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杰:卡車司機金德強與馬雲真的同人不同命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5日,河北卡車司機金德強,駕駛他的卡車經過唐山市豐潤區的時候,被超限檢查站檢查。金德強的車輛並未超載,但卻檢測出北斗定位系統掉線。檢查站當即決定扣車並罰款2000元。金在與執法人員溝通無果後,買了一瓶農藥,在檢查站裡服毒自殺。服毒後,他寫下了遺書,並在一個卡車司機的微信群裡發布了視頻。後來,他被送到醫院,幾個小時後身亡。

金德強51歲,來自滄州的農村。有報道說,他的家庭負擔很重,他有三個孩子,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兒子已經成家,兩個女孩還小。他的母親已經70多歲,年老多病。至今,一家人還住在一座非常窄小的舊宅子裡。他去世後,家人查看他的帳戶,發現僅有6000元。

金德強之死立即引起輿論譁然。唐山市組成了公安、紀檢、交通、衛健、司法等部門參加的聯合調查組,對該事件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是:金德強遭到2000元處罰是「尚未實施處罰行為」;金德強車輛被扣是「依法將車輛引導至治超站院內暫停」;現場沒有過激言行,也沒有言語和肢體衝突,金德強是「沒有徵兆的情況下」快速喝下農藥。工作人員事後及時進行了救助。總之,執法部門沒有任何責任,一切合法合規的,工作人員有禮有節,責任完全在金德強自己不想活了。

金德強的確在遺書說他已看透人生,覺得活著沒有意思。

我們說了金德強的無奈人生,再說說一個覺得活著很有意思的人,那就是馬雲。如果說苦苦掙扎的金德強在地上,腰纏萬貫的馬雲則在天上。他們又是完全不一樣的人生,只是馬雲和他的阿里巴巴也被罰了款,而且被罰182億元。

4月10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裁定,阿里巴巴自2015年起濫用自己境內網絡零售平台服務市場的支配地位,禁止或限制平台內商家到其他平台開店,限制市場競爭,侵害平台內商家合法權益和損害消費者利益。並藉助市場力量、平台規則和數據等手段,維持和增強自身市場力量,獲取不正當競爭優勢,違反《反壟斷法》。責令阿里巴巴停止違法行為,並按2019年阿里巴巴在中國境內的銷售額的4%計算罰款,總計182.28億元。

把金德強與馬雲聯繫在一起似乎有點不著調,因為他們雖然都被罰了款,但結果完全不同。金德強為2000元的罰款喝農藥自殺了,阿里巴巴被罰款182億元,馬雲則如釋重負,立即表示「誠懇接受,堅決服從」。馬雲不缺錢,能夠捨財免災已經喜出望外了。但金德強與馬雲真的同人不同命嗎?我看未必。何以見得?各位且聽我道來。

第一,都無處說理

2013年1月1日,交通運輸部規定12噸以上固定參數和用途的車輛,例如貨運車輛和半掛牽引車輛等,必須安裝北斗衛星定位裝置。

金德強在遺書中寫道:說我北斗掉線,罰款2000元,請問我們一個司機怎麼會知道?的確,檢查站並沒有證據證明金德強故意讓北斗行車記錄儀掉線,這處罰也太狠了。有朋友會問,金德強為什麼不申訴呢?事實上,金德強幹運輸的這些年,他究竟被罰過多少次這樣的2000?可能連他自己也記不得了。

近日有媒體報道,廣東佛山一高速岔道口,用以監控違章車輛的監控系統,近期被司機發現有62萬餘名車主被罰款,罰款金額高達一億多元。有職業司機形容,這就是一個 」坑」,成為地方政府名副其實的「印鈔機器」。也就是說,金德強即使北斗不掉線,也會掉在違章駕駛的坑裡。因為地方政府想增加財政收入,總有辦法讓你中招,只是自殺的可能是李德強罷了。

這個問題同樣可以問問馬雲,阿里巴巴為什麼不與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打官司呢?監管總局認為,自2015年以來,阿里巴巴集團濫用該市場支配地位,對平台內商家提出「二選一」要求,禁止平台內商家在其他競爭性平台開店或參加促銷活動,並藉助市場力量、平台規則和數據、算法等技術手段,採取多種獎懲措施保障「二選一」要求執行,維持、增強自身市場力量,獲取不正當競爭優勢。但騰訊集團在2014年與奇虎的「3Q大戰」中,要求用戶「二選一」,卸載自家的QQ,或者對手的360。奇虎因此起訴騰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不過,兩次審判中,奇虎都敗訴。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鄭文科認為,「二選一」不屬於壟斷行為,因為:第一,涉案電商平台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可根據電子商務法第22條和第35條來判定。第二,平台是否具有強制締約義務。合同法中,只有在涉及民生領域時才允許強制締約。第三,平台「二選一」是否損害商戶和消費者權益。中國市場巨大,消費者和商戶的選擇並不會局限於某個平台。因此,「二選一」只是平台的一種經營方式和營銷模式,具有正當性。

即使「二選一」屬於商業壟斷行為,那麼中國國有企業一直壟斷市場和資源,如中石油、中石化就壟斷著中國的石油資源,市場監管部門為什麼不處罰,還要做大做強呢?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中國當局對馬雲和他一手打造的商業帝國動手其實早已埋好伏筆。中國早在十幾年前就有《反壟斷法》。過去睜隻眼閉隻眼,現在它要選擇性地對你阿里巴巴開刀。為什麼衝著馬雲來呢?就是因為馬雲可以說是中國民營企業家的第一號人物,一個代表人物。這當然就惹的當局對他非常地猜忌,因為在當局眼裡,馬雲就有製造麻煩的潛在能力。時評人士鄧聿文曾在文章《中共加強平台金融資本監管的政治用意》一文中指出,中共一向對民間金融資本的力量有很深猜忌,過去出於發展互聯網產業的考量,對互聯網平台採取了比較容忍的態度,然而一旦它們深度染指金融乃至藉助平台釋放出巨大政治能量,無疑會觸及中共敏感神經。

馬雲去年10月對金融監管當局的抨擊,讓中共意識到在當下這種特殊時刻,若放任這些網路巨頭以金融創新為名,挑戰監管規則,綁架國家金融,「大到不能倒」,進而將它們的勢力觸角伸入到各方包括政治領域,將對中共統治構成大患。

第二,都是韭菜

根據官方數據,到2016年,公路貨運卡車達到1500萬輛,卡車司機達到了3000萬人。

有分析人士指出,「最近這些年,中國的整體經濟形勢日漸嚴峻,底層百姓的生活也越來越難過。可是,中共的壓榨也越來越嚴重,對百姓的敲詐勒索,各種罰款越來越多。特別是,這些年來,中共的基層政權普遍面臨嚴重的財政困難,很多地方早已是債台高築。隨著經濟形勢惡化,地方財源越來越少,地方的開支不可避免地越來越依賴罰款、亂收費之類的措施,也就是說,中共的基層政權已經變成了明火執仗的強盜,交通罰款,其實就是讓外地司機留下買路錢。」可見,金德強的命運就是3000萬卡車司機的命運,他們都是中共政權待割和正在割的韭菜。

馬雲和中國民營企業家也是韭菜嗎?當然,還是超級韭菜。中國民營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縱覽中國》主編陳奎德表示,馬雲的遭遇在於他撞上了習近平的「時與勢」。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的大型民營企業家將一個個喪失其存身之地。說阿里巴巴壟斷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所以根本上說,馬雲所面臨的問題,主要不是所謂的說話太沖,甚至也不完全是說他的股權結構中、他的董事會有些前朝官員的後代,不是經濟上犯了什麼大錯,而是他撞上了習近平的時與勢。習近平的聲音現在越來越帶有某種意識形態色彩了。簡單來說,馬雲當前的命運是政治命運不是經濟錯誤,這是必然大趨勢當中的偶然浪頭眷上了馬雲。即使他今天沒被吞沒,終究是在劫難逃的。
陳奎德表示,目前已經很清楚,在習近平當下掌權的極權中國,是不能允許在權力中心之外、國家的資源壟斷之外,還有財富中心、精神中心、娛樂中心和教育中心的。在共產中國,其它的巨型民營企業家將一個個逐步喪失其生存之地,更不可能再出現馬雲這樣的通天巨富了。

馬雲清楚自己的命運嗎?4月12日,《端傳媒》翻出馬雲2013年對民營企業家演講時說的一句話:中國企業家沒有一個是善終的。但馬雲不是李嘉誠,他做不到當斷則斷,也就擺脫不了超級韭菜的命運。

金德強和馬雲屬於不同的階層,一個是貧賤的底層芸芸眾生,一個浮在雲端的富豪,但他們在中國又都沒處說理,只不過金德強面對的是檢查站,而馬雲面對的是中南海。他們又都是韭菜,被中共政權碾壓,一次次收割。金德強自殺了,他覺得活得沒意思,但馬雲未必比金德強幸運,或許有朝一日想自我了結也難。如果說,金德強與馬雲是同命相憐的兄弟,我們又何嘗不是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