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醫學家滑壽:撰寫曠世醫書 重興針灸術

文/顏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4日訊】滑壽,字伯仁,生於元大德年間,卒於明洪武年間。據明代的《浙江通志》記載,他「醫通神,所療無不奇效」。《紹興府志》上也說,他能判定人的生死,與「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齊名。

參與編撰《元史》且頗得明太祖朱元璋賞識的儒士朱右為其作傳時說,「壽本儒者,能通解古書文義。」而明代儒士宋濂在介紹他的這位好友時則感歎道:「滑君……博通經史諸家」「而尤深於醫」。

生於名門望族 自儒而醫

滑壽的祖籍在河南許州的襄城縣,家裡是名門望族。元朝初年,他祖父和父親都在江南為官,於是舉家遷往江蘇儀真(後改名儀征)。滑壽在這裡出生,後來又移居到浙江餘姚。

滑壽自小就很聰慧,機敏好學,尤其愛讀書。他生長在名門大家,因此飽讀儒家經典就成了他每日必修的功課。中國古代的許多名醫都是自儒而醫,學儒能為學醫打下堅實的基礎。不熟讀儒家經典,就難以成為良相;不研讀醫學經典,自然也難以成為良醫。

滑壽熟讀儒家經典,是源於家學的薰陶,而他長大後潛心鑽研醫學經典,則是源於老師王居中的諄諄教導。那時,王居中是京口的名醫,有一段時間在儀真小住,滑壽久聞其名,多次登門拜訪。就這樣,滑壽開始跟隨王居中學醫。老師對他說:「醫祖黃帝、岐伯說的話很多都已經失傳了,如今在後世流傳的,只有《素問》和《難經》,這兩本醫書你非讀不可!」

滑壽聽了老師的話,就把這兩本書從頭到尾好好研讀了一番。讀完後,他發現《素問》一書的內容雖然很完備,但由於流傳日久,篇目的結構次序有些混亂,於是他向老師提出,能否允許他將書中的內容分為藏象、經度、脈候、病能、攝生、論治、色脈、針刺、陰陽、標本、運氣、匯萃這十二類,重新進行整理、抄錄。另外,《難經》的醫理雖然涉獵廣博,但其中卻不乏錯漏之處。而歷代的注本也未能完全闡發其本意,因此滑壽也打算對其中的內容進行辨別、考證後,再予以訂正、注釋。

王居中見他心意篤誠,高興地鼓勵他說:「你很善於學習,這很好,你趕快做吧!」自此之後,滑壽便開始潛心鑽研、整理《素問》和《難經》。經過多年的苦心孤詣,他編撰出了令後世學醫者極為推崇的兩部醫學專著——《讀素問鈔》和《難經本義》。

明代祁門名醫汪機曾為《讀素問鈔》作序寫道,此書「刪去蘩蕪,撮其樞要,且所編次,各以類從,秩然有序,非深於岐黃之學者不能也」。而對於《難經本義》,元代儒士揭汯甚至認為,它比扁鵲的《難經》更加「辭達理明,條分縷解」,並揭示出了《素問》、《靈樞》的玄奧所在。元代詩人張翥讀後亦稱讚道,此書「簡而通,決而明」;「閱之使人起敬」。

《黃帝內經素問》最早的印刷版,發行於1115年到1234年之間。(公有領域)

學針法於高洞陽 撰寫針灸學專著

滑壽的醫術頗高,針法更是了得。在滑壽居住的餘姚曾盛傳著這樣兩個醫案:有位婦人懷孕了,卻腹痛不止。她的呻吟聲一直傳到了牆外,且有性命之憂。滑壽診視後說:「這是蛇妖在作怪。」於是施針治療,婦人產下數條蛇後,才活了下來。還有一位孕婦將要臨盆生產時卻突然暈死過去,滑壽診斷後說:「這是因為孩子的手抓著母親的心臟呢。」他趕緊施針,那婦人不一會兒就甦醒過來了,孩子也很快生下來了。仔細看那孩子的大拇指,還有被石針扎過的痕跡。

滑壽的針法是由針灸大家高洞陽所傳授的。他不僅「盡得其術」,同時還發現人體「得經十二,任、督脈之行腹背者二,其隧穴之周於身者,六百五十有七」。隨後,他採用《素問》、《靈樞》中的經穴專論,撰寫出了《十四經發揮》一書。此書雖名為「發揮」,但所弘揚的卻是經典古籍中的傳統療法。

滑壽為此書作序時曾十分感慨地疾呼:「遠古之書,淵乎深哉」;「針之功,其大矣」。他談到,《黃帝內經》中所記載的用藥之法僅占一兩成,用灸之法也只占三四成,而其它的基本全是針法,且十之八九都是無需有任何顧慮的。但遺憾的是,後來的學醫者越來越偏離了古法。於是「方藥之說肆行,針道遂寢不講」。或許,正是出於對「針道微而經絡為之不明;經絡不明,則不知邪之所在」的擔憂,他才專門去拜師學習針法,並最終寫出了一部令「後之醫者可披卷而得」的針灸學專著。

一片梧桐葉治難產 療疾如神不求回報

對於滑壽,為時人、後世所津津樂道且深感敬佩的除了他的醫書之外,還有他超凡過人的醫術。明代史家許浩曾在他的《復齋日記》中記載了滑壽用一枚梧桐葉替難產的婦人催生的故事。有一年秋天,蘇州的官員請滑壽跟他們一起到虎丘山遊玩。當時,有一富戶人家的孕婦難產,派人去請滑壽,可官員們都不想讓滑壽離開。滑壽走到一處石台階上,恰巧見一片梧桐葉從樹上飄落下來,就隨即撿起那片葉子,遞給前來求診的病家,並囑咐他說:「把這葉子拿回去,用水煎煮後,讓孕婦服下。」

過了不久,遊山的官員們還沒坐下飲宴,病家就來告訴滑壽說孩子已經出生了。大家都覺得很神奇,問滑壽到底用的是什麼藥方。滑壽告訴他們:「所謂『醫』,就是『意』,要憑藉自己的理解來處方,哪有什麼固定的藥方呢?懷孕的婦人過了十月還未生產,是氣虛所致。梧桐葉得秋氣而落,用它來助產,必有奇效!」

滑壽這種以「意」處方的例子還有很多。他給人治病時就是這樣,不拘泥於醫書中的處方,而是將其所學融會貫通,用自己的領悟來進行診斷。他的處方總能立即見效並且藥到病除。

他治病如此靈驗,以至於走到哪兒,人們都熱情地歡迎他。因滑壽也擅長診脈,通過脈象甚至能判定人的生死,很多病家就把他請到家中,非得讓他來判定病人的病情,心裡才覺得踏實。參與編撰《元史》的朱右專門為其作傳,來記載他療疾如神的醫案。儒士宋濂也說:「江南諸醫未能或之先也。」

無論病人是貧是富,滑壽都一視同仁,用心地為他們診治,從不圖回報。他早年在吳楚之地聲名漸起,到了晚年,就已名貫大江南北了。直到今天,餘姚市的龍泉山上還佇立著「滑壽亭」。亭柱上還鐫刻著「繼神農遍嘗百草,承仲景普濟千家」「杏林獨秀聞天下,桃李爭妍滿古城」的詩句。

滑壽走到一處石台階上,恰巧見一片梧桐葉從樹上飄落下來,就隨即撿起那片葉子,遞給前來求診的病家。示意圖,圖為清 劉德之《桐陰秋暢》。(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擅長詩詞歌賦 晚年被名士歎為「老仙」

滑壽性情篤實、敦厚,且聰敏過人。他一生博覽群書,每天誦讀四書五經後,都能記住千言;提筆就能寫出內涵深遠、見解獨到的文章。他年少時就能作詩,尤擅長寫樂府詩。他的詩詞既有雄渾、遒勁之感,也不失典雅、溫情。他與眾多的儒士名臣都有來往,參與編修《元史》和《永樂大典》的宋僖曾為他作詩曰:

滑公江海客,頻到賀家溪。採藥行雲際,吟詩過水西。

僅此一首小詩就足見滑壽淡泊名利、隨遇而安的豁達性情以及能即興而作、出口成詩的文學造詣。

他年過七旬,依然是鶴髮童顏,走起路來步履矯健。他喜歡飲酒,與友人相見時,總是開懷暢飲。他晚年為尋求長生之道,自號「攖寧生」。「攖寧」是道家所追求的一種境界,即心神寧靜,不為外界俗世所擾。元代詩人劉仁本在《正月望前一夕,與滑伯仁煉藥》一詩中寫道:

委羽山中鶴墮翎,老仙為我制頹齡。
人無金石千年壽,藥有丹砂九轉靈。
候熟鼎墟分水火,所吞朋友走風霜。
輕身已得刀圭祕,莫問昌陽與茯苓。

滑壽一生中所救治的病人難以計數,其孜孜不倦、陰德動天。他博學多才,卻不願為良相,僅以救治病人為務,終成一代良醫。滑壽子孫昌茂,皆散居在餘姚、武林一帶。兒子滑孟驥曾任醫學訓科;孫子滑志鏞曾任良醫正;曾孫滑浩曾入籍太醫院,當過刑部郎中、江西南昌府知府,皆能承其家業。@*#

參考資料:

《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醫術名流列傳》 清‧陳夢雷
《讀素問鈔》序
《難經本義》序
《十四經發揮》序
《乾隆餘姚志‧藝文》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