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美國第一法律」 聯手各州 法律訴訟白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6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4月15日,在今天,因為我們節目拍的早晨拍的,在今天計畫呢,眾議院,昨天晚上的消息,眾議院4個議員將在今天提出立法,要求改變修改最高法院,就是通常他們叫包裝。

他提出了基本提議,就是今天的最高法院,已經摧毀了公平摧毀了真相,對更加普世的普通人,使他們沒有機會,能夠在這種真實的環境,在現代的環境中得到公平的對待。他很像黑人命貴的手法,很像痛擊白人種族主義,就很像這樣的描述。他提出的概念就是,要在最高法院增加4名大法官的名額,現在是9名。而最大的原因就是來自於去年的金斯伯格的死,去年9月份,9月18日金斯伯格死了,然後呢我們知道川普得有機會,在他的4年的任期中,去年任命了第三位大法官巴雷特。

當然在大選當中,對很多朋友來講都是一種失望的結果,我相信最失望的是川普。在我們能夠看到的故事,看到的他的表現,就是他的言詞當中,他對最高法院有著巨大的期待,全社會對最高法院當時也認為是那樣,但實際的結果不是,實際的結果不是,所以給所有人帶來巨大的,太多人帶來了傷害。而最高法院的對川普的打擊,和包括後來彭斯對川普的打擊,以及12月18日,他想藉助當時的這個2018年的總統令,當時藉助2018年的總統令,就可以對美國宣布進行軍事管制的這種條件。所以一個主要的條件,是要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拿出一個報告來確定美國大選是否遭到外國勢力的干擾。結果那一份報告沒出來,FBI、 CIA對他進行了殊死的搏鬥。

所以對FBI的評價,在上個星期有篇報導評價,FBI已經變成了今天的民主黨的蓋世太保,專門打擊保守派,已經完全失去了FBI本該擁有的它的背景。它完全是一個黨的工具,民主黨的工具,而不是一個國家的一個安全機構。這是我以為對川普的一個整體的傷害。而這傷害當中,應該說最高法院對他傷害的是所有人沒有想到。但儘管如此,等到了有關這個,有關大選的問題之後,最高法院依然表現出它現在保守派的風格。六個保守派三個自由派,所以在有關墮胎,有關在大疫情的背景之下,教廷教會的宗教自由的這種表達,最高法院做出的判決都是保守派的做法。

我們有期節目跟大家分享,在加拿大的艾德蒙頓,兩百個警察,要去催毀那個,在上個星期日,摧毀在星期日裡做禮拜的那些教徒。那個場面像在中國,在美國從來沒有發生過,在美國的有關宗教團體當中,從來沒有發生過那個場面。所以這就表現出,在美國最高法院是一個保守派思想的統治的一個環境下,那所謂的那些民主派他不能接受。 而這件事情,就促成了在美國社會中,這是一個巨大的事情。我在跟大家錄這節目的時候呢,他們還沒有開會,他們應該是今天下午開會。

最新的做出統計,昨天晚上做出的一個統計表,叫拉森維爾,在全國範圍內,選民51%到53%的人,認為拜登是以作弊的方式獲得今天的總統。75%的共和黨人,32%的民主黨人,完全贊同這個觀點。30%多的民主黨人如果贊同的拜登的做法是以作弊的方式進入白宮的話,你想他在未來的時間裡,他將做什麼選擇?他還跟著民主黨嗎?所以這是在這件事情已經塵埃落地,川普自己都面對現實時,依然在民眾中,已經把民主黨人定位為小偷、作弊。

那同時間,盧比奧在昨天晚上的Newsmax的節目中說,川普如果初選2024年,沒有任何人有能力跟他競爭。川普今天是全美國的國民和共和黨人,2024年總統選舉的最受寵愛的人物。川普對美國人民的影響,無人可代替,無人可競爭。這是做為佛羅里達的參議員,盧比奧跟川普曾經有過競爭,但是我們看到更多的呢,在現在的環境當中是一種相互支持。而川普自己在操作的過程中,更像一個白宮政府,他成立了一個美國第一法律,這是由米勒來牽頭的。而這美國第一法律本身呢,現在在聯手美國主要的共和黨控制的州,德州、佛州、還有一個亞利桑那州大概,他們在挑戰今天的拜登的白宮政策。

美國第一法律,聯手了美國曾經的司法部的部長,和國土安全部的副部長,以及曾經美國的大法官,來針對今天拜登政府的政策,給他告到法院去。那藉助各州在執行聯邦法律時,採取否定態度的時候,以這樣的方式來阻止整個拜登的執政,比較典型的就是南部邊界問題。它當然透顯出美國的自由,美國的社會的自由。美國只是一個聯邦政府,那它的聯邦的地方呢,各州有著極其獨立的自主權,它們可以不執行聯邦的法律,如果它拿出充分的理由,那大家就打官司。所以就變成了拜登拿出的任何政策,可能遭到了川普現今政府的劫殺。

也在昨天,川普成立了一個叫做讓美國第一的研究會,類似研究會的機構。他將是川普在海湖莊園,所謂的第45總統辦公室之外的,最大的一個政府機構,它就叫類似政府機構,由川普的女兒跟女婿來牽頭作為顧問。然後川普的曾經的這個是不是叫類似內務部長、能源部長、國土安全國土安全部的部長、美國的情報總監,美國的還有一個是它的能源部跟它的美國工業部,這個庫德洛、美國的白宮經濟辦公室主任。他吸納了美國當時,白宮川普政府當中的主要的內閣成員,部長級的內閣成員,組成了一個這樣的一個研究機構,來針對今天美國的,美國白宮的所有事物,發出他們的要求,他們的評價,他們認為政府的政策應該如何走。

在西方社會有一個叫在野政府,就是說在野黨的一個影子政府。那這種在野黨的影子政府呢,都通常說你現在是民主黨政府,那就是共和黨。那川普這不是,川普是以他個人,完全是以川普自己的名字個人出現的。所以他的個人的影響力,在共和黨的影響力,在大規模鯨吞整個今天共和黨的那些人,絕大多數的黨員的認可。它形成一個場面,就是傳統的共和黨將消失,歸到了川普本人的個人名下。

那川普本人的個人名下,有一個真正生命背後的內涵,叫君權神授。川普再回歸,將會展現君權神授的概念,而不是現在所謂的民主制度,民主已經形成了欺騙和被侵詐的概念。那拜登獲選,就是民主被欺詐的概念對吧,民主的外衣,成為了一種惡人欺騙國家、欺騙國人的一種手段。

但是君權神授是什麼?君權神授是講這個人的道德,這個人的道德。而沒有道德的約束,單純去談自由跟公平的是縱慾,所以在美國出現了這樣的場面。那我不認為川普有著明確的這樣的一種認識。而川普在他實際的操作過程中,他背後的神的那種力度,保護的力度,在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他機構的確定呢,確實展現出另外一面。所以美國社會的回歸,可能真正回歸到君權神授。感謝朋友的支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