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四二五」和平大上訪到底是怎麼回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18日,美國紐約法輪功學員舉行盛大遊行和集會,紀念「4.25」和平上訪事件22周年。遊行隊伍浩浩蕩蕩,場面壯觀,深受歡迎,觀者如潮。

那麼,「4.25」事件到底是怎麼回事?直接原因是什麼?深層原因是什麼?誰應該對「4.25」事件的發生負總責?本文試圖對這些問題作一個簡潔、準確、完整的說明。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先生從中國東北長春市傳出。因袪病健身、淨化身心有奇效,迅速從長春傳到北京,從北京傳到全中國,從中國傳到亞、歐、美、澳、非五大洲110多個國家和地區。

法輪功洪傳全世界,沒花中國政府1分錢,沒搞過任何強迫命令,完全是每一個法輪功修煉者身心受益後,發自內心地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傳給自己的親朋好友,進而廣傳海內外。但是,到「4.25」事件發生前,法輪功卻遭遇一系列不公正對待。

什麼是「4.25」事件?

簡言之,就是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訪事件。

中南海是中共中央國務院的所在地,也是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的所在地。因為中南海是中共最高權力中心,「4.25」事件受到國內外廣泛關注。

這一天,天氣晴朗,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從四面八方來到中南海。在現場警察的引導下,法輪功學員有序地排列在中南海北門和西門兩邊的人行道上。雖然人數超過一萬多,時間持續一整天,但從始至終,秩序良好,沒有標語,沒有口號,沒有傳單,沒有演講,沒有大聲喧譁,沒有影響正常交通,更沒有任何過激行為。

上午八點多,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朱鎔基,從中南海西門出來,直接走到法輪功學員身邊,大聲問道:「你們到這來做什麼呀?」有人回道:「我們是法輪功學員,來反映情況。」朱鎔基說:「有什麼問題,你們派代表來,我帶你們進去談。你們誰是代表?」

現場學員紛紛舉手。朱鎔基說,人不能太多,就隨機點了三個學員。其中,一個是中國科學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博士生石采東,一個是北京工商銀行東昇路分理處的孔維京女士,還有一個是北京大學某電腦公司的會計。

朱鎔基帶三人來到中南海西門傳達室,然後,吩咐工作人員去找信訪局局長和副祕書長。不久,四位中年官員聽取了三位法輪功學員代表的意見。

上午九點左右,我來到中南海北門傳達室。出示工作證後,我說:「我是來向中央領導反映法輪功問題的。」裡面的工作人員:「請稍等一會兒。」幾分鐘後,中辦國辦信訪局的兩位官員來到北門傳達室,我向他們反映了天津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情況等,並將我帶的一本《轉法輪》送給他們。不久,他們便離開了。

又等了半個多小時,我的幾位老領導——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長何勇,中紀委副書記夏贊忠,監察部副部長干以勝,中紀委法規室主任屈萬祥,來到中南海北門傳達室,然後,帶我進中南海,在中央警衛局的一間辦公室跟我談話。我向他們詳細反映了法輪功的有關情況。參見我2020年4月25日在大紀元發表的《原中紀委官員親歷的「四二五」事件》。

當天中午,根據有關領導的要求,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李昌、王治文和三位北京法輪功學員,進入中南海,與國務院信訪辦負責人,北京、天津的有關領導面談。

法輪功學員的訴求有三:(1)釋放天津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2)允許法輪功的書籍公開出版;(3)為法輪功學員提供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到晚上九點左右,得知天津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已全部釋放、國家「從未禁止」煉法輪功之後,上萬名法輪功學員非常有序地散去。撤離時,連警察丟在地上菸頭等,都被法輪功學員揀走,地上沒有留下一片紙屑!

作為「4.25」事件的親歷者,我認為,「4.25」事件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和平、最理性的一次上訪活動。

「4.25」事件發生的直接原因是什麼?

直接原因是:1999年4月24日,天津發生了警察毆打、非法抓捕40多名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

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學院主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發表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的一篇沒有經過認真調查研究寫成的攻擊法輪功的文章。

4月18日至23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要求該雜誌社做出更正,消除惡劣影響。據參加這一活動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起初,教育學院接待人員聽了法輪功學員代表的反映後,才知道法輪功並非何祚庥污衊的那樣,對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善良,很感動,承諾儘快更正,挽回影響。但是,到了4月23日,一位法輪功學員聽到身邊的公安便衣私下悄悄地說:「上面下來命令了,不許更正。」

4月23日晚,大批防暴警察進入天津教育學院,暴力驅趕學員,甚至對老人、孩子拳打腳踢,抓捕40多名法輪功學員。

「4.25」事件發生的深層原因是什麼?

法輪功在短短七年時間,廣傳全世界,上億人學煉,引發中共內部極少數人的強烈妒嫉,引發某些長期受中共無神論毒害者的牴觸與不安,以及一些心術不正、利用氣功騙錢者的反對。還有人想利用打壓法輪功撈取升官發財的政治資本。他們或造輿論,或利用職權干擾法輪功學員正常學法、煉功,企圖剷除法輪功。

有關事實如下:

(1)1996年6月17日,作為中共中央機關報之一的《光明日報》,發表一篇攻擊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的文章,攻擊法輪功。

(2)1996年7月24日,國務院直屬的新聞出版署下發文件,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對現有書籍進行收繳、封存。

(3)中國氣功界、科技界、新聞界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到處寫信、寄信、發表文章,胡亂批判法輪功。

(4)1996年11月至12月,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共佛教協會會長趙朴初,就法輪功問題,寫了一個批示、五封信,惡毒攻擊法輪功,提出,對法輪功「光是取締還不夠」,還要大力批判。

(5)1997年初,公安部一局曾以法輪功是否存在「非法宗教活動問題」為由,在全國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因法輪功根本不是宗教,更沒有「非法宗教活動」,調查不了了之。

(6)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發出《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這個通知給法輪功扣上「莫須有」的罪名,要求各地公安機關以祕密方式,深入調查、蒐集法輪功「違法犯罪」的證據。

之後,黑龍江、廣東,新疆、河北、山東、福建、江蘇省鹽城市、遼寧省朝陽區、遼陽市、凌源市的某些基層公安機關,出現一系列侵犯法輪功學員正常學法、煉功事件。有的宣布法輪功學員煉功是「非法集會」,強行驅散;有的非法查抄法輪功學員的私有財產;有的對煉功群眾進行非法拘禁、關押、打罵、罰款;有的查封經銷法輪功書籍的書店等。

(7)個別地方下令取締法輪功。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仿效公安部《通知》,聲稱「法輪功是公安部明令禁止的非法氣功」,向所屬公安部門發出朝公發(1998)37號文件《關於禁止法輪功非法活動的通知》,下令對法輪功「立即予以取締」。

(8)法輪功學員長時間接連不斷地寫了大量反映法輪功問題的信,通過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寄給江澤民等,全都沒有回音。比如:

1998年8月初,「4.25」事件發生前約九個月,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院長李其華,空軍指揮學院教授於長新,中國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等21名法輪功學員,聯名致信中央領導,沒有引起重視。

1998年8月中旬,「4.25」事件發生前八個月,作為一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寫了一封反映法輪功問題的信,以掛號信方式,寄給江澤民等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中宣部長丁關根,沒有引起重視。

1998年8月底,「4.25」事件發生前七個多月,中紀委監察部副局級官員葛秀蘭等135名法輪功學員,聯名致信江澤民,沒有引起重視。

1998年11月22日,「4.25」事件發生前五個月,在北京一家賓館與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共進午餐時,我親手將「135名法輪功學員聯名致江澤民的信」等三份材料,送給尉健行,沒有引起重視。

直到「4.25」事件發生前,中紀委監察部領導從來沒有就我修煉法輪功批評過我一句。在「4.25」事件發生前九天,我還參與了尉健行一個重要講話的起草。

誰應該對「4.25」事件的發生負總責?

到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洪傳全中國、全世界近七年。

作為當時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擁有一切便利條件,及時了解並妥善處理法輪功問題。但是,長達七年的時間裡,江澤民從來沒有在中央和國家機關的法輪功學員中做過調查研究。

從1998年7月21日起,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對法輪功問題進行祕密調查。到「4.25」事件發生時,已歷時九個月、274天,但是,沒有發現法輪功有任何「違法犯罪」問題。

到「4.25」事件發生前,法輪功學員長時間接連不斷給江澤民寫信,全都沒有引起江的重視。

完全可以說,江澤民的嚴重失職是導致「4.25」事件發生的最重要的原因,江澤民應該對「4.25」事件的發生負總責。

江澤民對「4.25」事件的誤判導致嚴重後果

「4.25」事情發生時,如何處理法輪功問題不僅是一個重大內政問題,也是一個重大外交問題。因它涉及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法輪功學員,涉及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法輪功學員,涉及台灣的法輪功學員,涉及美國等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

「4.25」事件發生後,任何一個正常國家的正常領導人,首先要做的事,是弄清楚:法輪功是什麼?法輪功學員都是些什麼樣的人?法輪功在台灣的傳播情況如何?法輪功在美國等許多國家的傳播情況如何?為什麼法輪功會在極短時間廣傳全世界?中國大陸以外的世界各國政府是如何對待法輪功的?只有對這些問題進行全面、深入、細緻的調查研究之後,才能得出比較符合實際的結論,對法輪功採取正確對策。

「4.25」事件的發生,對江澤民來說,本來是一次了解法輪功真相的極好機會。但是,江澤民沒有這樣做,而是在「4.25」事件當晚,在寫給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匆匆忙忙、慌慌張張得出必須「戰勝法輪功」的結論。

法輪功洪傳全球1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事實,全世界法輪功修煉者的親身實踐,都充分證明:「4.25」事件當晚江澤民提出的「戰勝法輪功」的結論是完全錯誤的。

江澤民「4.25」事件當晚的誤判,導致了中共對法輪功持續22年的迫害。

結語

「4.25」事件發生將近22年後的今天,我儘可能地根據我了解的真實情況,還原當時的歷史真相,力求時間、地點、人物、事件儘量準確,給讀者一個負責任的交代,也給歷史留下一份真實的記錄。

希望這篇文章對國內外願意了解法輪功真相的人有所幫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