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京高校副教授回顧當年4.25上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0日訊】今年的4月25日是法輪功團體和平上訪的22周年紀念日。近日,親歷當年「4.25」上訪的原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在回憶這件震驚世界的歷史事件時表示,法輪功群體在上訪過程中展現的和平、理性及高度自律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

1999年4月25日,來自全國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要求中共當局給予一個自由合法的煉功環境,當時的總理朱鎔基和法輪功學員見面並回應了大家的訴求,上訪和平落幕,史稱「4.25」上訪事件。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一側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被稱作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和平上訪。圖為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訪民眾。(明慧網)

修煉身心受益 上訪反映真相

在回憶爲何決定去國家信訪辦上訪時,李元華表示,當時因爲天津公安無理地抓捕法輪功學員,才決定去上訪,而上訪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因爲修煉法輪功之後,他身體、精神、工作、家庭生活等方方面面全都受益了。

「我自己是個受益者,我想通過我個人的經歷,把事實講給政府」,告訴政府,「這是一個好的修煉(功法)」。

1983年,李元華在大學期間得知自己了患上了病毒性乙肝,這種不治之症給他帶來巨大的身心衝擊。

當時,他身體經常感到疲憊,身體生理指標非常糟糕。肝病帶來的腸胃不適,讓他吃什麼都很難消化,有時半夜睡覺以為自己要死了,心跳突然沒了,不能再入睡,只能坐著。

他嘗試看過名醫、江湖大夫、練過其它氣功、吃過中藥、西藥,都沒有明顯的改變。

他表示,在走人法輪功修煉前的這十多年間,他一直和疾病做鬥爭。

至今讓他記憶尤新的是家裡用最大鍋熬藥,熬出半碗藥其中包括黃連。他喝完以毒攻毒過的藥後,渾身無力。

他在80年代初考上大學,那時,一個家庭出了一個大學生是非常讓人高興的。但因為疾病,他內心始終憂慮。

直到1994年,他走入法輪功後,在不知不覺中身體恢復了健康,移民澳洲時,他的身體檢查指標全部正常。

他表示,法輪功帶給他的不單是身體的健康,在心理、精神及在做人方面帶給他的變化才是最根本的。

他說,大學畢業留校做教師後,那時他不知道什麽才是真正的爲人師表。作爲歷史專業學科的教師,在講有關文化名人的歷史時,他只是生硬地照本宣科。

修煉後,他真正理解了和明白了老子、孔子等先賢講的做人道理,並將修煉中懂得的好道理傳教給學生,真正地關心學生的成長。

法輪功學員既沒有「圍」 更沒有「攻」中南海

「四﹒二五」和平上訪現場:靜靜的上訪群眾和悠閒的警察,看不出任何「圍攻」的氣氛,卻被江澤民誣陷成「圍攻中南海」。(明慧網)
但中共後來將22年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誣陷為所謂「萬人圍攻中南海」,動用國家媒體向全中國和海外散播謊言。對此,李元華表示,法輪功學員既沒有「圍」, 更沒有「攻」中南海,中共說法輪功「圍攻」中南海根本不成立。

他回憶說,上訪當天,不管是行人、自行車、公交車或汽車的交通都是通暢的。上訪的學員很有秩序,「大家都知道我們有情況向政府反映,但我們不能影響其他人的生活」。

在他上訪的10幾個小時中,他看到所有人都「很安靜」,「沒有口號」,都是以很平和的心態來反映情況,並不是說「我去攻擊誰,或者我去跟誰吵架」。

他還注意到,中共對整個事件的報導最初說萬人「聚集」,「而且沒有提中南海」,後來升級說萬人「圍攻」。

他說,熟悉北京的人都知道,國務院信訪辦在中南海西北角的一二百米遠處。

「第一大家沒有真去圍(中南海)。如果大家真去圍(中南海),那麽爲什麽不貼著(中南海)墻,爲什麽離著墻更遠的一條邊道站一半呢?」

「因爲人多了,整條府右街站滿了」,後來陸陸續續來的「自然地就站在了南邊的西長安街」和「北邊的文津街」,自然地延伸到南北兩條街。

「第二更沒有攻(中南海)」,因爲有圖有真相可證明,他接著說。

「中共說圍攻」,「但它始終找不著一張圖、一個影像、一張圖片」,「圍和攻的(照片和錄像)都找不著」。

此外,他說,從中共播放的錄像中可以看到,「在場的警察是很放鬆的,而且不是面對著學員。警察閑著沒事,自己抽著煙,互相在聊天」。

「如果真是『攻』的話,第一不可能就這麽幾個警察,也沒有武警」。

他說,從警察抽著煙,閑聊的這種狀態,從警察的反應,「你也知道,他們(警察)相信這些人(法輪功學員)是善良的,沒有任何攻擊(性)的」。

李元華還回憶說,當天上訪的人群男女老少都有,大家互不認識,也不交頭接耳,都是很安靜地等消息。有的人看書,有的人打坐,有的站著,大家都不理解爲什麽這麽好的功法,警察卻要抓人呢。

他回憶說,當天晚上,得知天津學員被釋放後,大家就靜靜地離開了,萬人站過的地方沒有留下任何垃圾。

法輪功的和平理性 歷史前所未有

作爲歷史學科教師,他從歷史角度分析說,中國的歷史循環基本是從和平盛世到昏庸暴政、再到暴力反抗推翻暴政,是「雙暴」(暴力、暴政)結構。

他表示,今天回頭看「4.25」上訪,可以說中共對百姓實施的是暴政統治,因爲「它不允許你去訴説。你的任何訴説,它(中共)都認爲你是攻擊它」。

他認爲,法輪功學員的上訪讓人們看到了「在中共這種暴政統治下的和平理性」,「這個和平理性在歷史上沒有的」,「如果放在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上看,它其實都是非常珍貴的」。

因爲「這些人有這麽大的一個自律性」,而且不管他們「受到多麽不公的待遇」,他們並沒有採用暴力或攻擊手段,而是和平地講述基本事實,希望政府瞭解事實後,做出正確的判斷。

李元華表示,如果歷史上一個聖明的君王看到百姓有這樣的自律性,會感到高興。 然而,中共靠暴力和謊言維繫其統治。「4.25」上訪事件讓人們看到了中共就是怕講善的,講真的。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