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蓬佩奧與川普大選後首次同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0日訊】【今日點擊】(4063-2)

提要
大選後  蓬佩奧川普首次同台出現於海湖莊園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週末的時候,應該是星期六,星期六的晚上,蓬佩奧川普終於有機會碰面,碰面得比較有趣,那個在正式的媒體當中都沒有登。大概的場面是,昨天是林肯被刺殺的日子,所以在星期六的晚上在海湖莊園,有一個林肯忌日的一個叫什麼,林肯忌日的一個籌款會,籌款晚會,五百人參加,海湖莊園夠大,借助海湖莊園的地方。結果蓬佩奧被請為一個主講的客人,當時同時出現的還有佛州的州長。所以裡面確實給我感覺呢,白人占最主要的多數。而蓬佩奧這是我們看到的,第一次出現在海湖莊園。從1月6日之後,我們再也沒有看到蓬佩奧跟川普之間有任何的這種交往,我們也沒有看到川普針對蓬佩奧有過任何的表述,沒有,任何表述都沒有。

大選後 蓬佩奧與川普首次同台出現於海湖莊園

而蓬佩奧在1月20日離開這個,就是結束他的國務卿的工作之後呢,他是第一個表示了在四年之後,2024年,有關美國總統選舉的日子,2024年是11月5日,所以他登了一個天數,大概幾千天,這是蓬佩奧的表述。所以我們也跟大家介紹,很奇怪,川普跟幾乎所有人都有曾經經歷過,他認為可以接受的,他都有過表述跟交往。以至於在上個星期,在這個海湖莊園的這個叫做保守派的,共和黨的籌款人捐款人大會上,直接談到彭斯,他對彭斯很不滿意,認為彭斯1月6日的做法呢,依然讓他覺得很失望,所以他很直白的。所以那也是自1月6日之後,川普第一次談到彭斯,然後罵了麥克奈爾。但在那裡一個小時的會談當中演講當中,也沒有談到蓬佩奧。所以這是我們當時一直跟大家分析說,為什麼沒有談到蓬佩奧。

在二月底的保守派的大會上,蓬佩奧出現在第一天,川普出現在最後一天,他們兩個人,沒有看到任何公共媒體,捕捉到他們兩個人有交往的一個氛圍。大家一般公認,就說蓬佩奧呢,是川普美國第一的堅定的執行者,而且他有他的才智,有他的品德,一切都具備。我的說法是說川普,如果川普參與2024年,那跟蓬佩奧就有了衝突對吧。而川普沒有確定的情況下,他對蓬佩奧他也不能說支持和不支持,他要支持說我支持蓬佩奧,就是支持蓬佩奧競選2024年的美國總統,因為他已經表述得很直白。

那另外一個,與川普有著很大的一個相互關係的一個內容呢,就是阿富汗撤軍。阿富汗撤軍在川普的年代,在川普離開白宮之前他已經確定了,但是他確定的時間是5月1日。而拜登呢在週末的時候呢,他說撤軍要再延續到9月11日,基本上輿論討論是那樣子。結果川普針對拜登的做法就表示強烈的不滿,他的不滿呢,我個人覺得是反映出一種對美國的認知。在他的眼睛裡,那9月11日,911這是美國一個特別的日子,到了今年是20年。而911的特別的日子,對美國人來講是一個永久的悲痛,非常悲痛的日子。同時是每一個美國人要紀念緬懷那些偉大的靈魂,就是在這其中,失去生命的人和保衛這個國家的人。所以對川普而言,認為呢這是一個國家悲痛的日子,不能被政治政客所隨意利用,給我的體會基本上是這樣的。如果被政治政客隨意利用的話,他認為這是對美國的不尊重,通篇的內容是這樣的。

然後他提到說,阿富汗本身,他已經在他的執政其間撤出了大部分軍人。在他接過白宮的時候,阿富汗有ㄧ萬六千多人,那他現在只剩兩千五百人,然後他把90%的重武器都撤走了。所以他跟塔利班曾經達成過協議,應該是在5月1日撤離的。所以他認為拜登的做法呢太政治,所以他才痛擊拜登太政治、太利益,而且對美國不尊重,對死去的人不尊重。而布林肯,就是現在的美國國務卿,他的講法我個人覺得是滿突出的。他說為什麼要撤離,為什麼美軍要離開阿富汗,原因就是美國今天的外交政策,要全力對付中共國,這是他的原話,今天的外交政策要全力對付中共國。

那作為阿富汗來講,已經跟當初2001年的狀況完全不同了,所以相信阿富汗政府,現在有能力去管制阿富汗本身的安全。因為牽扯到塔利班,牽扯到ISIS國可能會在阿富汗復甦,因為有著伊拉克的背景,但是布林肯的強調就是中共國本身。所以這是我們節目中跟大家解釋過,拜登政府以這種方式出現,以大選的方式出現,但是面對中共國的態度呢,他又完全照搬了當時川普的政策。甚至在週末的時候談到了有關中共病毒的來處,中國病毒是他初上任,進入白宮第一天就簽署行政命令不許說的內容。結果在這樣不許說的背景之下呢,他卻提到了有關病毒的來源問題。

這是美國政府正式的報告,美國政府的相關的報告說,國務院,到現在它不能否認說病毒完全與武漢實驗室沒有關係,它認為武漢實驗室,是極大可能病毒來源的一個源頭。就是說病毒洩露出來,它沒說是在武漢實驗室故意製造出來的,它說是從武漢實驗室洩露出來的,從而造成這一次大災難。也因為它的洩漏,所以WHO在中國的有關調查問題,有關調查報告,它認為是不可信的。這是拜登政府的定位,認為是不可信的,它認為應該中共國在掩蓋著更多的內容。

如果你把這兩個消息放在一起的時候,同樣出現在我們知道的那種場面。那個場面是什麼,中共國病毒是中共國,跟武漢實驗室有關的,那它在控制的力度的角度來講,就像今天在中共國表現出來,所謂它可以控制疫情的角度來講,它在西方社會反而是一種羞辱,這個道理是完全可以存在的,因為病毒是從你實驗室洩露的,那你控制病毒來講,當然有你的病理上緣由上的一個,很便利的一個環境跟條件,那變成了它是對西方的一個攻擊式的武器。儘管我們都不這麼稱呼它,但是客觀卻是這麼個狀況。這個客觀的狀況又被中共國掩蓋,又被WHO以另外的方式去協助掩蓋的話,那一份仇恨就存在了。

就像我們上集節目中談到的,很奇怪,為什麼病毒在中國沒有事情,而在西方社會卻出現了這種,一波一波在不同的時間段裡面,在不同的地域出現這種波動呢?它不恰巧,在襲擊了西方社會那些尚有人性,就是他不像中國共產黨那麼邪惡的,尚存人性的普通的人,在被打擊的背景之下,客觀的會產生對中共的拒絕。就像加拿大,加拿大的本身它相當親共的,現在的這個小土豆相當親共的,非常不咋地的。但是正是在大疫情的背景之下,在孟晚舟的這樣的故事,和兩個人質被中共扣押的背景之下,使得加拿大政府在與中共越來越決裂,被迫得越來越決裂。在今天的美國,72%的人拒絕中共,明確拒絕中共。也超過50%的人認為病毒跟中共掩蓋直接相關。

那美國人的自由受到了傷害,大家要明白美國人的自由受到了傷害,而這一份自由受到的傷害是源自於中共國,這是今天美國人不能接受的。病情的本身,其實他們很多的情況下,北美人對病情,好像有著很大他自我的把握度,但是他的自由被剝奪,你必須得戴口罩,這就是自由被剝奪。為什麼出現爭執,就是我以我的道德品質來約束我,和我自己有權選擇我自己的做法,這一份自由被剝奪了,這是他不能接受的。也就變成了在美國在西方社會中,在大疫情的影響下,人們對中共的那種反饋和拒絕,包括今天美國政府出現的狀況,反饋跟拒絕。我覺得這是大家要能夠明白的,就是大家能夠看到這一點。這是一個很有趣,可能理解起來稍微有一點難度,但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現狀,就是無論這個人多壞,但是他對中共而言他是拒絕的。

那好這一集節目到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