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西方零排放與中共稱霸全球戰略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Robson撰文/吳約翰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魔戒》洛汗王國第一任國王)伊歐(Eorl)的住處,是個破爛茅草屋,附近到處都是酒味滿身的土匪,還有調皮搗蛋的小鬼,和野狗滿地打滾玩耍?」此番鄙視的言詞,像極了日前中共駐巴西里約熱內盧的領事,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咆哮。說得具體些,在推特上一張「小土豆」(註:「小土豆」是特魯多在2016年訪華期間被取的綽號)照片旁寫上:「小子,你最大的成就是搞砸中國和加拿大之間的友好關係,把加拿大變成美國的走狗!敗家子!」

而我猜,這「小子」真的翅膀硬了!

我不是刻意要用戰狼外交來給外交領事李楊扣帽子,然而這樣的形容,儼然已成為北京外交惡霸們的代名詞,因為這是習近平向統治世界大業邁開步伐的計劃之一。現在,我想請各位特別注意中共的外交戰略中,可能藏有未被揭露的地方。

具體而論,如美國國防部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其著作《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中所揭露的,中國(中共)自世紀聞名的1949年毛澤東血腥革命開始,以其特異的「百年馬拉松」方式,朝向成為全球霸主的地位前進。而這和目前西方各國強勢主張的計劃「到2050年達到淨零碳排放」居然不謀而合!正如「氣候討論焦點」(the Climate Discussion Nexus)網站上的視頻《紅綠威脅》(The Red-Green Menace)中討論的那般,政客、激進主義者、學者,甚至現在的銀行家們都決心堅定,至2050年時世界應停止二氧化碳排放量。而按照北京的理解,屆時,習近平也將準備從統治世界的角色,轉化為重塑世界秩序之上。但很顯然,我們並不是站在同一陣線上。

惡名昭彰的中共,其實並沒有跟隨大家減少碳排放的政策。雖然他們偶爾也會說些冠冕堂皇的話,但大家心知肚明,那是因他們在意自家顏面罷了。中國實為世界上最大碳排放國,而且排放量每日遽增。它還在國內、外建造了數以百計的燃煤電廠,為其全球經濟發展和軍事統治提供能源。每當支持淨零的西方金融機構,拒絕提供資金給那些貧窮國家建造發電廠時,來自中共的銷售員,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態出現,靠著花言巧語、威脅、訕笑等推銷伎倆逼你就範。「小子」,只要你買單一次,從此就被掐住脖子!

讀者可能知道,我並不愛搞陰謀論。如果去相信像《錫安長老會紀要》(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這樣的東西,那將是精神和道德上失序的徵兆。且作為一名歷史學者,我已看過足夠多的世事驗證,明白人類終究是無法順利執行及隱藏我們狡詐的計劃。我們頂多有能力按照購物清單買買東西。但人類卻可能犯下偌大錯誤及做出極度不明智的計劃,從而造成災難性的後果。的確,我們以為從希特勒那裡學到了重大教訓,誠如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筆下的那篇《失竊的信》(The Purloined Letter)所言,希特勒從征服世界到種族滅絕的勃勃野心,其實老早都赤裸地隱藏在他的自傳《我的奮鬥》(Mein Kampf)當中了。

斯大林也是如此,像他從莫斯科廣播電台放送的忿恨言詞,及他邪惡的宣言《論列寧主義基礎》(Foundations of Leninism);還有前紅色高棉最高領導人波爾布特(Pol Pot)等人。那麼,回來檢視中共2013年備忘錄《9號文件》(註:中共列出七大危害共產黨統治地位的危險,以「西方憲政民主」為首,其它則 包括對人權「普世價值」的宣揚),不也是象徵習近平思想的準確表述?

我並不是主張,中共製造全球暖化來摧毀我們,這樣的說法會過於偏執。二氧化碳和其它「溫室氣體」對全球溫度影響的問題,其實起源於19世紀西方科學的探索。但如果在一個自由社會裡,不去思辯這個問題的後果,很可能是背離我們的根本基礎(這也是「氣候討論焦點」網站不會因被霸凌而噤聲的原因之一)。

同樣地,讓一個自由社會忽視對自由的威脅,包括利用高度意識形態、專制的政權等,來剝奪我們的想像,是既不道德,又草率輕蔑的。中共資助西方環保主義者是眾所周知之事,就算沒有完整的公開記錄,但也是事實。儘管中共仍不斷增加溫室氣體的排放,和表現越來越令人反感的戰狼外交,但西方環保主義者對來自北京的威脅,竟是出乎意料的慢半拍,包括企圖說服西方企業忽視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議題。

平心而論,李楊對特魯多的財務政策有其獨到見解。但是,關於《魔戒》中(白袍巫師)薩魯曼(Saruman)對伊歐住所的咆哮,比起他在艾辛格(Isengard)的堡壘和計劃,洛汗王國只是堆困境下的殘骸。故事裡薩魯曼企圖同時扮演暴君和顧問的角色,卻也都搞砸。而共產政府逐漸發現自己正是扮演冒著上述風險的角色,例如在談到氣候議題時。

如果人為的全球暖化會威脅到人類文明生存,那麼就必然要讓中共正視它;要是不至於到威脅生存,那當然就沒有差別。但不管是哪一種,都沒有理由讓中共駕車行駛過我們的茅草屋時,從他排放的漫天臭氣間,窺見到保險槓上的貼紙:「感謝淨零,你們這群『有用的白痴』。」[註:列寧曾把西方那些信仰共產主義的知識分子稱為「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

原文 How Net Zero by 2050 Dovetails With Beijing’s 『Hundred-Year Marathon』刊載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是一位紀錄片電影製片人,加拿大《國家郵報》(National Post) 專欄作家,《多切斯特評論》(the Dorchester Review)特約編輯,「氣候討論焦點」(the Climate Discussion Nexus)網站執行長。他最新的紀錄片是《環境:真實的故事》(《The Environment: A True Story》)。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