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Z世代靜默的言論自由危機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ikki Schlott撰文/信宇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眾所周知,針對言論自由的大肆打壓正在進行。越來越多的知名人士由於逾越了所謂政治正確的界限而遭受輿論殘酷譴責,取消文化甚囂塵上,所到之處,風聲鶴唳。

與此同時,審查制度在大學校園裡橫行霸道,安全高牆建立起來,演講內容稍有「逾矩」即被亮起紅燈叫停。

雖然這些校園審查案例在全國範圍內比比皆是,廣受關注,然而這種反自由主義的文化轉向對年輕一代影響深遠,而這個影響很大程度上都被外界置若罔聞。

我們這一代人被稱為「Z世代」(1995~2010年間出生的一代人,又稱網絡世代),正在遭受一場不露聲色、遁跡潛形的自由表達危機。異統學會(Heterodox Academy,譯註:這是一個由教授組成的非營利性組織,旨在拓寬大學校園的觀點多樣性)最近的一項調查結果正反映了這一點。該調查發現,62%的大學生認為目前的校園氣氛阻止人們表達信仰,而2019年該比例為55%。

不同於那些頭條新聞故事,這是一場悄無聲息的言論自由危機。年輕人噤若寒蟬,並不是因為發表了與眾不同的信仰觀點——他們根本就不敢越雷池半步。

在很大程度上,大學校園裡的偏狹文化是上述問題的罪魁禍首。學生和教授們所擁護的政治正統,已經等同於一個意識形態的回音室和傳聲筒,毫無個性可言。安全空間(Safe space)和觸發警報(trigger warning,註:指的是警告大學校園內的書籍、課堂、演講等可能會有冒犯到他人、特別是少數族裔人群、性少數人群等的內容,並導致受冒犯人群做出過激反應)等措施把廣大學生置於溫室裡,聽不到任何不同思想,更令越來越多的人固執地認為,發表觀點就是宣揚暴力。

由於學校教授和行政人員促成了這種安全主義文化,他們打造了一種氛圍,「逾規越矩」者將遭遇取消和嚴格審查。在這種高壓下,大多數學生不可避免地主動進行自我審查。他們學會了向現實低頭,為了學業學分,為了體面生活,甚至僅僅為了自我生存。

反自由主義在校園裡不斷興起,正侵蝕著Z世代的教育公正。壓制異端異見明顯違背了大學校園的基本宗旨:為最聰明的頭腦提供施展平台,在追求真理的征程中進行觀點辯論和思想交流。發現和創新需要開放無羈的話語權和衝破藩籬的自由度,然而學術界卻放棄了自己的當然使命,轉而支持正統和審查制度。

我們是非常多元化的一代,然而,我們的思想多樣性卻被無情扼殺了。這傷害了所有人。每當一個學生感到自我審查的壓力時,另一個學生就會失去考慮反對觀點的機會。思想的交流已經死亡,隨之而去的還有相互理解和協商妥協。

但Z世代的言論自由危機已經超越了大學校園。這個危機越來越多地滲入到高中甚至初中。取消文化的受害者越來越年輕,因為孩子們效仿社會潮流,有意避開那些持有不同意見的人。整整一代人都是在這樣的文化中成長起來的,這種文化鼓勵譴責別人,而不是寬厚待人。隨之而來,年輕一代自小就被教導要順從權威,要自我審查,否則就會被眾人孤立、學校拒錄,甚至未來職業受阻。

這場危機正在傷及無辜,過早地將年輕人捲入到政治爭鬥的漩渦中,而他們這個年齡段最關心的本該是青春痘和家庭作業,而不是政治正確。這場危機也在剝奪青少年絆倒糾錯的能力。青春期充滿了嘗試、犯錯,直至自我探索、自我提高。然而取消文化卻擾亂了這段人生篇章,侵襲了年輕人的心靈,只留下了自我審查的內化機制,令人裹足不前。

從英國新聞界名嘴皮爾斯·摩根(Piers Morgan)到德克薩斯州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越來越多的名人和政治人物加入到反擊取消文化的統一聯盟,激勵士氣鼓舞人心。但在這場反對取消文化的鬥爭中,我們必須牢記,真正處於危機之中的,是我們年輕一代的思想自由和社會福祉。

整整一代人正在經歷多重危機,我們缺乏言論自由,我們缺乏真實透明,我們無法忠於自己,無法堅持自己的價值觀。在這62%的年輕人中,每一個人都在自我審查,每一場建設性辯論都被叫停,每一個絕妙想法都被噤聲,這就是一場真正的悲劇。

Z世代應該得到允許,去參與有爭議的話題討論,去打破界限探索未知世界。走出舒適圈才能收穫成長,發現未知。伴隨著個人成長,我們需要自由摸索,以及在摸索過程中收穫善意,收穫寬容。

我們的社會必須拋棄審查主義,否則年輕一代將無法自由發聲、無法冒險探新,甚至無法成為真實的自我。

[譯註:Z世代(Generation Z,簡稱Gen Z),是盛行於歐美的用語,意指在1995~2010年間出生的一代人,又稱網絡世代、互聯網世代,統指受到互聯網、即時通訊、簡訊、MP3播放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等科技產物影響很大的一代人,是第一個自小同時生活在電子虛擬與現實世界的原生世代。躊躇滿志、注重體驗、個性鮮明、自尊心強是他們的共同標籤。]

[二戰後的歐美社會可以分為四個世代:嬰兒潮世代(Baby boomers),意指1945~1964年間出生的人,二戰結束後士兵們返回家園,出生率大幅度提升;X世代(Gen X),意指1945~1964年間出生的一代人,X由英文單詞Excluding的字母X而來,一般寫做eXcluding,表示「被排擠的世代」;Y世代(Gen Y),意指1980~1995年間出生的一代人,又稱為千禧世代(Millennials);以及Z 世代等。]

原文Generation Z’s Silent Free Speech Crisi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瑞琪·施洛特(Rikki Schlott),作家兼學生,居住在紐約市。她是一名年輕的言論自由活動家,其作品從Z世代的獨特視角記錄了反自由主義的崛起。她還為廣播節目《梅根·凱利秀》(Megyn Kelly Show)工作,作品發表在《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Wire)和《保守派評論》(The Conservative Review)等報刊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