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園的「禁果」是否真是蘋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1日訊】據《聖經》中描述,夏娃伊甸園中偷吃了一種「禁果」 ,然後又與亞當分享,人們一直認爲這「禁果」 是蘋果,但實際上《希伯來聖經》沒有具體講明,只說是「水果」。

據《實時科學》(Live Science)報導,《希伯來聖經》的第一本書《創世紀》描述了這個故事。上帝警告亞當不要吃「知善惡樹」上的果實,然而之後不久,花園裡的一條蛇鼓動夏娃去偷吃。「當女人看到那棵樹令人賞心悅目,看著很好吃,並且是智慧的源泉時,她就摘了它的果實吃了。還給了她丈夫一些,他也吃了。」(《創世記》3:6)。至於水果的種類,只是描述爲「樹上的水果」。

以色列巴伊蘭大學(Bar-Ilan University)腦科學教授拉比 阿里·茲沃托夫斯基(Rabbi Ari Zivotofsky)說:「這就是全部。沒有具體指明。我們不知道什麼樣的樹,也不知道什麼水果。沒有證據表明是蘋果。」

茲沃托夫斯基說,該節中使用的希伯來語單詞是「 peri」,這在《聖經》和現代希伯來語中都是表示水果的通稱。另外,現代希伯來語中的蘋果這個詞「 tapuach」在《創世紀》或《希伯來聖經》的前五本書中都沒有出現。 (它確實出現在以後的其它《聖經》文本中。)在《聖經》時代,「 tapuach」是通用水果的意思。拉比們(Rabbis)在評論宗教經典《塔木德》(Talmud)中的《希伯來聖經》時,對於該神祕水果的身分提出了幾種猜測,但是蘋果並非其中之一。

那麼,如果禁果不是蘋果,那是什麼?

一種說法認爲,這水果可能是無花果,因爲在《希伯來聖經》中,亞當和夏娃吃了知善惡樹上的果實後意識到自己是赤裸的,就用無花果葉遮蓋自己。也有人認爲是小麥,因爲希伯來語中的小麥一詞 「 chitah」類似於罪惡「 cheit」。葡萄或用葡萄製成的葡萄酒是另一種可能性。還有一種可能是希伯來語中的柑橘或「香櫞」(在猶太人秋季慶祝豐年的住棚節(Sukkot)中使用的一種苦甜的檸檬樣水果)。

相比之下,蘋果甚至不是來自中東,而是來自中亞的哈薩克斯坦,又如何進入了多數人的腦海?這可能並非源於猶太教義,而是始於公元382年的羅馬。當時羅馬教皇達瑪蘇一世讓一位名叫傑羅姆(Jerome)的學者將《聖經》翻譯成拉丁文。傑羅姆就將希伯來語的「 peri」翻譯成拉丁語的「 malum」。

拉丁語中的「 [malum]」一詞翻譯成英語是apple(蘋果),也代表任何中間有核周圍有果肉的水果。根據在線詞源詞典,直到17世紀,Apple一直具有這種通用含義。傑羅姆(Jerome)可能選擇了「 malum」一詞來表示水果,因爲同一詞也可能意味著邪惡,是一個雙關語,指的是引誘人類犯下第一個重大錯誤的果實,這個詞語也有這樣的含義。

同時,伊甸園的繪畫和其他藝術再現使蘋果成爲了禁果。對於藝術家來說,水果不能純粹是通用的,他們需要展示一種具體的水果,但並不總是蘋果:有的將水果表達成香櫞(1432年休伯特·范·艾克 (Hubert and Jan van Eyck)的《根特祭壇畫》),杏子(1520-25 年Defendente Ferrari的《夏娃被蛇誘惑》),還有石榴(1628-29年彼得·保羅·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人的墮落》)。

然而到了16世紀,選擇蘋果的人逐漸多了起來。1504年德國畫家杜勒(Albrecht Dürer)的版畫和1533年德國畫家老盧卡斯·克拉納赫(Lucas Cranach the Elder)的畫作都將禁果繪爲蘋果。在1667年首次出版的史詩《失樂園》中,英國詩人約翰·彌爾頓(John Milton)兩次使用「蘋果」一詞來表示禁果。

但是《失樂園》中的蘋果真的是我們今天吃的蘋果嗎?還是泛指中間有核的多肉水果?其中至少有一些疑問。彌爾頓形容夏娃一咬,那「蘋果」就皮肉模糊,芳香多汁且甘美無比。這些形容詞都讓人想到桃子。

有一種弗蘭肯樹(Franken-tree),是可生長40種水果的現代嫁接樹,在聖經時代並不存在,但如果當時存在的話,可能正是這個疑團的謎底。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