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頻】北京懼怕螞蟻金融接力P2P暴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4日訊】下面請看趙培為我們帶來的微視頻。

趙培:2021年4月9號,中共處罰阿里巴巴的182億壟斷罰單下來了,這兩天在某些海外媒體帶領下把這個事說成了是中國政府和民營企業之間的鬥爭,其實這是對中共權貴的內部整肅,是習近平特別為20大掌權進行的排雷行動。

首先說一下經商環境,如果沒有權貴作靠山,阿里巴巴是不可能發展到這個壟斷這個規模的,甚至是支付寶的營業執照可能都批不下來。中共前重慶市長黃奇帆曾自曝,馬雲跟他吃過飯之後,他批准了螞蟻金融在重慶的兩個小額貸款公司。螞蟻金融每年100億總利潤中的45個億是這兩家公司創造的。這說明,沒有權貴支持的中國民營企業是根本發展不到阿里巴巴壟斷這個程度的。

作為回報,阿里巴巴要為權貴輸送利益。阿里巴巴在紐約交易市場上市的時候,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的博裕資本從中狠賺了一筆。從這點看,阿里巴巴是權貴資本,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私企或者民營企業,江澤民家族只是阿里巴巴背後的利益家族之一。阿里巴巴的巨額罰款是習近平馬雲的警告,要他遠離江家,同時也是習近平金融排雷行動的一步棋。

有人說江家的金融資本在搞政變,我認為江家的錢還不足以搞政變,但是暴雷帶著習近平一起翻船還是可以做到的。2018年中國人就領教過信貸暴雷的慘烈程度,當年的P2P暴雷,僅僅7月一個月,221家P2P平臺倒閉,受害者估計超過百萬,他們被稱為金融難民。中共不追究為P2P擔保的國企的責任,也不抓捕跑路的老闆,反而鎮壓金融難民,導致很人走投無路,有人甚至三觀崩塌自殺了。

螞蟻金融也是搞貸款的,也搞小額貸款。螞蟻金融旗下的產品已經把觸角伸到了中國社會的各個角落,螞蟻的「花唄」、「借唄」都向大學生提供貸款,注意不是學費貸款而是消費貸款。大學生的消費理念是不成熟的,在江澤民「一切向錢看」的方針下,中共媒體宣傳的就是超前享受,大學生攀比成風,為了買各種名牌去借貸,導致很多年輕人落入了債務陷阱。

今年3月17日,中國銀保監會等五大部發出了「校園貸」的禁令,就是限制給大學生放貸。中共所謂的消費能力背後透支的是中國人的積蓄和未來,這種借貸達到極限之後,貸款是還不上的,也就是說螞蟻金融這些貸款集團最終只能是暴雷,中共收拾不了爛攤子,就得改朝換代了。

2020年6月底,螞蟻信貸餘額高達2萬多億,這筆資金98%來自合作金融機構,這些機構裡麵包括了官方機構。要是螞蟻金融暴雷,馬雲跑路,中共的銀行就要背2萬億的壞賬,這個暴雷給習近平的打擊要比P2P大,為了20大召開之前不出現暴雷的情況,習近平就要監管網路金融,尤其是要敲打與江家有著密切聯繫的螞蟻金融和阿里巴巴。

綜上所述,阿里巴巴和螞蟻金融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民營企業,他們的背後是權貴資本,他們藉助權貴的勢力而獲得壟斷地位。中共對阿里巴巴的罰款並不是取消阿里巴巴的壟斷權利,阻止螞蟻上市也只是整肅背後的江家資本,但是馬雲背後的中共權貴可不是江澤民一家,所以馬雲只要接受監管就可以過關。大家也看到了,這一次對阿里巴巴的處罰除了罰款沒有其它大動作。

中共人民銀行也公布了螞蟻金融的5項整改計畫,螞蟻需要接受人民銀行的監管,習近平也沒有把螞蟻金融打死,整改的目的也是為了在中共20大之前防止螞蟻金融暴雷。

正當習近平收拾江家金融勢力的時候,楊雄的突然死亡給他送上了大禮。楊雄原本是上海市長,他是江澤民留在上海看家護院的,2017年,楊雄辭去上海市長到人大擔任副主任委員,其實就是養老。

2021年4月12日,楊雄出去喝酒,突然心臟出現問題,朋友就把他送到了附近的華山醫院,去了後只說是重要人物,沒有通報官職,也沒有帶紅卡,值班醫生沒有給予特殊照顧,最後猝死。

楊雄或許不是江派內的重量級官員,但是矬子裡拔大個,他也算是江家現任官場上為數不多的大個之一了,他的猝死讓人感覺江澤民勢力氣數已盡,也算是習近平的利好消息。

不過這件事情,大陸民眾關注的重點在於中共官員看病的紅卡,網友找到了一個樣本,官員拿著這個紅本就能享受特權。當時楊雄把他的紅卡放在了瑞金醫院,所以當時沒有受到華山醫院的緊急救治。只能說他的朋友送錯了醫院,如果拿著紅卡,憑藉楊雄的特權,他肯定會被優先診治的,那麼很可能死亡的就是排在他前面的平民百姓了。

好謝謝收看今天的微視頻,請大家訂閱頻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