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比特幣暴漲 淘金熱加劇晶片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0日訊】這段時間,似乎什麼價格都在上漲,而其中漲的最快的,還得說是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了,而這種上漲的勢頭甚至帶動電腦顯卡都變成了緊缺貨,這是怎麼回事呢?


我們看到,從去年9月開始,比特幣的價格一路高歌猛進,從不到1萬美元,一直暴漲到超過6萬美元,現在也仍然維持在5萬6千美元以上,漲了接近5倍。

而比特幣的暴漲,也帶動了像是以太幣等其它加密貨幣的暴漲。以太幣也從去年9月開始一路上漲,從300多美元,到4月初漲到超過了2,100美元,這個漲幅甚至超過了比特幣。

而且,在貨幣寬鬆政策的大背景下,加上馬斯克以及很多大機構的加碼投資,使得虛擬貨幣的行情繼續看漲,摩根大通甚至預計比特幣的價格將達到13萬美元。

雖然每一次價格暴跌,都會帶來巨大的損失,比如2月22日比特幣暴跌15%,就有34萬人爆倉200億人民幣,但是暴漲的行情還是讓很多人對加密貨幣趨之若鶩,不但炒幣的人多了,「挖礦」的人也更多了,而且連帶的讓電腦顯卡都變成了緊缺貨。

什麼是挖礦?

可能有人會問,什麼是「挖礦」呢?

「挖礦」,其實是開採數字貨幣或加密貨幣的一個俗稱,因為數字貨幣的產生機制就像是「挖礦」一樣。以比特幣為例,開採比特幣就像是求解一道數學題,誰最先得到答案,誰就獲得相應的獎勵。這個獎勵就是比特幣,整個求解和驗證的過程就叫做「挖礦」,而用來協助求解答案的設備就被稱為「礦機」,裝備都有了,還缺什麼呢?對,「礦工」,解題的人就被稱為礦工。

那麼,到底要怎麼挖礦呢?我們借用AI財經社的一篇報導,來給大家形象地描述一下。

現在正是初春,在中國的山東臨沂,夜晚的氣溫只有10攝氏度左右,但在一棟居民樓的房間裡,溫度卻高達近60度。屋主專門買來了大風扇,把熱風往窗外吹。原來,房間裡有4台礦機正在隆隆作響,每台礦機都裝備了6張RX588顯卡,房間的高溫正是來自機器散發出的熱量。

屋主的化名叫張湯,張湯這是在幹什麼呢?他正在用礦機挖「以太幣」,就是類似比特幣的數字貨幣。

每過10分鐘,以太坊系統就會將需要打包記錄的資訊做成一道「搶答題」,發布在網上供挖礦者去搶答,而最先答對的就能獲得以太幣作為獎勵。

其實,3年前,張湯就開始挖礦,但當時因為幣價暴跌,挖礦變得不賺錢,他就關停了機器,而現在的行情大漲,所以他又從新開動了機器。

高檔顯卡價格翻番 有錢也買不到

當然,和張湯一樣,被暴漲行情吸引而來挖礦的大有人在。根據媒體報導,一些高端顯卡,像是英偉達公司(Nvidia)的GeForce RTX 30系列,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直到現在,一直缺貨,而且價格飆升,差不多都是官方指導價格的大約2倍。

為什麼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虛擬貨幣火爆的行情之下,「礦工」們瘋狂掃貨的結果。它不但讓顯卡的價格水漲船高,而且市場還陷入了一「卡」難求的局面。就連二手市場的舊顯卡,也被求卡心切的「礦工」一掃而空。

而這一輪顯卡價格的最大推手,其實並不是大家最為熟悉的比特幣,而是以太幣。

因為比特幣幾乎被大礦場所壟斷,用顯卡的運算效率已經很難挖到比特幣,所以現在比特幣都需要專業的礦機才能獲得足夠的收益。而同樣價格不菲的以太幣,則只要遊戲顯卡就能挖礦,因此就成了散戶們的首選。

那麼,為什麼顯卡可以「挖礦」呢?

顯卡,就是圖形處理器,主要負責將CPU(中央處理器)送來的影像資料進行處理後,再送到顯示器形成圖象。CPU和顯卡都可以進行計算,但CPU適合複雜、低密度的計算,顯卡更適合簡單、高密度的計算。這麼比喻吧,CPU就像一個大學生,顯卡就像100個小學生,如果要算1,000道加減乘除題,一個大學生是怎麼都不會有一百個小學生算的快的。

而挖礦的演算法,恰恰就像是海量的加減乘除題一樣,它們難度不高,但卻需要不斷進行重複計算,計算量極大,這就和顯卡的長處不謀而合,而顯卡為什麼如此缺貨也就是這麼來的。

不僅是在中國,很多其它國家的礦主也在加大挖礦力度。比如韓國,媒體報導,目前韓國約有兩成的網吧已轉營挖礦,而且持續的挖礦熱近期也讓韓國電腦顯卡的價格普遍上漲。

挖礦需求旺盛 加劇晶片

顯卡價格飆升,另一個原因是供給不足。因為顯卡離不開晶片,而眼下全球晶片正處於緊缺狀態。

例如,英偉達的顯示晶片是由台積電、三星等代工,新款的顯卡都是採用8納米的製造工藝,而代工廠的產能不足,以及晶片的良品率低,是導致漲價的因素之一。

受全球疫情、美國寒潮等多重因素影響,全球晶片緊缺已經波及到汽車、手機等多個行業,而顯卡也是其中之一。

此外,礦機也和個人電子產品、電動汽車爭奪同樣的晶片。

公開資料顯示,主要礦機廠商「比特大陸」目前大規模銷售採用台積電的5納米晶片產品。神馬礦機一直採用三星8納米晶片,而嘉楠科技和台積電、三星、中芯國際都有合作。

但是,台積電、三星等晶圓廠商都將優先考慮向消費電子等行業供應產品,這就意味著不管是顯卡還是礦機,其供應量都不會在短期得到緩解,價格高漲的局面將會持續。

耗電大戶 狂歡背後的隱憂

但是,挖礦活動還存在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對能源的極度消耗。

最新資料顯示,目前比特幣挖礦的耗電量已經達到了每年129.22太瓦時(TWh),而1個太瓦時就是10億度電。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資料,在2021年全球各國電力消耗排行上,比特幣的耗電量已經超過挪威、荷蘭等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排在全球28位左右。

特別是在中國,由於擁有專業的礦機製造商和廉價的電力供應,大部分挖礦過程都在中國進行,一度占全球比特幣挖礦活動總量的75%以上,不過,因為國外機構投資者擴大了比特幣採礦能力,這個數字已經下降。

中國一項最新的研究發現,如果不對比特幣行業實施嚴格監管,那麼比特幣挖礦的電力需求和碳排放可能會破壞全球抗擊氣候變化的努力。這篇由中國科學院和清華大學合作完成的論文,已經在4月6日發表在科學期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研究發現,在沒有任何政策干預的情況下,預計中國境內的比特幣區塊鏈的年能源消耗,將在2024年達到峰值,大約是296.59太瓦時,並相應產生1.3050億噸的碳排放,接近於歐洲的意大利、或是石油資源豐富的沙地阿拉伯地區的年度溫室氣體排放量。

此外,中國國內還有大約30%的比特幣礦機是由煤電驅動的,所以,加密貨幣挖礦熱潮很可能嚴重影響中共提出的「2030年碳達峰/ 2060年碳中和」的目標。

為此,內蒙古自治區發改委2月25日宣布,將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專案,在今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內蒙古主要是火電,產業耗能大就會污染環境。而在幾個星期前,中共國家發革委批評內蒙古是2019年唯一一個未能控制能源消費的省份。所以,在這個政策推出後,內蒙古大部分礦機都開始遷移到四川、雲南等水電充足的地區。

雲、貴、川這些地區的水電有豐水期和枯水期之分,豐水期雨水多電力充足電價低,枯水期則電價高。相比內蒙古的火電,水電價格會更低,但是只有5個月,到枯水期就沒電了。

所以,為了減少成本,有些礦工也是煞費苦心,他們在豐水期把礦機遷移到雲、貴、川,到了枯水期,再遷移到火電或者風電豐富的內蒙古、新疆等地。

根據劍橋大學另類金融中心測算,2020年4月,約有60%比特幣算力分布在中國,第二位是美國,大約占7%。具體到省份,比特幣總算力中約有36%的算力分布在新疆,10%分布在四川,7%分布在內蒙古,5%分布在雲南。

當然,內蒙古的礦工也可能考慮直接轉移到其它國家。例如,許多中國礦工正在將挖礦業務轉移到伊朗,因為伊朗的電費比中國大陸便宜了大約五分之四,每千瓦時大約是人民幣0.11元到0.14元。

據說,伊朗現在擁有14個大型礦場,它們消耗大約300兆瓦的電力,相當於一個擁有10萬居民的城市的能耗。在2月份時,媒體曾報導說,伊朗發生了電力中斷,而原因就是挖礦礦場普及造成的。

追捧虛擬貨幣 到底值不值得?

追捧比特幣,對個人或機構來說,可能會得到利益,但對整個社會來說,又會帶來什麼呢?《焦耳》(Joule)雜誌,在3月份時發表了一篇評論,分析了比特幣價格的飆升,所導致的一系列問題,比如增加能源消耗,加劇晶片短缺,不利於應對氣候變化,甚至威脅國際安全等等,而且因為比特幣挖礦設備壽命較短,還將導致未來幾年產生大量的電子垃圾。

在比特幣大熱的同時,關於「虛擬貨幣是否有價值?」「大量資源投入挖礦是否值得?」這一類的爭議也一直存在。到目前為止,虛擬貨幣在其它方面所擁有的價值並未真正實現,而且很可能受到各國的限制。那麼,消耗大量晶片、電力、人力等社會資源去追捧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是否值得呢?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松筠、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3f698fe3-4dd8-409a-83b7-5c85d28ec68f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