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共多年騷擾 吉林袁玉娥在迫害中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5日訊】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袁玉娥,因堅持信仰真、善、忍,遭中共多年來的騷擾迫害、抄家、綁架、罰款、刑拘等,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於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在迫害中離世。

據明慧網報導,袁玉娥家住舒蘭市天合街豐廣二井,她從小就是個體弱多病,全身無力,風都能吹倒,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她整個像變了個人,臉也紅潤了,人也精神起來了,走路一身輕,特別是脖子上長了一個像乒乓球大小的瘤子,煉功二十多天就消失了,這神奇的經歷更讓她堅定在大法中修煉。

然而這麼好的功法,江澤民出於小人嫉妒,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瘋狂迫害這些學真、善、忍的好人,使他們身心遭受極大的痛苦。下面是袁玉娥遭受迫害的事實。

在二零零零年冬季裏的一天,晚上八點多鐘,袁玉娥和丈夫都睡覺了。孩子沒睡,聽到有人敲門就開了門,一看是舒蘭市天河派出所警察李海生。李海生逼袁玉娥跟他上天河派出所一趟,還上孩子的屋裏把《轉法輪》書強行搶走。那天,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繩桂蘭(已離世)一起被警察李海生、劉慶國帶到天河派出所,他們逼她倆簽字,說不簽就拘留。

大約二零零一年的時候,舒蘭市吉舒派出所來六、七個警察闖到袁玉娥家裏騷擾,不讓煉法輪功,還誣蔑法輪功,袁玉娥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他們坐了一會就走了。

二零零二年的時候,委主任馬彥珍帶領舒蘭市天河派出所警察孫繼庫、李海生、還有一個不知名的警察闖到袁玉娥家後,開始翻東西,屋裏屋外到處翻,到處一片狼藉,還搶走煉功帶。然後他們又闖到法輪功學員劉淑雲(已離世)家,劉淑雲沒在家,只有劉的一個女兒和一個二、三歲的小孩在家。惡警又亂翻一通,甚麼也沒有翻著。這伙流氓警察不罷休,半夜三更的時候再次闖進劉家,劉淑雲的女兒和小孩被這突如其來的事嚇的哇哇大哭。警察還惡狠狠的說:「也沒怎麼地你,你哭啥?!」

二零零三年的時候,袁玉娥家在廢棄的學校養羊。天河派出所警察李海生、委主任馬彥珍到她家看沒人。又到學校找她,強行把她拽回家。到處亂翻一通,甚麼也沒有翻著就走了。事後才知道。惡警也到其他法輪功學員家騷擾,把石志芳(已離世)強行綁架。姜秀琴在家人正義配合下正念走脫。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那一天,委主任馬彥珍帶領警察李漢祥、孫繼庫、還有一姓孫的和一個姓劉的到繩桂蘭家騷擾。當時她們四個法輪功學員在那學法。有人敲門,繩桂蘭沒問就打開了門,這群警察就闖了進來。馬彥珍說他是新來的所長。袁玉娥問他貴姓。所長沒敢報他的實姓。謊稱他姓劉。他們開始翻箱倒櫃,把大法真相資料都翻了出來。呆了一會,袁玉娥就走了。馬彥珍和姓劉的緊隨她身後,跟她回家。姓劉的一到她家就開始翻東西,翻出一張真相掛曆和新唐人安裝說明就走了。同時,在繩桂蘭家強行綁架的有杜貴如和趙淑清。

下午三點多鐘,警察又返回來敲她家門。她沒開。他們到了繩桂蘭家逼她簽字,又逼她帶他們到袁玉娥家敲門,袁玉娥一聽是繩桂蘭的聲音就開了門。警察李漢祥、孫繼庫隨之闖進來,強行讓她跟他們走,她不配合,他們用軟招騙她說,都是老鄰居,到派出所說說就回來了。袁玉娥就跟他們走了。到了天河派出所,他們強迫她寫罵師父、罵大法的話。袁玉娥不寫。他們說不寫就送走,寫就回家。袁玉娥沒寫。他們就把袁玉娥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舒蘭法院,然後又劫持到舒蘭市南山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十多天,袁玉娥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由於血壓高,左腿也開始麻木。行走困難。腰也開始痛。看守所不幾天就把她放回來了。從那裏出來的時候,他們拿一張白紙讓袁玉娥簽字,她不知是騙術就簽了。回來才知道是悔過書簽字。為這事她一直在懊悔。

這些年警察、街道人員的騷擾迫害,對袁玉娥及家人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這樣的悲劇每天在大陸上演。袁玉娥孝順的兒子在外打工,怕母親再受迫害,就把父母接到他家。袁玉娥於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山東離世。

舒蘭市法輪功學員劉淑雲、繩桂蘭、石志芳三人大約於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三年離世,具體哪年不詳。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吉林舒蘭市袁玉娥生前遭多年騷擾迫害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