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頻】劉長樂賣鳳凰衛視股份!馬雲的螞蟻股份還遠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19日訊】下面請看趙培為我們帶來的微視頻。

趙培:2021年4月17日香港鳳凰衛視聲明,它的大股東劉長樂已經將18.94億股、37.93%的鳳凰股份賣給了紫荊文化集團和信德集團。紫荊文化是中共2月份在香港成立的文化企業,旗下包括了聯合出版集團、《紫荊》雜誌社,以及三聯書店等書商,董事長是海南省前副省長毛超峰。

我在之前的《熱點互動》中談過,2月份鳳凰衛視劉長樂家族出局事件,是中共在香港推行《國安法》在陰面的影響。先說一個概念,任何一件事對社會的陰陽兩面都有衝擊。社會的陽面就是好人、光明的一面;陰面就是壞人、黑暗的一面。中共推行《國安法》對好人的打擊是香港喪失自治、香港人的人權、自由被剝奪;同時這個《國安法》也會對中共在香港勢力進行重新洗牌,中共就是社會的黑暗面,也就是《國安法》對陰面的影響。

劉長樂是中共軍人出身,後來進入中央廣播電臺,可以說是中共宣傳系統的人。鳳凰衛視在香港首播是1996年,那時候可是江澤民和曾慶紅勢力當權的時代,劉長樂自然也是江派在香港文化界的代理人。

國安法》在香港推進後,習近平的勢力也延伸到香港,當然他要安排自己人代替劉長樂管理中共在香港的文化勢力。紫荊文化就是新權貴勢力的代表公司。對於咱們老百姓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是中共左手倒右手而已。

《國安法》在陰面的影響除了劉長樂的出局,還有一個動向就是江澤民孫子江志成的博裕投資開始從香港向新加坡轉移。這些變化都說明習近平勢力在清剿江家。頗為有意思的是,江派勢力在香港消退的同時,大陸的馬雲的猛料也開始爆出來。

不論是阿里巴巴在紐約的上市還是螞蟻金服準備在大陸上市的過程中,都能看到江志成的博裕投資的身影在「悶聲發大財」,江澤民家族在藉助馬雲賺錢,這事情讓習近平很忌憚,所以螞蟻金服上市被緊急叫停。大家想如果螞蟻金服跟P2P一樣暴雷,習近平20大也別開了,因為暴雷會有幾千萬金融難民上訪,政權就完了,習近平很怕江家給他玩這一手。

能夠佐證我們這種分析的就是4月17號路透社的消息,說中共的監管部門在1月到3月這段時間,分別約談過馬雲和螞蟻金服,討論的是馬雲退出螞蟻金服的可能性,並且馬雲的股份不能轉讓給與馬雲有密切聯繫的實體或者個人,必須要轉給和政府有關聯的投資者。大家看這個與政府有關聯的投資者是不是很眼熟呢?因為劉長樂賣出股份的紫荊集團就是這種投資者,說明中共的監管部門之後對馬雲的處理方式會和現在對待劉長樂是一樣的,那就是賣出股份出局。

很多人說中共處罰阿里巴巴是割韭菜,我認為中共的主要目的不是這個,原因有兩個:一是共產黨不差人民幣,它可以無限的印人民幣,它一直就是這麼干的,中共地方政府債務在2020年底高達26萬億,2020一年之內,地方政府增發了5萬億債券,相對比來說,182個億的罰款對於共產黨來說只是個數字而已。

但是馬雲差錢呀,做過企業的都知道,現金是企業的命脈,一旦沒有流動現金,資金鏈斷裂了,企業就崩了,這說明這種罰款只是針對馬雲的。二是同樣的騰訊、京東等企業都搞壟斷,卻沒有被巨罰,京東也搞網路信貸也沒有被監管部門針對,這說明騰訊、京東這些企業背後的權貴家族不在被打擊的行列,螞蟻金服和阿里巴巴被針對就是利用他們發財的權貴有問題。

馬雲與劉長樂的處境變化都是一個原因,那就是中共權貴勢力的此消彼長,不過,螞蟻金服否定了股份轉移的說法,這說明各方勢力還沒有談妥,所以螞蟻金服上市的事還要拖下去,要等等看才雙方最終談妥的條件是什麼。馬雲短期之內要想自救,那就是剔除螞蟻金服中的江家股份讓當權者放心。

我們最後還要勸一下習近平和馬雲,在共產制度下玩這種權謀的遊戲不累嗎?不如拋棄共產黨,只玩陽光的遊戲,有規矩有法律,大家都省心。

好謝謝收看今天的微視頻,請大家訂閱頻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