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人事部長:四二五後我也成了維護正義的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1日訊】22年前的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發生了一件大事——一萬多人聚集在國務院信訪辦門前上訪,之後又像退潮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晚,中共的鎮壓機制就轉動起來。從第二天起,各種紅頭文件如雪片一樣飛到全國各大企事業單位的領導辦公桌上。

那時,在廣州深圳一家擁有幾十家下屬企業和數千員工的實業集團公司擔任人事部部長的欒爽(後改名:藍天)也接到了通知,要她到會議室聽「重要文件傳達」。

「什麼?萬人上訪?」欒爽心裡嘀咕,「現在還有人去北京上訪?」

欒爽是公司人事主管,本身又是一名黨員,她知道「到北京上訪」的敏感性。讓她好奇的是,「六四」過去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有人這麼天真,這麼大膽去北京上訪?

「給我獎金我都不會去,那不是葬送前程嘛。」欒爽在心裡說,「這是中國人都知道的事啊。」

可是這些人不僅去了,還去了一萬多,聽說都是自願的。「這是些什麼人啊?到底是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她聽到讀文件的人口中說出「法輪功」三個字。

從來沒接觸過修佛和氣功的欒爽聽得一頭霧水,她問:「哪個『法』?哪個『輪』?哪個『功』啊?」

有人說,好像公司裡就有一個人在煉。欒爽開完會後二話沒說,直接就從會議室拐進那個同事的辦公室,要了一本《轉法輪》看。

欒爽可不是那種人云亦云的人,什麼事情她必須要親眼去看,經過自己的思考才有結論。

她花了兩天一晚的時間看完了這本書,看罷感歎道:「這就是我一生在尋找的東西。」

欒爽從小就表現優秀,在小學、中學、大學都是班長或學生會主席,19歲時就加入了共產黨。想跟著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欒爽內心柔軟,最看不得別人難過。看到有人哭,她就跟著流眼淚;看見討飯的老奶奶,哪怕身上只有兩毛錢也會送給她。

可是一走入社會,欒爽發現根本不是書本上講的那樣,共產黨說的一切幾乎全是假的。1989年六四的時候,她正在吉林大學中文系讀書,那時候大學生都出去遊行,也有去北京的。

六四之後,從北京回來的同學說共產黨開槍了,用的子彈都是戰場上用的開花彈。可是中央電視台卻說「天安門廣場沒死一個人」。從那以後,欒爽再也不相信共產黨的話了。

在吉林大學讀書時的欒爽。(受訪者提供)

她對人生越來越困惑,看到社會上的各種惡行既反感又無奈,可在共產黨的社會中誰能做好人?誰敢做好人啊?倒地的老年人、要飯的殘疾人都可能是騙人的。她經常看著灰色的天空嘆息,人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難道就要在這個人人欺騙的世界上苟且偷生嗎?她只能躲起來,什麼也不參與,她想,要是不和那些壞人同流合污,就可以算個好人了吧。

可《轉法輪》中的一句話像炸雷一樣驚醒了她。書中說:「有的人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標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欒爽一下子明白了,是啊,那種不分善惡、見怪不怪、事不關己就高高掛起的人,怎麼還能算個「好人」呢。

「我感到人生又有希望了,我找到了做人的標準。」欒爽說,從此她心裡像照進了陽光,感到幸福又踏實。「這回我知道了,用『真、善、忍』標準衡量一切,只要是正確的事情我就要做到底了。」

當她看到《轉法輪》書中寫道:「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這句話的時候,她內心倏地一動。

「我也要修煉!」她暗暗想道,「這麼好的法現在不煉還等什麼?」

欒爽煉法輪功一週後,十幾年的牙齒出血症狀就不翼而飛;她的身體輕得總有被車吊著的感覺。隨著修煉境界的提升,《轉法輪》書中所講述的某些神奇現象在她身上展現出來。她給辦公室中的每個人贈送了一本《轉法輪》。

她的心情非常激動,同時理解了那些去北京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能做出「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那樣的壯舉,是因為他們修的是「真、善、忍」,所以他們有為了他人而維護真理的勇氣。

「四二五」事件發生三個月後,中共撕下「不干涉人民群眾祛病健身」的畫皮,悍然發動鎮壓。嚴峻的考驗一下子擺在欒爽的面前:面對黑白顛倒的現實,面對佛法被空前誹謗的時刻,她是躲到剛分到手的400平方米(約4300平方呎)海景豪宅裡偷偷煉功?還是像「四二五」上訪的學員們那樣放下生死,站出來捍衛正義良知?

此時的欒爽已不是原來的那個迷茫而無奈的人了,她心裡所想的只有一個:「修煉法輪功沒有錯;我是大法受益者,我不站出來,誰站出來?」

2001年元旦,剛修煉一年多的欒爽,在心中做好了失去一切的準備,毅然走上了她曾說過的「給獎金也不去」的天安門,去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後來她被抓進拘留所,遭受了三個月的折磨,出來後被公司降職,後遭排擠和刁難。有一天,深圳市委組織部煞有介事地下達文件,上面赫然寫著「將欒爽開除黨籍」的字樣。然後,公司召開中層領導大會,專門批鬥她。人們沒想到,欒爽還和往常一樣,臉上掛著她那招牌一樣的燦爛笑容。

「開除我正好。」她在心裡暗自說,「這個邪黨容不下好人,你不開除我,我自己也要出去的。」

在欒爽最後不得不離開公司的那一天,一個同事問她:「你是不是不正常了?這麼好的工作都不要了?」

「不是我不要工作」,欒爽回答道,「是領導不讓我做了。我不能為了一個工作而卑躬屈膝,放棄堅持真理信仰。」

如今,「四二五」已經過去了22年了,旅居海外的欒爽也已經修煉了22年了。

欒爽說,當年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萬人和平大上訪事件就像一道曙光,照亮了整個中國,也照亮了她的人生。

「如果每個人都像四二五上訪的那些人一樣,中國社會就好了。」她說,「而我也因為四二五而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終於成為了我從小心裡就嚮往的維護正義的好人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