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辛傳】之四:無解的「梅辛現象」

文/章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2日訊】梅辛擁有特異功能,他可以比尋常人更容易達到自己的目的,滿足自身的願望。但如果不是生命陷入危險,他很少用功能為自己謀求私利。

有時生計艱難,他餓得頭眼昏花、瑟瑟發抖,但他竭力守住底線,不去偷竊,哪怕那只是件很小的事。有時,誘惑的力量似乎看上去比他的毅力還要強大,但他也不會縱容自己,他認為縱容是一種恥辱,「一旦你犯下了小過小罪,就會習慣像竊賊一樣生活,而且很難改掉這個壞習慣」。

他能看到人性中的貪婪,也知道貪婪的人猶如酒鬼。如果你跟一個酒鬼說不要喝酒,那無疑是徒勞的。在演出的團隊中,梅辛不會為了錢財和人爭吵。和神志不清的「酒鬼」爭吵是沒有意義的。雖然維持正常的生活,幫助父母,都需要錢財,但梅辛一直以合法的方式賺錢,而不是竊取。

1927年5月,梅辛在柏林巡演的第二天,他的伯樂——亞伯博士來到阿德隆酒店看望昔日的學徒。梅辛對這位伯樂,一生都心懷感念。

當時,德國有一個心理學會,由著名的心理學家們組成,其中包括:李維斯·斯特恩(Lewis Stern),卡倫·霍妮(Karen Horney),阿爾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伯恩鮑姆(Карл Бирнбаум)等。還有一位來自蘇俄的客人——薩比娜·斯皮勒林(Сабина Шпильрейн)。亞伯想讓梅辛加入這個學會,並建議他參與一些測試。

亞伯稱梅辛的能力為「梅辛現象」。梅辛本人一直很好奇自身的能力,諸如:我是什麼,我是如何運作的。他如約而至,來到一個巨大的白色實驗室。心理教授們好奇地盯著這個年輕人,就像看一個從博物館裡蹦出來的怪物一樣。

斯特恩教授建議立即開始測試。按照斯特恩的要求,梅辛展示了心靈感應(讀心術),讀取他人的思想。教授們和志願學生默默地寫下了各種單詞和短語,然後全部遮蓋住,但梅辛準確無誤地讀取了它們。

這次的測驗還幫斯特恩教授找回了一本書。原來在一年前,教授把一本舊書放到了閣樓上,但是全然忘記了。梅辛看到了教授的記憶,告訴他那本書的位置。

測試催眠術時,梅辛對著學生們發出一個無聲的思維命令:「睡覺!」學生們立即進入了睡眠狀態。斯皮勒林教授認為,對人的心理影響不是通過語言、思維傳感所產生,「而是用一種未知的能量」。梅辛同意他的觀點,只是他本人不是科學家,無法向學界證明。如何捕捉那些未知或已知的能量,如何識別大腦產生的磁場?這些梅辛並不知道,他希望科學能夠解開這些問題。

梅辛不會開車,為了測驗他的能力,霍尼教授讓他坐在車子的方向盤後面,然後蒙上他的眼睛,用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發出無聲地思維指令「向左,向右」。梅辛完全看不到路況,只通過讀取教授的思維,準確地打轉了方向盤的方向,讓車子在院子裡繞了好幾圈。

測試中,梅辛還向科學家展示了他的遙控能力,這個能力他從來沒有在舞台上表演過。他沒有動手,使用意念就讓火柴和火柴盒乖乖地移到了桌子上,並像指南針一樣轉起來。

阿德勒教授是位唯物的無神論者,他沮喪地看著測試過程,眼睜睜地看著梅辛用意念遙控,移動了他的香菸15厘米。他的世界觀當場就崩潰了,「噢,上帝的天使出現了」。

在這個過程中,儀器測出梅辛手臂周圍的電場在加強。凡是接觸到電場的學生志願者身上留下了紅色斑點,看起來就像是燒傷的痕跡。與此同時,空氣中的導電性也在增強。教授們興奮地問道:「你是怎麼做到的?」面對這個奇怪的問題,梅辛心想:你們才是最應該找到答案的人啊!

為了保證實驗的純度,科學家們在梅辛面前安裝了一個玻璃屏幕。阿德勒教授要求梅辛不能觸碰桌子,甚至不能呼吸,以防梅辛用嘴吹動盒子。對於此時科學家的無理要求,梅辛心想:誰能用嘴隔著玻璃吹走東西?

儘管如此,隔著玻璃屏幕,梅辛用心靈遙控,使桌子上的盒子不斷地移動。於是科學家們撤下玻璃屏幕,在梅辛面前放了一張膠合板,甚至後來還放了一張覆蓋屋頂的鐵皮,都沒能阻止梅辛的遙控能力。

教授們討論著一堆心理學術語,梅辛並不了解。他只記得斯特恩教授說過,「伯傑教授收到了所謂的腦電圖」,依此加以分析梅辛和志願學生的腦電圖。分析表明,在正常情況下,梅辛的生物電流記錄與學生們的腦電圖幾乎沒有區別。但當梅辛進入測試狀態,或展現讀心術時,他大腦的電活動會急劇變化。伯傑教授還認為,用電波模型解釋超感功能的可能性還是不夠。梅辛對他的說法不很了解,協會的教授們也不認為有權限單憑腦電圖法就得出結論。

梅辛看到教授們沒有得出任何結論,也沒有給出具體的解釋。他意識到,受試者在科學家眼中只是一堆數據,用科學方法解釋超常現象,那是不可能的。(未完,待續)

資料來源:
Мессинг Вольф,《Я – пророк без Отечества. Личный дневник телепата Сталина》,P6-P7,P17-P19。@*#

點閱【章閣:梅辛傳】相關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