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0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我們要跟大家聊一個很重要的熱點話題:比特幣飆漲,竟成中共謀霸武器?數字人民幣加速布局,六大戰術打造「一帶一路」新霸權?

比特幣成中共金融武器?禁交易卻允許挖礦

不知道您會不會想買比特幣?大家知道,通過網絡技術創造的虛擬貨幣或者加密貨幣,是目前全球熱門的投資標的,根據最新統計,全球虛擬貨幣的總市值已經突破2萬億美元,而比特幣就占了其中的54%。

截至我們發稿為止,比特幣的單價超過58,000美元,比特幣很顯然是當前最炙手可熱的虛擬貨幣。

不過,就在幾天前,國際知名的投資家、同時也是Paypal的共同創始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在一場論壇上公開表示,他擔心比特幣可能會成為中共的金融武器。

提爾說,雖然他自己也投資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不過他擔心,中共很可能會利用比特幣來挑戰美元的地位,因為中共一直希望能有另一種貨幣來作為全球儲備貨幣。因此他擔心中共可能會介入炒作比特幣,他也建議美國政府,應該儘早對虛擬貨幣提出更嚴格的管制機制。

好,對比特幣有些了解的朋友可能都知道,中共早在2017年底就下令禁止在中國境內的比特幣交易,中國幾個主要的比特幣交易所也因此宣布關閉,或者轉移到海外經營。

中共為什麼要禁比特幣呢?主要原因是比特幣是用所謂的「區塊鏈」技術創造的,具有高度的保密性與匿名性,而且可以直接進行「點對點」的交易,也就是買賣雙方彼此直接完成交易轉帳,不需要通過第三方或傳統紙幣作為中介。

這樣一來,大家就會明白,比特幣對中共來說,不但無法追查資金的流動方向與持有者的身分,不利於中共的監控維穩工作;而且這種高度隱密的金錢流通,如果被廣泛使用,還可能會進一步威脅到中共的銀行體系。

不過,雖然中共禁止比特幣的交易,但是中共卻准許在境內進行比特幣的「挖礦」工作,也就是通過電腦的運算去開採比特幣,因為用電腦挖礦需要耗費大量的電力,而中國的電力比較便宜,所以就吸引各地玩家到中國開「礦場」,日以繼夜地挖礦賺錢。

中國也因此成為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礦場,開採的比特幣數量高達全球的75%。不過,由於挖礦實在消耗太多電力,會增加中國發電的空氣污染,所以現在傳出,中共也準備要禁止境內的比特幣挖礦,第一個實施的地點將會在內蒙古。

所以,我們可以發現,中共雖然禁止比特幣交易,但並不代表他們不知道比特幣的特性與價值,至於中共有沒有自己開挖比特幣、炒作比特幣?這一點我們還不得而知,但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所以Paypal創始人才會提出警告,中共可能把比特幣當成對付美元的金融武器。

不過,除了比特幣之外,我認為國際社會更需要格外注意的是,中共正在推行的數字法定貨幣,也就是數字人民幣

中共推數字人民幣 什麼用意?

中共從去年就在深圳、蘇州等四個城市進行數字人民幣的試點,最近又把試點區域擴大到上海與北京兩大一線城市,顯然中共已經準備加速全面實施數字人民幣了。

數字人民幣,簡單的說,就是把人民幣給數字化、虛擬化,相當於一個電子錢包,大家不需要傳統的鈔票,只需要拿著一部手機就能進行買賣交易;甚至不需要連上網絡,只要手機靠著手機,就能完成轉帳。

那大家知道,中國的移動支付已經相當發達了,有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等,那根據統計,中國目前的移動支付金額,比率占了全球的44%,是全球最發達的數字支付地區。而數字人民幣雖然也是靠著手機來支付,但是不必額外收手續費,因此數字人民幣也被認為,很可能會對支付寶、微信帶來巨大衝擊。

而且,中共內部也準備在明年2月的北京冬季奧運會上,對外國選手發放數字人民幣,等於是要公開向全世界宣傳,中共的數字貨幣已經應用成熟,同時也藉此促進「數字人民幣國際化」的後續布局。

記得大概在一年前,我們也曾經跟大家聊過數字人民幣的話題。到了今天,我覺得還是很有必要、甚至是更有必要再跟大家提醒一件事,就是中共大力推行數字人民幣,其實不只是為了「方便交易」這麼單純的目的,這背後還有著一整套戰術用來「對內維穩、對外謀霸」,用來幫助習近平推動他所謂的「新發展格局」經濟以及「人類命運共同體」。

對國內的維穩戰術

接下來我們就來跟大家一一說明,在我來看,主要可以分為三招對國內的維穩戰術,以及三招對國外謀霸的戰術。先來看對國內維穩的第一招:

對內戰術一:增發貨幣數量 調控經濟與債務

去年全球爆發疫情之後,各國經濟都遭到重挫,中國更是重災區,因此中共央行也跟許多國家一樣,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釋出更多資金到市面上來鼓勵投資、刺激經濟。央行行長易綱最近也才公開表示,央行政策還有「放水」的空間,也就是還可以釋出更多的資金到市面上來刺激經濟。

不過,大家知道,發行紙幣鈔票是需要成本的,畢竟需要紙張、需要油墨嘛,但是如果發行數字人民幣,就幾乎完全不需要額外成本,只需要央行下令,要給多少錢就有多少錢,來得又多又痛快,對不對?

不過這樣很可能會促使中共央行更大膽地超發貨幣,也就是發出更多的人民幣到市面上,畢竟只要央行不說實話、隱瞞數據,誰也不知道央行究竟丟出多少錢到市場上。

而且,中國各地方政府都有嚴重的債務問題,嚴重威脅著中國經濟發展。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的最新統計,中國的債務金額占GDP的比率,已經從2019年底的302%,上升到去年底的335%。

這麼龐大的債務,光靠地方政府自己的稅收與運營,幾乎是不可能償還的,勢必得依靠中央政府來資助。那麼,一旦數字人民幣推行之後,中共可以低成本、高隱密地發行大量貨幣,那中共會不會通過這種手法,悄悄地對各地政府給錢、紓困、還債?這一點很值得注意。

另外,中共還可以通過電腦技術對數字人民幣設定特殊條件,比方說,某一筆金額的人民幣必須在限定的時間內、在限定的地點裡消費,才能起作用,如果離開這個時間或地點,數字人民幣就會失效。像去年10月中共就曾經在深圳羅湖區,進行這種限時、限地的「數字紅包」測試。

這樣一來,中共就可以利用數字貨幣來任意地大發「紅包」或者「紓困金」,要求民眾必須趕快消費,或者必須到特定的城市去消費,那麼未來中共就可以更有效地推行所謂的「計劃經濟」與「GDP工程」了。

對內戰術二:全面監控人民生活 增強官方維穩力量

數字人民幣是中共央行發行的,所以,所有用戶的個人信息、數據,都會匯集到央行手裡,由央行來「中心化管理」。換句話說,中共推出的數字貨幣,不但沒有其它數字貨幣的「隱密」、「匿名」特性,反而是完全掌控在中共老大哥的手裡。

儘管中共官員一再宣稱,數字人民幣可以「匿名」,但說穿了,是用戶與用戶之間在「水平關係」上會有匿名,但如果是用戶與央行之間的「垂直關係」上,就完全沒有匿名。這一點,是中共數字貨幣與其它數字貨幣的最大差異。

因此,大家也就可以猜到了,使用數字人民幣,就等於是隨時帶著攝像頭一樣,幫中共監控自己的生活習慣與所在地點,包括你上午習慣吃什麼早餐、下班習慣搭什麼交通工具回家、假日常去哪裡吃飯或度假,中共全都可以掌握得一清二楚。所以數字人民幣,可以說是「老大哥的眼睛」。

而且,一旦人們使用數字人民幣的消費習慣被官方強迫養成後,就會無力擺脫被當局全天候監控的「數字牢籠」,就會讓官方擁有更穩固的維穩力量。

對內戰術三:防堵洗錢與資金外逃 金融制裁黨的「敵人」

近年來,由於中國經濟下滑與中共政局不穩定,導致中國出現大量資金外逃,根據彭博社披露,至少有價值500億美元的資金通過加密貨幣、也就是數字貨幣的形式逃到了海外。

所以中共才會下令禁止比特幣與其它數字貨幣的交易,同時中共推出數字人民幣,就是要加大力度監控、追查海內外資金的流動方向,藉此防堵國內資金外逃,或者追查非法的洗錢行為。

此外,中共也可以通過網絡技術來限制數字人民幣的交易權限,達成對特定人士或特定群體的「金融制裁」效果。比方說,如果將來香港也使用數字貨幣,那麼中共就可以對那些反對中共暴政的「黃店」動手腳,取消他們使用數字貨幣的權限,這樣就可以達成「對敵人斷糧」的壓迫式維穩。

大家想想,如果中共真的做到這一步,還有多少人敢跟中共唱反調?所以說,中共其實是想通過數字人民幣,來集中、提高貨幣發行的權力,進一步升級對經濟的調控和對人民的監控,從而更加穩固北京當局的極權統治。

對國外的謀霸戰術

好,剛剛講的這三點,都是屬於數字人民幣對國內的維穩戰術層面,接下來,再來看對國外的謀霸戰術。

對外戰術一:對抗美元體系 逃避金融制裁

美元是當前全世界最強勢的主流貨幣,幾乎全世界都接受美元作為跨國交易的貨幣,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統計,目前全球每天的跨國外匯交易裡頭,使用美元的比率高達88%,使用人民幣的比率只有4%,差距相當懸殊。

所以,對中共來說,他們只要想做跨國交易,就很難繞開美元這個媒介。但是只要一使用美元,美國就有機會對中共的海外交易進行追查,或者實施金融制裁,截斷中方或者中方交易對象的資金流動。

比方說與中共往來密切的伊朗和朝鮮,都被美方長期制裁,限制貿易;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以及一批中共官員等人,也因為打壓人權而被美方列為制裁名單。所以中共一直以來,都想建立一個可以對抗美元的新貨幣體系,藉此逃避美方的金融制裁。中共大外宣裡,也強調了這一點。

新聞影片:「目前,跨境人民幣結算高度依賴於美國的SWIFT系統,然而這些跨境支付和銀行系統被美國用作武器,對多國實施金融制裁,數字人民幣為跨境支付提供了獨立的替代方案。」

特別是在美中發生貿易戰之後,中共更是急著推動數字人民幣,希望通過「一帶一路」的項目來加速人民幣國際化,儘快建立起一個使用人民幣為基礎的新貨幣體系。同時,中共還想通過數字人民幣與「一帶一路」,打造出一個以中共為中心的國際經濟圈,來跟美國對抗。中共大外宣裡,也表明了這項意圖。

新聞影片:「數字貨幣還能使『一帶一路』倡議伙伴國之間的貿易結算更加便捷,解決當下這些國家的貨幣差異問題,他們將不再需要使用第三方貨幣來完成交易。」

而中共御用學者翟東昇,最近在談到「一帶一路」時,也再次強調了中共想通過一帶一路來建立人民幣霸權的野心,他說「定價貨幣未來將是人民幣,中共將掌控定價基準」。

簡單說,中共希望通過數字人民幣的國際化,來主導「一帶一路」國家圈的貨幣與貿易政策,中共要成為這些國家的「老大」,到時候就可以通過貨幣政策來影響、干預這些國家的政治與經濟,取得更多的控制權,最後讓「一帶一路」國家淪為中共的附庸國。

對外戰術二:鞏固地下經濟 援助流氓政權與恐怖組織

中共與伊朗、朝鮮、古巴等等流氓國家向來都是好兄弟,中共也經常對他們提供經濟、通訊與軍事上的援助;中共也與基地組織、塔利班等等恐怖組織關係密切,時常提供他們資金、物資與武器裝備。

但是這些地下經濟與援助,如果通過美元進行交易,就容易被美國察覺與制裁。比方說,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就是因為違反美國禁令,悄悄為中共送電子設備到伊朗,並且通過美元做交易,後來才被美方循線追查,最後在加拿大被逮捕。

因此,如果中共可以建立跨國的數字人民幣體系,不但可以組成另一個不受美方制裁的地下經濟圈,跟美方打對台,還可以肆無忌憚地對那些流氓政權與恐怖組織提供援助,暗中支持或推動更多非法行為與恐怖活動。

對外戰術三:擴張間諜滲透 監控各國統戰對象

中共對世界各國進行統戰顛覆與間諜滲透,早已經不是祕密,台灣就是個最典型的案例,而澳洲、美國也有許多政商名流被中共收買。比方說,現任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成員斯沃威爾(Eric Swalwell),日前就爆出他被中共女間諜方芳色誘成功,並且有其他美國政要被中共收買。

大家想想看,收買需要什麼?金錢。如果使用國際通用的美元去收買外國政要,是不是就比較容易被發現與追查?那麼,如果中共能夠把數字人民幣推向國際化,那麼是不是就不會受到美方的監管、也就不容易被美方或其它國家追查這些地下的賄賂、收買與貪腐行為?肯定是這樣。

所以數字人民幣,不但可以有利於中共向更多的海外政商名流進行收買與賄賂,而且中共還可以通過數字人民幣,去監控那些收賄的海外人物,進一步掌握他們的生活方式與一舉一動,追查他們與哪些人往來,再從中拓展更多的收買對象與滲透路線。

舉個例子,在2019年,中共通過一個叫做「大師鏈」的網站,對台灣的文化精英與媒體精英進行滲透統戰,當時還沒有數字人民幣,他們就嘗試通過一種叫做「大師幣」的虛擬貨幣,來付錢給這些精英人士。然後讓這些精英上網到中國的電商網站,用「大師幣」來購買商品。等於是一種變相的跨境支付。

後來,因為台灣緊急通過《反滲透法》,成功阻止了這種變相的統戰顛覆行動,大師鏈也立即宣布退出台灣。但是,如果未來數字人民幣走向國際化,那麼就難保中共可以通過數字貨幣,繞過台灣與各國的法規,來收買更多的政商名流人物。

所以,我認為數字人民幣的發展動態,非常值得全世界高度關注,因為那不只是牽涉到中國人民被監控的「數字極權主義」問題,還涉及到中共對全世界進行「數字滲透」、謀求「數字霸權」的國際安全問題。

而在數字人民幣的跨國體系建立之前,我相信中共很可能會像Paypal創始人說的,通過比特幣或其它高價值的虛擬貨幣作為金融武器,先用來挑戰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對抗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

好,我們最後再說一次,中共急著推行數字人民幣不只是為了「方便交易」,背後還有「對內維穩、對外謀霸」的戰略意圖,主要涵蓋了六項戰術:

對內戰術一:增加發行貨幣的數量,調控經濟與債務,讓中共更有效地操控經濟,消減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

對內戰術二:全面監控人民生活,增強官方維穩力量。中共通過數字貨幣追蹤人民的日常生活,方便當局更全面地實施維穩政策。

對內戰術三:防堵洗錢與資金外逃,金融制裁黨的「敵人」。針對不法分子以及反對中共的敵人,中共可以截斷他們錢脈,對他們斷糧。

對外戰術一:對抗美元體系,逃避金融制裁。中共想通過數字人民幣走向國際化,建立一套以中共為中心的貨幣體系與經濟圈。

對外戰術二:鞏固地下經濟,援助流氓政權與恐怖組織。通過數字人民幣,繞開美元,中共可以更隱密的指揮或支持世界各地的極權體制與恐怖活動。

對外戰術三:擴張間諜滲透,監控各國統戰對象。數字貨幣可以讓中共更「安全」地收買外國政商名流,同時監控他們。

好,我們今天先聊到這裡,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也請您介紹給更多的朋友們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春暮流霞

蒼茫曠野高歌蕩
落櫻繽紛舞風揚
浮雲掠夕煙霞淡
紫瓣流溪載遠香

唐浩

唐浩視界》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