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七旬老年夫妻講真相 各被冤判五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3日訊】遼寧錦州凌海市老年法輪功學員孫繼萍(68歲)與丈夫周永林(69歲),因在盤錦市錦採新區的大集上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近期各被冤判五年。夫妻倆曾因進京請願遭綁架、各種酷刑折磨

據明慧網報導,夫妻倆於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被凌海市法院非法視頻庭審,三月二十二日,法院拒絕出具判決書,主審法官許冰告知家屬,案子已經送到錦州中法了。三月二十六日,錦州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凌海市法院對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每人各五年刑期、罰金各一萬元的枉判結果。

現年68歲的孫繼萍與69歲的丈夫周永林都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身心受益。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被中共邪黨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勞教,在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遭酷刑折磨

一、進京和平請願,夫妻倆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同年八月,孫繼萍被警察綁架到公安局迫害;九月又被綁架,家裡全部大法經書被警察搶走。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進京和平請願,被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警察掄著拳頭擊打周永林的頭和臉,周永林被打倒在地後,警察又用腳踢。

警察把孫繼萍左臂擰到肩頭上、右臂從腋下擰到背後,用手銬把兩手腕緊緊銬在一起,雙手都變成了紫色,雙臂失去了知覺。

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被劫回後,非法關押在凌海看守所。大有鄉派出所警察馬學東抓起放在桌上的膠棒掄起來抽打周永林的後背,邊打邊罵,打累了才扔下膠棒走了。凌海看守所所長王洪余抓起膠棒接著毒打周永林的後背、臂和腿,然後又掄著膠棒毒打孫繼萍。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被打的遍體鱗傷,不能走路。

二、在公安局遭酷刑折磨,雙雙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晚八點多,大凌河公安分局副局長張波帶著派出所的三個片警和一個司機闖到孫繼萍家非法搜查,搶走了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等私人物品。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與他們理論,司機用拳頭擊打孫繼萍的前胸,兩個惡警把她拖上警車。副局長張波用拳頭擊打周永林,周永林說:警察怎麼打人?張波說:打你咋的?

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被劫持到公安分局關在兩間屋裡,張波掄巴掌開始扇孫繼萍的嘴巴,打累了又用腳踢。警察強迫孫繼萍呈大字形站立,那個司機拿一根比手指粗的鐵棍抽打孫繼萍後背。孫繼萍臉被打腫、腿被踢破,後背留下了道道紫色棍痕。同時在另一間屋裡的周永林受到同樣的毒打。

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被毒打後,又被劫往看守所關押迫害;之後被非法關押到遼寧馬三家教養院非法勞教兩年。

三、孫繼萍在凌海市看守所遭灌食折磨

二零零四年九月六日,孫繼萍回到凌海市大有鄉老家傳播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大有鄉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在凌海市看守所迫害。孫繼萍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警察把她弄到醫院進行灌食迫害。孫繼萍被迫害的身體虛弱,眼窩深陷,生命一度處於垂危狀態,後被注射藥物,維持生命。凌海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宋佳月揚言說:絕食死了不管,責任自負。

四、孫繼萍在遼寧馬三家教養院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孫繼萍被秘密劫持到遼寧馬三家教養院迫害。

在女二所一大隊五分隊,孫繼萍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到野蠻灌食迫害。在灌食迫害中多次被警察毆打。二零零五年三月,孫繼萍被灌食後,被警察拖到值班室,銬在暖氣管子上。有一次灌食時,孫繼萍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崔紅指著孫繼萍說:你喊,你喊一聲,我打你個嘴巴。孫繼萍高喊「法輪大法好」,喊了幾聲,被崔紅打了幾個嘴巴;之後又被拖到值班室,崔紅又拿起電棍電她的嘴。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被摧殘奄奄一息的孫繼萍被勞教所交給了她的兒子,被兒子帶回了家。

五、孫繼萍「訴江」被綁架、騷擾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七月孫繼萍向最高檢察院提起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九月十七日晚八點多,瀋陽市於洪區公安分局沙嶺派出所五個警察到孫繼萍兒子家敲門,謊稱查戶口,進屋後把孫繼萍綁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對孫繼萍大喊:你寫控告江澤民的信了嗎?誰讓你寫的?為什麼這個時候寫?你們告江澤民是違法的,國家都給你們定性了,你們是誣告……。孫繼萍一一說明,並問警察各自姓名,警察誰也不回答。

最後,警察讓孫繼萍在所謂筆錄上簽字、按手印,還讓孫繼萍在別的紙上隨便寫60個字。孫繼萍不配合,警察說:你不做,我們天天去你兒子家。直到後半夜,孫繼萍才被放回。

六、堅定修大法,孫繼萍重獲新生

二零一六年十月,孫繼萍開始出現浮腫、氣短,無力,嚴重到無法入睡,二零一七年初住進醫院檢查,在錦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被確診為骨髄增生異常綜合症,只能靠輸血維持。幾家大醫院的專家、教授,給出了同樣的說法:頑固性貧血、自身造血功能不造血、只能靠輸血維持的「不治之症」。據孫繼萍回憶說:在醫院檢查時她某項指標只有1.8克,似乎是血液中的某種成份。健康人應該在12克到15克,少於10克就是輕貧了。同時還伴著缺氧,沒有血氧,腹中有積水,心肌積水,心臟變形,一邊大一邊小。輸了2000毫升的血,吸了三天氧氣,用藥物暫時排掉了身體中的水,血指標加上原來1.8勉強達到了6.9克,暫時減輕一點難受。但每週檢查血指標都在下降,降到低點,身體狀況,又像前面說的一樣,牙床都是白的,刷牙的力氣都沒有。

所幸,孫繼萍橫下心來,堅定修煉法輪大法,並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向內找自己的錯誤,學法煉功,終於奇蹟般康復。孫繼萍感激師尊的再造洪恩,也是要儘量的喚醒世人,明白法輪大法是救人的。孫繼萍和丈夫周永林常常趕到不同的集市講述真相。

(骨髄增生異常綜合症是起源於造血幹細胞的一組高度異質性克隆性疾病,以一繫或多繫血細胞病態造血及無效造血,高風險向急性白血病轉化為特徵。目前醫學上尚無滿意的治療方法。)

七、告訴人們大法好,夫妻倆被枉判五年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在盤錦市錦採新區大集上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時,被凌海市公安局閆家鎮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隔離二十一天後(二月二十二日),孫繼萍被非法關押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周永林被非法關押到凌海市看守所。

在錦州市女子看守所,孫繼萍身體狀況急轉直下,出現生命危險,被送到錦州市中心醫院輸血。三月一日,孫繼萍因外出就醫再次被送到隔離所。三月四日晚,看守所把孫繼萍送到錦州市中心醫院住院輸血維持。三月九日下午,孫繼萍被送回看守所。當時她的血色素不到五克,身體開始出現浮腫。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上午九點至十點半,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在看守所被凌海市法院非法視頻庭審。三月十七日,孫繼萍從看守所被緊急送到醫院。

三月二十二日,主審法官許冰告知家屬,案子已經送到錦州中法了。家屬急向律師求證,律師完全不知此案已經下了判決。面對律師的詢問,法官許冰承認此行為不合法,但她向領導彙報過,領導同意這麼做,並拒絕給律師判決書。

三月二十六日,錦州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凌海市法院對孫繼萍與丈夫周永林每人各五年刑期、罰金各一萬的枉判結果。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告訴人們大法好 遼寧老年夫妻均被枉判五年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