陳力簡:也別當時了,你就把現在從獨立宣言那個年代,從那個時代1776年開始計時,各國的政府、憲法,你把它放在一起,把這個美國的憲法和其餘世界各國,日本憲法、德國憲法、俄國憲法,還有中國的這個憲法,你把它放在一起比,誰是貨真價實,誰是胡說八道,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它是真正的給人們自由,而且它的自由是什麼呢?是不僅是這些精英階層,而這個普通的百姓階層對這些也是有很高的覺悟,它不完全是靠精英階層完成的,所以我不同意說是,美國主要是精英階層完成這種說法,不是這回事的。其實如果沒有百姓的支持,維基尼亞議會還是很多的一些支持英王的這些人占有統治地位,而且也不會有那麼多的Militia(民兵)去玩了命的和英國人作戰,這些人他們都不是精英階層,對吧?

主持人:是,所以我覺得美國之所以他能建成這樣一個國家,實際上,就是當時的這些美國人,最早的這些美國人,他們真的是素質很高,而且他們對於這種自由,或者對於天賦人權這些概念,或是對這種信念是非常強的,而且他有這種比較彪悍或是什麼樣的民風,所以他就能夠在這種基礎上大家有這種共識能夠去創建這樣一個國家,所以跟當事人的素質我覺得是分不開的。

陳力簡:還有一個說法是什麼呢?現在我比較贊同這個說法,當時美國的自然資源是無限的,來了美國之後,原本你在英國混不下去的一個農民,你到美國之後,你可以立刻就擁有大量的土地,然後美國這的稅收是英國的1/6,就是美國這的人均稅收是英國的1/6,所以說他們到美國之後發現自己無論是物質生活條件什麼的,第一我不一定去向我的領主去匯報,我沒有上級,我就是我,所以說他有自己的主人翁意識,他有這個意識,他不是給人打工的,他不用看老闆眼色,所以說他有這個意識,他能夠有這種做法,同樣的歐洲大陸就沒有這個,你種的地還是人家的,你得看地主的眼色呢,你每天講自由民主,肯定要受打擊,在美國就不一樣。

主持人:美洲大陸喔,我覺得就是從最初的十三個州到後來的五十個州,最初的十三個州是在東岸這邊,然後向西開拓,整個這樣一個開拓的過程,還有國土擴張的過程,一直到最後到西岸,整個一個北美洲大陸最後形成一個美國。我自己感覺可能真的是被賜福的一個土地,因為不管怎麼說美國人他在錢幣上印著IN GOD WE TRUST,對吧,人家是非常有信仰的民族,所以也可能相應而來有這種賜予的福氣或者福份。當然今天這個狀況,我覺得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就是說,你配不配繼續得到這個福份,有沒有這個德行,中國人的話來講,我覺得這個其實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當然這有點扯遠了。

陳力簡:當時的民風可以說是相當彪悍,只要你敢妨礙我的利益,我立刻給你開幹,就是能動手解決的問題絕對不廢話。

主持人:絕不動口。我覺得獨立宣言之後,可以說肯定有很多很多事情發生,您看有特別值得說的可以提一下,我自己是覺得說,我們可以講一下在當年的聖誕節的這場戰役,這場戰役其實它是1776年12月25日聖誕節的那個晚上發生的,而且因為有這麼一幅畫,後臺可以放一下,就是華盛頓橫渡德拉瓦河這樣一幅畫,因為這幅畫讓這個戰役更加著名,這個戰役本身的規模可能並不大,但是我覺得它這個歷史地位還是滿高的,所以您看看就是中間它大致經歷一個什麼過程呢?那對於這場戰役。跟我們說一下怎麼回事,為什麼有人說它是扭轉乾坤的一場戰役。

陳力簡:最起碼在士氣上是扭轉乾坤的戰役,因為當時這個華盛頓帶著兵解放了波士頓,解放波士頓就相當於把英軍整個驅逐出了北美大陸。同時,在加拿大方面的英軍想南渡的過程,被阿諾德將軍給滅掉了,就是阿諾德將軍現在的紐約州的卓別林湖舉行了一次,以美國海軍和英國海軍的一次對決,當然英軍占絕對優勢,美軍居然給打的平手,所以說英軍也沒有辦法南下,在這兩個戰役的情況下,華盛頓帶領他的主力到了紐約去全面防禦,因為英軍撤到哈里法克斯之後,他憋著勁,說我一定得回來把這些大陸軍收拾了,說把我們從波士頓轟走了這不行那個,然後他們就開始進攻紐約。

因為紐約當時是僅次於費城的大城市,然後他們就開始進攻紐約,進攻紐約這就很簡單了,就是可以說是,去了之後就把紐約就給打下來了。華盛頓去了之後基本沒費什麼勁,大陸軍在紐約部防不假,這得咱們這麼說,因為英國的海軍占有統治地位,而紐約那個位置吧,他有很多的河岔子,還有很多的可是說是海軍可以無死角的打擊紐約的很多地方,然後華盛頓就得被迫把他的兵力分散在各個要塞駐守,而且他手底下這些大陸軍主要是瑪麗莎,還沒有受過良好的軍事訓練,瑪麗莎雖然很彪悍,能作戰,但是他沒有這個正規的訓練,一打起來一個人跑了其他別的人也就跟著跑了,就訓練一般,所以說當時的情況是華盛頓軍和英軍一作戰,在加上英國海軍那艦炮一開始支持一下呢,華盛頓軍就頂不住,所以紐約可以說是一敗再敗,在紐約就是不停的在打敗仗,一直往後退,尤其是華盛頓堡還有里堡這些戰役,有上千的美軍投降,就是在當時,可以說是當時華盛頓的情況是很慘,就剩下兩三千人了。

打完了這個戰役之後,很多主力跑出來了,但是人也很少,情況很危急,就是如果當時的這個英軍緊追不捨的話,可以說華盛頓也就這意思了,整個的大陸軍就被 (wipe out) 殲滅了,就是很有可能就被殲滅,結果華盛頓就跑到了大陸這塊兒,就說我不行啊,因為華盛頓有很大的壓力,因為大陸會議那邊說了,我給你部隊,你不能總打敗仗,你這原來上萬的人,現在打的就剩這麼兩千人了,你說你這不合適,就對他的壓力比較大,所以當時的情況是,華盛頓需要一場重大的勝利來鞏固他在大陸軍中的地位,然後華盛頓這個人吧,咱說實在的,軍事素養來說可以說是有,但是你說他是軍事奇才,絕對不至於。

但是他這個人呢最大的本事是他的政治能力,和他識人的能力,當時大陸軍裡邊的將領也都是當地推舉的,甚至有一些地方的利益搏弈,比如說我們州推薦的將軍當上將軍了,他那個州推薦的怎麼就當上將軍了,我這沒當上,互相也有這種地域的分割這些問題,華盛頓得做這些平衡,所以他打開始這個戰爭打得很不順手,不順手歸不順手,他必須得獲得一個勝利,這個勝利就是華盛頓偷襲特蘭頓城,還有後面的幾天之後,他又帶兵攻克普林斯頓,就是現在這個普林斯頓大學所在地普林斯頓城,這是兩個戰役。

而且他打的這夥人不是英國正規軍,是當時黑森雇傭兵,這些黑森雇傭兵是英國王室從德國請來的一幫人。這一幫人的戰鬥力也是可以的,不差。但是它畢竟不是正規軍,它是雇傭兵。結果華盛頓當時發現英軍當時很懈怠,就覺得你們大陸軍隊水平也就這回事兒,我不用太著急。說該過節過節,該過年過年,大家就放鬆警惕了。於是華盛頓帶著他的兵,大家都沒有意料到他能夠越過德拉瓦河去偷襲川頓城,就沒有人做準備。

主持人:對,而且因為那天晚上還是風雪交加,是不是?

陳力簡:對,當時他就說大家都大過節的,他怎麼會來打仗呢?不可能的,咱們該幹嘛幹嘛了,結果回頭他們連警衛都沒有配多少。結果華盛頓兵去了之後,也就十幾分鐘解決戰鬥,把這幫人就給都抓起來了。就是說把黑森雇傭兵都抓起來了,把他們的武器裝備也都拿走了,他獲得了第一個勝利。第一個勝利他就往國會就開始報,其實戰爭過程很簡單,就過去就直接輕而易舉地就獲勝了。獲勝了抓了一幫俘虜,他說這事還沒完,結果英軍統帥一聽到:什麼?他們在那兒打了個勝戰讓我們去支援?結果他們就從普林斯頓城出來去打Trenton,去那支援去了。華盛頓一看:你不支援嗎?我去打你老窩。結果在普林斯頓有英國的後勤補給庫,英軍出去上普林斯頓那兒去了,結果後勤的老窩又讓大陸軍給抄了。華盛頓抄了之後就把裡面東西基本全搬走了,他也有沒有什麼東西,他就把英軍的這些給養全都給搬走了。然後搬到了新澤西的Morristown,然後兩方就誰也不打誰了。因為英國部隊說是冬天是不作戰的,然後雙方就開始過冬。一幫人在紐約過冬,另一幫人在Morristown過冬,反正總之可以說是兩方就不再接觸了,就這麼回事。

主持人:所以英軍的失敗之處就在於當時沒有繼續追擊。其實當時大陸軍像您剛才描述的已經挺危急了,但是他沒有去追擊。然後華盛頓他這樣的風雪之夜一次逆襲,據說當時有三支隊伍,但是前兩支都風雪太大根本就沒過河。華盛頓這個是過河了,所以他這幅畫就是流傳下來了,把這個戰役作為一個歷史留下來了。所以他是唯一的過河了這個部隊,據說當時還風雪交加,還有的碰到村民出來以為他們是英軍。一開始還說要跟他們打,結果後來發現他們是大陸軍,又馬上轉臉說我加入你們。這是他的助手門羅好像寫了一個日記,後來就是講述了一下。

陳力簡:沒錯!這個事情是一直有的。這個大陸軍咱們看的那些什麼中文歷史書裡邊說大陸軍沒多少人,說什麼等等等等,那說法都是不對的。這個大陸軍最大的優點是什麼呢?它能夠不斷地就地徵兵。當時拉法葉伯爵到了美國之後,開始就是給他個虛銜。後來他真能打,他19歲就開始就上戰場真正去打去,第一次負傷才19歲他就負傷了。後來他就有了軍隊指揮權,帶著騎兵,後來康沃利斯將軍從北卡羅來納那人痛打了一頓之後,他到維吉尼亞州這說:我來把維吉尼亞議會抄了,結果就去抓托瑪斯·傑佛遜。托瑪斯·傑佛遜在前頭跑,康沃利斯在後頭追,大陸軍聽到這事說我們就趕緊去救維吉尼亞去,結果就派了兩千人給了另外一個將軍叫Steuben將軍,五百多人。說你五百多人,你二千多人,你去打他們。英軍當時是八千多人,結果就去說你們這兩路部隊去打。拉法葉就知道我們跟你硬碰硬,不行!我就開始騷擾你。你只要一就地做飯,我就開始跟你幹。然後把你飯鍋砸了,打你幾個人,然後扭頭就跑。他也不跟你說是有戰線跟你去打,沒有。就是給你這麼偷襲,搞得這個康沃利斯將軍苦不堪言。因為你走到哪兒總有人竄出來,小股部隊竄出來痛打你一頓,然後扭頭人就跑了。總幹這種事兒,而且康沃利斯將軍在前頭走,後面這二千多人就在後面跟著。到一個村就說誰跟我去打英軍,就一幫人加入。再到一個村就說誰要去打英軍,就有一幫人加入。後來這個人口,就是這個軍隊的數量,康沃利斯將軍那兒越打越少,因為他有負傷的、減員啊什麼這個那的。

拉法葉從兩千多人後來變成了一萬六千多人,還有Steuben也是,跟著兩隊會合了,後來他有一萬多人。就算這一萬多人訓練不如英軍的訓練好,一方的人數在不斷減少,這一方都是那種特別會打仗的那幫人。你特別注意掩庇,沒事兒就爬到樹上打網槍那幫人,你跟這幫人打仗,這樣英軍實在是受不了。後來他不就上了約克城那忍著去了嗎?他之所以從那跑不出來,也是因為當時上約克城那忍著去了之後,拉法葉將軍和Steuben將軍就說了:咱就給他堵在那,不讓他出來。他們那將近小一萬人,你給他堵在那,他也不敢來打我們,我們這一萬多人比你的人多多了。所以說他也不敢來打我們,我們就把他給摁在那兒了。就相當於後來有約克城圍城戰,就是因為這樣積小。。。

主持人:積小成多。

陳力簡:就不斷的滾大,越打兵越多,把英國給滅掉了。在南卡羅來納也是,南卡羅來納的農民都一個個都農民。當時還農民呢,然後一聽英軍來了,他欺負我們,然後去,走,組織起來把給他們幹了。就在一個山上Kings mountain戰役,就是一群各地沒有什麼組織的民兵,就把英軍正規軍給幹掉了,就這麼簡單一個事兒,所以非常的彪悍哪。

主持人:所以英國最後戰敗這是必然的,因為說白了你是在人家的心腹這個地帶去弄,那到處都是當時的大陸軍,我們現在可以說是美軍,到處都是別人的軍隊,所以我覺得他這個是必然的。我看網上簡單的介紹,我抛磚引玉啊!說是整個獨立戰爭分成三個階段,就說比如說第一階段是1775年到1777年。那1776年底是Trenton這個戰役,相當於是一個反敗為勝,就基本上就是站住腳跟了。就是最您剛才說的大家就開始對峙了,算是站住腳跟。然後說第二階段是從1778年到1781年,說那時候為什麼是第二階段?說法國正式承認美國,後來西班牙、荷蘭也開始承認美國,到後來英國就被孤立了,這個怎麼回事兒?

陳力簡:薩拉托加戰役。當時法國其實在美國有很多間諜,也很生氣,因為法國把新法蘭西丟了。他一直就是懷恨在心,我一定得給你英國搗搗亂什麼這個那的。

主持人:新法蘭西那個費城那個區域是嗎?

陳力簡:新法蘭西的邊界,現在在地圖上我給你說出來,就是阿帕拉千山現在包括部分的賓夕法尼亞,部分的紐約,然後整個的魁北克、整個的安大略。還有往西到明尼蘇達、愛荷華、威斯康辛,還有伊利諾伊、俄亥俄、印第安那這一大片地區。這叫新法蘭西,後來叫魁北克省。這些是英國的統治下的魁北克省,其實我們這的地區,如果回到獨立戰爭時期,我們是魁北克省,不是俄亥俄州,是魁北克省。

主持人:哦,原來如此。

陳力簡:當時就是法國一直在憋著勁,想收拾跟英國作對。當時大陸軍也急需外國的支持,因為他沒錢主要是沒錢,另外也沒有訓練很好的軍隊。所以雙方就一拍即合,大陸軍派了一個羅伯特·莫里斯的朋友,他是主要資助獨立戰爭的一位銀行家。他的朋友就立刻派到法國去徵兵,就是徵軍官不是徵兵。然後派佛蘭克林出使法國,當美國駐法的大使。但是法國當時很猶豫不知道我是幫你呢?還是不幫你呢?因為我心裡想幫你,但是我怕我幫了你,你們倆國後來你又不獨立了,你又回到英國去。你說我這不是豬八戒照鏡子了嗎?法國就說我不能幹這事,我得看這局勢明朗了。獨立宣言之後法國又想幫,他又不敢幫。法國朝廷也說:你們到底能不能打呀?你們要總打敗仗,我們可是幫不了你們的,於是就有了後來的薩拉托加大捷。

薩拉托加大捷其實很簡單,這個道理其實就是幾句話就能說清楚。英軍第一次海軍受阻,向南進攻從蒙特利爾和加拿大的英軍有一萬五千多人。他想通過切斷哈德遜河佔領新阿巴尼這個城市,紐約的新阿巴尼這個城市。然後整個合圍麻薩諸塞,他想把麻薩諸塞這幫人給整個合圍抓起來。明白這意思?想掃蕩。他就得把新阿巴尼打下來,結果他派了三路部隊。一路部隊是南部的豪將軍,豪將軍因為跟主將伯戈因將軍兩人不對付。伯戈因說你趕緊幫我忙,然後豪將軍說行啊!我幫你忙,我幫你忙我我上南打吧!他不往北打合著南部軍,南部軍沒有去往北打,西路軍被人給騙回去了。西陸軍本來要打過來,結果回頭被本尼迪克·阿諾德將軍略施小計給騙走了,結果就剩下一萬多英軍往南打。

一萬多英軍往南打中間出現了很多的問題,印第安人給他們惹了大禍。把當時印第安人殺了很多的殖民者(英軍),以至於原來支持英軍的人都開始反對英軍了。結果英軍沒有他的資助,就是這個物資、輜重、後勤補給。補給線越來越長,他就是被人給斷了糧道了。然後在斷了糧道的一段過程中,他還能夠向前進攻,但是因為伯戈因將軍比較蠢,咱說實在的是這樣。他後來公佈雙方達成僵持狀態,他就想往後撤,往後撤你又沒後勤,結果就被大陸軍在薩拉托加城外給整個包圍了。

主持人:薩拉托加城這個城在哪裡?

陳力簡:這個薩拉托加就在新阿巴尼附近。在新阿巴尼城以北,薩拉托加有那麼個地方。咱們夏天的時候如果想去的話,那兒還有一個薩拉托加戰役紀念館。在那個紀念館裡邊還有一個雕像,就只有一條腿,那條腿的雕像就是誰呢?紀念薩拉托加戰役起決定性因素的一位將軍,叫班尼迪克特·阿諾德將軍。但是班尼迪克特·阿諾德將軍後來投了敵了,就是後來成了英軍的統帥,就是英軍將領了。他投降了,變節了。但是他由於在這場作戰的時候腿部中彈,所以大家就說我們要紀念這個腿部中彈的英雄,就在那立了一個雕像,只有一條左腿。這個是一些典故,大家可以去看。

這一場戰役打完了之後,法國朝廷立即就說:哎呀原來你們這麼能打呀!幾千英軍都被你們給說逮住就能逮住。然後法國就開始說我現在承認美國,我現在開始堂堂正正地給美國錢。給美國東西、給美國軍官、給美國各種各樣的物資,然後就開始幫他。同時西班牙人一看法國出頭了,我想把我的直布羅陀拿回來,然後說我們也跟,跟他一塊幹,就也跟英國宣戰了。後來荷蘭年年受英國欺負,說我也要跟英國幹,就這麼回事兒。這個後來成為了一個當時世界上可以說是一個全球性對抗,也能說全球性對抗。法國、西班牙、荷蘭這些國家,甚至於俄國的一部分也都開始幫忙。

主持人:今天我們就先談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會談到第三階段,也就是大陸軍的全面反攻的階段。那時候呢還有一些精彩的戰役,再請陳教授給我們來講解,我們還是就像說評書一樣的且聽下回分解。

陳力簡:謝謝主持人。另外如果想聽這些詳情的話,我覺得咱們這節目畢竟時間有限。想聽詳情的話去youtube頻道搜索「美國獨立建國演義」就可以了。好,謝謝主持人、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也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