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一高速路口62萬人受罰1.2億元 被指生財之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3日訊】廣東省一高速岔道口違章頻發,近日曝光62萬人被罰款1.2億元(人民幣,下同)。眾多車友指該路口交通設施不合理,司機很容易吃到罰單,有車友以無人機實測,3分鐘竟有27人違章。對此,有輿論指中共「生財有道」。

據《南方日報》報導,近日袁先生反映,稱自己在廣台高速公路43公里200米處因為轉道壓到實線,所以「吃」到罰單,而他自己在繳納罰單時,發現交款系統顯示已有超過62萬人在此違章。

袁先生表示,「在車友圈一討論,發現這個高速公路岔路口指示信號設置不科學。」

而佛山公安交警部門4月8日聲稱,上述路段的標誌標線是「經過驗收合格後投入使用」的。

但是對於袁先生來說,近期在廣台高速43公里200米處吃到罰單一事,讓他無法理解,為何同一個地方出現62萬多個交通違章。「如果想不違章只有走最左側車道,不然等你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不僅要交200元,還要被扣3分。」

廣台高速公路,是珠江西岸重要的交通要道,它把廣州、佛山、江門三市串聯在一起。尤其是廣台高速公路佛山段,跨越順德、禪城、南海 、高明,堪稱加快佛山四區融合的重要「血管」。

對於62萬多個交通違章信息一事,袁先生的遭遇在車友圈中產生了共鳴。

葉先生表示,自己也在這裏被處罰過,「當天我壓線時就覺得不妥,怎麼道路這麼設計,提示不足,設計完全不考慮實際駕車習慣,而且剛好是個上坡位,等看到實線時已經晚了。」

另一位車友李先生則說,「正常一般岔路都是左邊主幹道,在這裏一旦是走中間或者右邊車道的車輛,沒有提前靠左邊車道,即便司機立刻發現是岔路時,往往就得壓實線了,究竟有多少人在這裏中招,有沒有組團申述的可能。」

對於被處罰一事,申訴的司機基本統一意見,即此處交通標識不合理,「此處高速路為一Y字形路口,而路中的標識均為直行方向,並沒有提示駕駛人需要提前變道的標識,如果是司機第一次路經此處,不熟悉情況,就會造成違法變道。政府職能部門要及時整改該處交通標識,讓駕駛人認知前方需要變道,提早作出變道,避免發生違法行為。」

網民:全國有多少這樣的斂財口袋?

上述報導引發網絡輿論熱議。不少網民發表評論說:「給62萬人民挖陷阱,這是何等的傲慢和懶政?你標線合理嗎?你說驗收合格?一個標牌上那麼多字,高速上一閃而過,誰能一下子讀完一二十個字?」

「佛山的交警很坑人!在南海大道橋底掉頭位壓了一點點線,發現後面有個交警在拿著相機在偷拍,幾年前佛山換了市長之後就一直這吊樣了,先是原來一直不收費的佛山一環猛建收費站,反正各種創收。」

「也不奇怪!全國有多少這樣的斂財口袋?沒有比這個生意更賺錢的了,用日進斗金來形容有點蒼白無力啊!」

2020年中共交通罰款三千億 「電子警察」藏貓膩

據統計,2020年中國交通罰款總額3,000億元左右。截至2020年末,全國民用汽車保有量約2.81億輛,平均每車罰款逾千元。

今年中共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重慶索通律師事務所律師韓德雲提出防止濫設濫用「電子警察」,他披露了交管部門基於私利擴張設置「罰款陷阱」的諸多內情。

3月9日,韓德雲告訴「界面新聞」,他幾年來觀察到中國交通道路標識和「電子警察」系統設置的不合理及濫用情況,交管部門由此產生了巨額罰款收入。

韓德雲介紹,在某些「電子警察」密集區域,如北京京新高速箭亭橋北進京方向,機動車違反禁止標線指示的違法行為,一個月內高達40,790起,平均每天1,359起。

他舉例說,有些省市故意在部份平整、空曠道路上規定較低最高時速、在同一道路上設置多個限速規定且之間無緩衝地帶轉換、在道路暢通時改變車輛行車道設置導致壓線、在路邊區域一律給予停車違章處罰等。

近年來,中共交通管理部門藉交通罰款搞創收,備受輿論詬病。罰款已成為交管部門的斂財「法寶」,而民間將其諷為「持證搶劫的強盜」。

2016年3月25日至4月17日,上海公安局進行所謂的道路交通違法整治行動,要求全市六千七百餘名交警全員上崗。網上曝光一條上海公安局的內部通知,通知顯示交警未完成當日的處罰數量不能下班,而處罰量是根據上海市委下達的指標。

同年6月,福建省高速公路有限責任公司官網發布消息,省公司召開全省「抓違章、促增收」活動視頻會議,當局要求全系統職工「人人身上有指標」,提出增收「三個一千萬」的指標。據悉,福建省當局要求交通部門完成2016年133億元的通行費預征目標。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