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黎明:從《紅舞鞋》原型到「新冠」後遺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安徒生曾寫過一篇《紅舞鞋》。故事中,一個小女孩穿上紅舞鞋後便日夜起舞,想停都停不下來,直到最後丟卻了雙腳,才脫去了紅舞鞋。小女孩的遭遇離奇而神祕,然而這個故事卻有著真實的歷史原型。

一、安徒生《紅舞鞋》原型

1518年7月14日,神聖羅馬帝國有個名叫特洛菲亞(Troffea)的女子,在所有鄰居和丈夫驚愕的注視下,開始在斯特拉斯堡的大街上瘋狂扭動,七天後又加進34個人和她一起瘋狂「跳舞」。

這麼奇怪的「傳染病」,令人緊張而無措。於是,市議會首先關閉了賭坊和妓院,因為大家都知道,賭博和賣淫會激怒聖人,而聖人可能會派跳舞瘟疫來懲罰斯特拉斯堡。然後,市政府把所有的「這些違法者」都聚集了起來,逐出城外。

市政府還向大教堂捐贈了一支百磅重的蠟燭。但即使是這樣高大的蠟燭也無法阻止跳舞瘟疫。一個月後加入跳舞的人數增加到幾百人。他們就這樣不停地跳舞,而且停不下來,最後有400人因不停地跳舞而死去。有的人跳得精疲力竭、心臟病發作或中風而死亡。

跳舞瘟疫突然出現,又神祕地消失,人們有這樣或那樣的猜測,科學並未給出答案。

在安徒生的《紅舞鞋》中,「跳舞瘟疫」卻寫出了緣由,並讓女孩最終得到了救贖:

小女孩瞞著家人,穿著紅舞鞋到教堂祈禱,她感到所有的人,以及牆上的雕像,都在欣賞著她的紅舞鞋。當牧師把手放在小女孩的頭上,宣讀與上帝的誓約時,小女孩心中卻只想著自己的紅舞鞋。當養母病危時,她卻拋下老人,穿著紅舞鞋去了廣場。

小女孩的紅舞鞋不停地跳動,停不下來。最終在生命即將被耗盡之時,她一念之間想到的是失去雙腳,留下生命,這樣才能有機會懺悔。小女孩在關鍵的一刻,選擇站在神的一邊,用真摯的心感動了造物主。「她的心被陽光、和平與歡樂所融化。她的靈魂被陽光照耀到上帝那裡,在天堂裡沒有人問過這雙紅鞋。」

安徒生用了童話的方式,委婉的告訴人們:當人背叛了神,無度地放縱著慾望時,罪孽就會產生,並因此招來上天的懲罰。

人類歷史上經歷過多次大瘟疫。例如公元前430年的雅典大瘟疫、14世紀的黑死病、一戰期間的西班牙大流感等。大瘟疫中,歷史學家、醫生等記錄了染疫之後的種種慘烈現象,戶絕、村絕,比比皆是。然而,類似「跳舞瘟疫」這種超出人們認知範圍的病症,卻並不多見。

二、僧侶馬丁·路德看歐洲「黑死病

16世紀發生的「跳舞瘟疫」數月之後消失了。而從14世紀至17世紀,歐洲卻被「黑死病」籠罩,有2500萬人在瘟疫中死去,是歷史上最大的災難之一。有人變賣所有家產捐給教會,以為這樣就可以消災避難。然而,正像在「跳舞瘟疫」中,捐給教堂一支百磅重的蠟燭一樣,交換之心並不代表真正的懺悔,因此就不會得到造物主的惠顧。

有的人鞭打自己、血跡斑斑,以此作為贖罪,但是卻沒有什麼作用。有的人因此失去了對於造物主的信仰,認為瘟疫說不定哪一天就要降臨到自己頭上,還不如在瘟疫中更加肆意揮霍財富。而有的人,卻在危難中,證實了造物主慈悲地守護著世間的一切。正所謂「神看人心」。

僧侶馬丁·路德認為,瘟疫是上帝之鞭,既是作為一種懲罰,也是對修道者的試煉。雖然身邊很多人染疫而死,路德還是選擇留在了疫區,繼續為病患及垂死者服務。路德看到這樣的事實,「經驗表明,那些用德行、奉獻和真誠來護理病人的人,通常會受到保護。雖然他們染毒,卻沒有遇害。」

十七世紀末,黑死病神祕地消失了。信仰造物主的人相信,當布撒「黑死病」的瘟神達到目的後,就神祕地撤離了人間。瘟疫從未被人類打敗,所以每每捲土重來。

三、新冠感染者的「嗅覺反轉」

二零一九年底悄悄來臨的新薩斯——新冠瘟疫,是人類經歷的最近一次全球瘟疫,迄今已有約兩億人感染(包括中國大陸),其中三百多萬人死亡。目前感染和死亡人數仍在繼續增加。疫情中,也出現了一些不可思議的「後遺症」。據BBC報道,許多新冠肺炎患者暫時失去了嗅覺。當他們病好後,嗅覺通常會恢復,但有些人會發現東西聞起來不一樣了。本來應該聞起來不錯的東西,如食物、肥皂和甜品,聞起來卻讓人反感。

這種被稱為嗅覺反轉(parosmia)的疾病患者數量在不斷增長,但科學家們卻無法解釋,也難以治癒。

在臉書上,有一個名為「阿布森」(「AbScent」,取意「嗅覺異常」)的慈善機構成立了群組。群組有6000名成員,幾乎所有人都是因為新冠病毒導致嗅覺喪失,最後都引發了嗅覺反轉。「對原來美好的東西,聞起來往往是腐爛、糞便的氣味。」「阿布森」創始人克里斯.凱利(Chrissi Kelly)說。

約65%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失去了嗅覺和味覺。據估計,其中約10%可能會產生會發展為嗅覺反轉,或更罕見的、被稱為「幻嗅症」的狀態。

在BBC報道中提到,如果數字正確,那麼全球1億新冠病毒感染者中,多達650萬人現在可能正患有嗅覺反轉。

全球化學感官研究協會英國負責人史密斯(Barry Smith)教授說,另一個驚人發現是,對於一些人來說,尿布的氣味變得令人愉悅,「就如同,人類排泄物聞起來像食物,而食物現在聞起來像人類排泄物。」

史密斯教授說:「因為很少有人在新冠疫情之前患有嗅覺反轉,對它的研究不多,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它是什麼,所以我們沒有歷史數據。」「我們沒有針對新冠病毒的數據,因為這可能需要數年時間,」她說。

不僅是「嗅覺反轉」,其他歷史上鮮見的各類染疫後遺症,也紛紛見諸報端。根據NHK的報道,日本山梨縣一位24歲的男子,感染病毒後出現高燒,醒來後,他發現自己近1、2年的記憶竟然都丟失了!韓國最新研究指出,該國確診新冠肺炎的人中,高達9成康復者稱曾出現1種以上的後遺症,包括出現疲勞、心理或精神上的後遺症,以及味覺或嗅覺的喪失。

面對層出不窮的變化,科學界、醫學界也在努力應對,然而絕大多數情況下,對於這些聞所未聞的病症,並無有效的應對方法。嗅覺反轉的奇異狀態,令人想起同樣奇異的《紅舞鞋》原型,以及安徒生筆下的救贖。

四、「上帝之鞭」的啟示

前文提到,面對黑死病,僧侶馬丁·路德認為,瘟疫是上帝之鞭,既是作為一種懲罰,也是對修道者的試煉。也就是說,這位僧侶認為,面對具有大面積殺傷力的瘟疫,必須順著上帝的視線,才能找到答案。這的確很有啟發——當人能守住心中對造物主的敬畏時,造物主才能保護人、為人做一切慈善之舉。

下面分享的這個恢復嗅覺的例子,也許能啟發更多人的思考。這是一位高齡孕婦,近期向明慧網投稿。她是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妻子,自己並不修煉法輪功;在懷孕26週的時候,她不幸染上新冠肺炎。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卡羅琳(Carolyn),今年37歲,我是一位高齡孕婦,與丈夫結婚五年才懷了這第一個寶寶。二零二一年一月初,當時我懷孕26週,在一月十二日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後來鼻子不通氣了,嗅覺消失了。我的先生和婆婆修煉法輪大法很多年。以前先生和我說過法輪大法好,告訴過我法輪大法的神奇,我自己也試著煉過幾個月,但是我始終沒看到那些奇蹟發生在我身上,就放棄了,這麼多年都沒有碰過。

這時,我想起一次我和朋友打電話聊天,我和她說上次產檢畸形排查的時候,醫生說我的孩子好像胎位前置,隨時會大出血,還可能會早產。沒想到朋友居然告訴我,她以前生兩個孩子的時候都是胎位前置,但是兩個孩子都是足月生下來的。生第一個孩子時沒出血,生第二個時雖然有過三次出血,但都沒大問題,生產很順利。朋友告訴我,她的祕訣是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朋友的故事讓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為了腹中的胎兒,為了一個新的生命,我在內心中開始祈求法輪大法。從那時開始,有空我就念這幾個字,是真正的用心、誠懇地頌念。我告訴先生和婆婆,我就念九字真言,我現在什麼都不怕。

晚上睡覺,咳嗽的還是很厲害,我就心裡面一直默默的念「法輪大法好」。又過了兩天,奇蹟般的呼吸道症狀全部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是嗅覺還沒有恢復。

在我寫出這個體會的時候,嗅覺已經恢復了不少。雖然氣味怪怪的,但是每天都能聞出更多的更準確的氣味,也就是說我的嗅覺逐漸恢復了分辨能力。我告訴自己身邊的很多朋友,還有我的父母,自己在最困難的時候念九字真言,很有幫助。

寫出此文,致世界上所有那些得了新冠肺炎長期不愈,或者陷入重症的那些人,在醫學治療已經無能為力、病人陷入絕望的時候。朋友們,請不妨試試法輪大法的九字真言。奇蹟也許也會在您的身上出現。
謝謝卡羅琳的善良分享。的確,當瘟疫流行,每個人、每個家庭都不想束手無策。可喜的是,卡羅琳的經歷並不孤單,在明慧網上可以看到一個又一個真實案例——有的醫院已經放棄,有的家人準備放棄,有的患者本人已經到了絕望的邊緣,卻因為善良的機緣,聽到了「九字真言」,絕處逢生,化險為夷。

當一個人內心生起對造物主的敬仰時,當一個人命在旦夕卻能夠選擇為別人著想、相信神,這一念之間就是天壤之別。真、善、忍的力量能化腐朽為神奇,已經創造了眾多生命的奇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從《紅舞鞋》原型到「新冠」後遺症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