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貿商戶屢遭外地公安搶劫 義烏公安致信全國求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4日訊】目前中共各地政府財政緊張,為自保各自為政,紛紛搶劫外地商戶。其中,以「執法」名義異地凍結外貿帳戶的手段,已流行一年有餘,令一些外貿行業陷入困境。日前浙江義烏公安向全國公安寫信求情,成為這種亂象的真實寫照。

近日,中國網絡上流傳署名「義烏市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的《致全國各地公安機關的一封信》。據陸媒報導,此信早在3月中旬就已流 出,最早是由義烏市公安內部擬定,後因個別商戶拍照轉發至朋友圈,才流傳到網上。

信中稱,疫情爆發已給義烏這個國際聞名的小商品市場造成巨大衝擊,而各地公安頻繁凍結義烏商戶的外貿帳戶,更令義烏市場的經營雪上加霜,「出現了企業因流動資金問題面臨破產,經營戶支付不了供貨商貨款,甚至出現發放不了工資等情形,給義烏經濟和社會穩定造成極大影響,並發生了多次群體性信訪、鬧訪事件。」義烏當局為此已從多個部門抽調人員組成援助中心,專門幫助經營戶處理帳戶被凍結事宜。

信中解釋了義烏外貿商戶無法主導收付貨款渠道的客觀情況,並建議外地公安給予「充份理解」,在執法過程中嚴格取證,不要隨意扣押合法經營戶的資金,即使取得相關證據,也建議只處理疑似贓款,不要繼續凍結商戶的帳號。

信中還警告稱,義烏公安願意配合各地公安的執法活動,但不支持「過度執法、選擇性執法」,並將針對「具有過錯的情形」追究責任。

陸媒報導指,義烏商戶的帳戶資金遭外地公安凍結的事件,這一年多來一直在密集發生。有成百上千的外貿商戶在網上微信群中探討解決辦法,他們互稱為「凍友」。

報導說,外貿商戶帳戶被凍結的原因多種多樣,他們收取的外貿貨款被指涉及網絡賭博、地下錢莊、詐騙集團洗錢等等,大部份帳戶一凍幾個月,最後的結果往往是涉案金額被辦案地方的法院劃扣掉,只有極少數能申請解凍成功。而義烏只是個縣級市,話語權不高,針對類似案件,義烏官方和外地政府的「溝通」往往無果而終。

一些義烏商戶表示,做生意只管賣貨收錢,至於收到的貨款是否來自賭博帳戶或詐騙團伙,商戶根本無法分辨,因此質疑官方直接沒收他們的貨款不合理。

陸媒報導指,很多外貿商戶因為資金壓力,很難主導從外國商戶收款的方式,而且因為外國商戶為避稅只在海關申報部份貨款,以及第三世界國家商戶被美國制裁等多種因素,很多貨款都只能通過第三方支付。

實際上,上述情況已持續多年,中共官方一直都不聞不問,只是在最近一兩年才開始高密度「針對性執法」。分析人士指,這和中共各地政府財政緊張、「搶劫」民間財富有關。

早在去年9月,外貿商戶的帳戶被大面積凍結的問題就已引起輿論關注。據大量網友透露的信息,義烏、廣州、深圳、上海、泉州等外貿較發達地區,都有大批外貿帳戶被凍結,而且大部份都是異地公安所為,被網友點名的有河南公安、拉薩公安、湖南公安、內蒙公安、重慶公安、蘭州公安、雲南公安、新疆公安等。

這些帳戶被凍結的情況不一,有的被凍幾天,有的近一年;有的被直接扣錢,有的被迫繳納被凍結款15%的解凍資金,有的則被要求支付行政處罰金等等。有的帳戶甚至被不同地區的公安先後凍結7次之多。

除了凍結外地外貿商戶,地方政府還通過「異地立案」的方式,向外地企業索取「贖金」。

去年10月,網上傳出湖南張家界市慈利縣一名派出所長向武漢遠成共創科技有限公司「索賄」數千萬人民幣的錄音。陸媒隨後披露了其中隱情,慈利縣在根本不具備管轄權的情況下,立案調查武漢遠成「非法經營」,並不顧武漢公安的阻撓,跨境抓捕了該公司老闆,然後多次向該公司索取「贖金」。外界質疑,一個派出所長根本沒有這種權力,真正原因是地方政府「跨境搶劫」。

(記者景中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曉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