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萬人上訪幕後 天津事件真相(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9日訊】1999年4月23日晚九點左右,夜色完全籠罩了天津。空氣中的涼意陣陣襲來,讓人不經意間就會打個哆嗦。張麗華騎著自行車匆匆從天津教育學院回家。她加了件暖和一點的羊絨衫,很快就又騎著自行車匆匆奔天津市委大樓的方向而去。

出門前,張麗華心裡掠過些許憂慮,她交代了先生一句:今晚再去市政府,不知道結果怎樣,也可能會被他們抓……

22年前,張麗華親歷了天津教育學院打人、抓人事件。此事件直接引發1999年4月25日北京中南海信訪辦的法輪功學員萬人上訪。因此,天津事件,又被稱為「四二五」中南海萬人上訪的幕後「導火索」。

近日,現旅居新西蘭的張麗華向大紀元分享這段經歷時,往事一幕幕又清晰地浮現在她眼前。

《北京萬人上訪幕後 天津事件真相(1)》

一顆初心 以親身經歷澄清事實

看到攝像頭偷偷拍攝的那一刻,張麗華想到了什麼呢?

張麗華說,「我當時想,公安是要做什麼準備呢。我也沒有想太多,我就是覺得應該做我應該做的事情。」

何作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發表的文章,張麗華特意找來看了。「他完全是歪曲和污衊、誹謗。 我才修煉了一年時間,法輪功對我的改變,是我親身經歷的。他說的不是事實真相,我就想把這個講清楚。」

1998年3月26日,張麗華從親戚那裡學會法輪功功法動作之後,還捧回了法輪功當時已出版的八本書。

「兩週的時間,我把這八本書,從頭看到尾全部看完。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真的就知道了大法就是我要找的。」

張麗華雖然過去身體不好,但在工作上、在學習上非常要強。被家人、同學、朋友評價是一個「女強人」。她還通過進修,獲得了英語專業的大專文憑。

在原公司的進出口業務部,男性占大多數,女性只有兩位。張麗華跟男性一樣,做同樣的工作。 有時要去外地出差一個月,甚至出國出差。工作壓力造成精神壓力和身體負擔都很大。

張麗華覺得自己算是個比較本份的人,不會溜須拍馬。有的同事「卻特別尖。真正工作,他沒幹多少,實惠(好處)卻讓他得了」。

張麗華心裡覺得不痛快。「工作都是我做的,到了有實惠好處的地方,就沒有我的份。那我心裡就不平衡」。

那時候,張麗華也處不好夫妻關係。「 兩人性格不合,習慣、追求不同。 心裡瞧不上他,也很壓抑。」

孩子上學,家務事,都是張麗華做。丈夫不太知道體貼人。「心裡覺得很苦, 不知道人為什麼活著。」

1996年,家庭財產分割,使得張麗華和同胞姐姐之間產生矛盾,「先生也摻合在裡面,我夾在中間,非常難受。」

1996年,張麗華從小到大很要好的一個朋友,「做得很過分」,也讓她損失了一部分錢。

張麗華心裡想不開,覺得人怎麼可以為了錢,連人情、親情、友情都不顧?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怎麼到了這種程度?人活著都是為了這些嗎?

所有這些事情都發生在1996年。那一年,張麗華正好40歲。人說40不惑,可是她有一大堆的疑惑,同時,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為什麼(1998年)3月26日那天,我記得那麼清楚呢。我始終把這個日子作為我的第二個生日。」張麗華說。

看完1998年3月26日那天從親戚那裡捧回的法輪功的八本書後,張麗華好像有了一種徹悟的感覺。

「師父在《轉法輪》裡講了當人不是目的,是為了返本歸真。這給了我非常大的觸動。」(編註:出自《轉法輪》<第一講>「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

「我(本來)覺得自己是好人呢,怎麼總遇到不順心的事啊?得一些病,做一些手術啊?我怎麼會遇到這些事情呢?很多很多想不開的事情。」

張麗華也去過很多次北京的戒台寺,也去過基督教的教堂。她在內心總是希望找到一種淨化心靈的方式,希望能夠解脫自己那些想不開的事,平平靜靜地過生活,做一個好人。

「即便我認為,神佛是存在的,但是,那是那麼一個遙不可及的地方,好像人沒法到達那個彼岸。」

「可是,當我看完《轉法輪》(法輪功主要書籍)之後,我真的明白了,人可以返本歸真,可以去掉人身上所有不好的東西,一點一點地接近神。」

「當你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成為一個為他的生命的時候,你就可以成為一個更高級的生命。」

「就像師父說的,(《轉法輪》)是給所有的修煉者的一個(上天的)階梯。」

看完《轉法輪》,「我就知道了為什麼生生世世遭遇了這麼多的苦難。是因為你過去做了那些不好的事,造成的。」

「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了。明白了我過去前半生所遭遇的所有不幸,是由於我過去做了些不好的事情,我應該去承受、償還,那我心甘情願。」

「看完《轉法輪》, 我就想,這真是我窮其半生找到的高德大法。我一定要好好修下去。」

「隨著我明白什麼叫修煉,我身體的改變,非常非常大。」

張麗華本來疾病纏身——心臟病、胃潰瘍、慢性腸炎,肝硬化……「我的臉是黑灰色的、病態的,沒有光澤。」但是,「隨著這兩個星期把書看完,我一身的毛病都沒有了。」

「我的身體,每天、每天都在變。」

「那個時候,我已經失業了。有同事過年過節到我家來,他們以前知道我身體不好,他們跟我說,你怎麼現在改變這麼大呢?我當時的臉色又白又粉。」

他們說,「我們這些有工作的人,還愁眉苦臉的,你現在又要愁拆遷,你家裡還沒有錢,你現在又失業在家,你怎麼那麼開心呢。」

「他們就覺得,你(一個失業的人)怎麼這麼高興呢 ?你怎麼這麼美呢?」

張麗華的回答很簡單:「我真的很開心,得到了最好的。我修法輪大法了,這是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張麗華說,她來到天津教育學院,目的「很簡單,很淳樸」:

「第一,我來澄清事實。通過我的修煉,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什麼。法輪功是非常好的高德大法。」

「第二,這個大法,一定要讓更多人知道。如果這個(何作庥的)不實之辭,到處去宣傳的話,那麼很多人(本來)有緣得法(修煉法輪功),那就得不到法了。」

圖為2020年12月,張麗華在新西蘭基督城。(受訪人提供。)

山雨欲來

可是, 張麗華所不知道的是何作庥的那篇文章,只是山雨欲來之前的一次電閃雷鳴。

中共公安部在1999年前的內部調查顯示,7千萬人——1億人修煉法輪功,這個數字超過了當時的中共黨員人數。

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掌握公安部實權。在羅乾的授意下,公安部分別於1997年和1998年在全國對法輪功進行祕密調查,為「取締」作準備。可是,全國各地公安沒有蒐集到法輪功的所謂罪證。

何作庥和羅干是連襟(即姐妹的丈夫之間的親戚關係)。而早在1998 年5月,何祚庥就積極配合羅干,製造北京電視台事件,造謠說中科院一個孫姓的研究生,因練法輪功導致精神病。

當時,許多從法輪功中受益的民眾,自發去北京電視台澄清事實真相。北京電視台的一個副台長在了解真相後,立即決定製作節目,以挽回錯誤宣傳的影響。事情得以圓滿解決。

而何作庥這次在天津教育學院雜誌上刊登的抹黑文章,也是在羅乾的授意之下所為。

天津教育學院要求法輪功學員離場

4月23日下午,天津教育學院開始用高音喇叭對現場的法輪功學員喊話,聲稱法輪功學員「干擾學校正常教學」,要求離場,而且說,「如不離場,後果自負」。

「但是在場的學員沒有為之所動,因為我們心裡很清楚,我們完全沒有影響他們的教學。 而且,我們的出發點是好的,是要澄清事實。」張麗華說。

天空出現法輪

當天下午大概二三點或者三四點鐘的樣子,張麗華正在低頭看隨身帶的法輪功書籍,她聽到旁邊一個法輪功學員說:「快看!快看!你看天上有法輪!」

「我往天上看,哇,漫天都是法輪。那個太陽就是一個大大的法輪,中間就是萬字符,非常清楚。正轉、反轉。我一直盯著看,不由得眼淚就流下來了。我非常激動。」

「往空中、往地上看,到處都是法輪,大大小小的,五顏六色的。」

「在操場上,在籃球架子上,在同修身上,在空氣中,滿滿的,都是法輪。」

「在場的同修都看到了,都非常激動。」

「(即使)這樣,同修們沒有大呼小叫,沒有歡聲雷動。都壓抑著自己興奮的心情,為了不影響他們(教育學院)的教學。」

天空出現法輪的場景持續了近半個小時。

4月23日傍晚大概6點的時候,張麗華感到餓了,她站起身走到校園外,準備買點食物。

這時,她看到了驚人的一幕——幾百名警察在天津教育學院外蓄勢待命……

(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