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醫療產業化惡果:女作家右腎被炸成糊狀(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5日訊】福建女作家范燕瓊,6年前因為左腰疼痛而就醫,卻被自己相識近三十年的醫生朋友在右腎置入支架,並把右腎炸成了糊狀。她發現,醫生從販賣高額醫療器械中抽取暴利回扣,是導致過度醫療的直接原因。而這顆中共「醫療產業化」結出的惡果,卻要讓中國民眾無辜承受。

范燕瓊做手術的陳群,是福建省首屈一指的心血管專家,在福建省立醫院這個「三甲醫院」從醫四十年。

而他,也是福建省醫療事故鑑定專家庫成員。也就是說,在醫療事故糾紛中,他既扮演運動員,又扮演裁判員。

為了這樁醫療糾紛,范燕瓊舉報了一次又一次,官司打了一場又一場。

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司法鑑定中心的結論,福建省立醫院在這次醫療事故中,負有60~80%的主要責任。范燕瓊不服。

范燕瓊:「未簽手術同意書,裝三無支架,致人殘疾後又毀滅彩超,這每一點都該判100%醫院全責啊!」

范燕瓊前後花了12萬多元醫藥費,但法院只判決福建省立醫院賠償2.8萬元,也就是將過度醫療產生的費用打折作賠。

范燕瓊:「我的身體殘疾達到了六級傷殘的傷殘標準。這個傷殘標準我們拿到公安去,他連材料都不接。然後衛健委一個答覆都沒有。你明知道這個醫院在大量販賣這種致人死傷的假冒偽劣、來路不明、高額的醫療器械,你不去調查,這完全就是助紂為虐!」

放入范燕瓊右腎的「三無」支架,是如何通過驗收成為「合格產品」,又是如何流通到醫院的?市場監管部門對相關舉報視而不見,是否有更大的利益輸送?抱著一連串疑問,范燕瓊堅持調查。

陳群診室的廣告詞上,寫著「年介入手術500餘臺」。有多少是為了給人治病而必須安裝支架的手術,不得而知。

但范燕瓊認為,正是為了販賣高額的醫療器械,抽取回扣,陳群才會對她過度醫療。

范燕瓊:「我打聽到,他們醫院給予醫生販賣高額醫療器械40%的暴利回扣。那麼這40%就是一萬多塊錢,他們每天要做多少個?這是多大的數字?這是利用自己的醫學知識和技術手段殘害人類啊,這是逆天行為!」

而這並不是中共「醫療產業化」席捲中國後的個案。

支架手術暴利、亂安支架的報導,近年來不斷湧現。

據中國醫療外科植入專業委員會統計,2000年中國心臟介入手術2萬例,2011年達到40.8萬例,增長了20多倍。在歐洲,病情穩定的病人,做支架的只有4成多,而在中國接近8成。一系列瘋狂行為的背後,是「暴利」在驅使。

2011年,中共全國政協委員董協良表示:心臟支架暴利達到9倍,已經超過了販毒。一個進口心臟支架,到岸價不過千元,到醫院就要3萬8千塊。

中國工程院樊代明院士,也對支架濫用問題,有過批評:「心肌梗死都安支架對嗎?對急性期的病人,安是對的。對慢性,即使90%堵了,也不應該安⋯⋯心肌梗死以後安支架和不安支架最後的結局是一樣的。」

樊代明還表示:醫患關係成了仇人。中國至今沒有一本「衛生法」。醫生「無法無天」的幹,病人也就「無法無天」的被殺。

2019年,蘇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血管主任醫師楊向軍,被他的博士生實名舉報:亂裝支架,裝一個回扣一萬元。

今年3月7號,澎湃新聞一則報導的標題是《支架降價了,但也不能亂放》。

而為種種醫德沉淪亂象提供土壤的,正是這些大醫院「國有民營」的市場導向。

范燕瓊表示,所有參與制定「醫療產業化」的惡官,都是人類公敵。一家家醫院賺的盆滿缽滿,無數患者落得人財兩空!她希望,這樣的悲劇,在中國別再上演。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