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醫療產業化惡果:女作家右腎被炸成糊狀(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3日訊】從上個世紀90年代起,中共的「醫療產業化」改革,席捲中國大陸。從那時起,醫療就成了中國社會「最缺德」的產業代名詞之一。今天,我們來關注福建女作家范燕瓊的慘痛經歷,她在醫療產業化衍生出的「過度醫療」產業鏈中,經歷九死一生,右腎被置入的支架炸成糊狀。

「右腎未探及」!

這五個字,重重擊中了范燕瓊兩年多來揮之不去的疑慮。

2018年,范燕瓊在多家三甲醫院做彩超,得到的結論都是一致的,自己的右腎沒有了!

從此,她走上艱難的維權路,一個接一個浮出水面的真相,觸目驚心。

涉事醫師陳群,是福建省立醫院心血管病研究所內科主任醫師,和范燕瓊是相識近30年的朋友。

2015年6月,因左腰和脊柱疼痛的范燕瓊找到陳群問診。當時診斷是腰部疼痛,血壓正常。但陳群要求范燕瓊住院。

范燕瓊:「現在大醫院一票難求的住院的床位啊,他能夠給我去找床位,我就非常開心。我當時根本不知道要動手術,他也沒跟我說動手術,只說做一個檢查。」

對好友完全「不設防」的范燕瓊,如何也想不到,她正踏入一場無盡深淵。

在未簽手術同意書的情況下,她被以造影檢查為名麻醉,做了在右腎安裝心血管支架的手術。

手術過後,麻醉退去,范燕瓊突然疼的死去活來。這讓在場的多位福州訪民嚇壞了。這些訪民平日裡受過她的恩惠,此時成了護理她的人。

福建訪民甲:「那個狀況很糟糕,講話就是半天的應我一句。他們講今天還算好了,昨天看的嚇死掉了。所以跟我說快不行了。大小便都不會呀,都在床上弄啊,很嚴重很嚴重!」

根據僅有的8天病歷紀錄和彩超報告等,范燕瓊術前血肌酐66,術後140。血紅蛋白從術前136g/L急速降至68g/L。術前她雙腎完好,血流暢通,輪廓清晰。術後右腎「呈糊狀分布」。

這意味著,手術導致范燕瓊大出血、腎功能損失、雙腎變單腎。

而這份術後第二天的彩超報告,是兩年多後范燕瓊千辛萬苦才拿到的。

當時的她並不知道,右腎的支架在手術兩個小時後已經爆炸。而范燕瓊還得支付5萬多元手術費。

范燕瓊:「總共11天的住院,只有8天的病歷記錄。那3天肯定是更嚴重的,那時候血紅蛋白肯定是比這個低,病歷記錄也肯定比這個恐怖。但是這3天的病歷記錄看不到。」

上海某醫院醫生匿名:「沒有病歷本身就錯,沒有病歷本身就是犯罪!而且你說她上支架也掉(炸掉)了,你這就是胡搞嘛!草菅人命嘛,謀財害命嘛!」

術後11天裡,范燕瓊不斷嘔吐。疼痛,迫使她哀求要「安樂死」。

而這過程中,沒有一個正規醫生前來探視,只有一個实习生不斷的給她開吗啡止痛。

直到24號,陳群突然自己推著一架運輸床跑過來,要緊急追查彩超。這個舉動讓在場的人都深感意外。而醫院通知范燕瓊,26號才去做彩超。

范燕瓊:「陳群他可能是來上班的時候來看了一下,發現電腦上的病例記錄可能相當嚴重。你說一個主任醫師自己推一個病人出來,是不是很離譜的事情?然後要訪民給我抱到(運輸)床上去,給我做了彩超。」

24號的這份彩超報告,醫院至今不肯出示。范燕瓊推斷,報告內容相當驚悚。

福建訪民乙:「26號就被迫叫她出院。我們幾個訪民就問他是怎麼搞的?一下子就叫我們出院!」

而那時的范燕瓊,完全無法站立,只能奄奄一息的躺著。

范燕瓊:「你前面對我進行過度醫療,我根本不需要裝支架的。然後那時我血紅蛋白68,我還在輸血,說明我還在大出血,在這種情況下,你就可以給我出院嗎?完全就是故意殺人啊!出院以後找他兩次要求複查,他都不給你複查!」

范燕瓊右腎裡的「進口支架」,既沒有中文標籤、中文說明書,更沒有中文品牌,涉嫌假冒偽劣產品。

無奈,范燕瓊只好被家人抬回家,靠自己慢慢吃藥康復。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