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皖南事變」是「千古奇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皖南事變」一向被中共說成是國民黨不打外戰專打內戰的陰謀,周恩來稱其為「千古奇冤」,但事實恰恰相反。事變前夕,毛澤東正想方設法促使斯大林同意他打全面內戰,並出兵相助。為達到這個目的,他有意設下陷阱,讓項英率領的孤零零的新四軍總部去送死,逼蔣介石開第一槍。

時任新四軍政委的項英是毛的宿敵。當年在江西蘇區,他曾想制止毛用血腥暴力打「AB團」,毛因此誣陷他是「AB團」的後台。後來,他又反對帶毛長征,預見到毛會伺機奪權。直到「皖南事變」發生前,他仍不改對毛的批評態度,甚至嘲弄毛。

1940年底,新四軍百分九十的部隊已被毛調到江北,組成了江北指揮部,由劉少奇負責,唯一留在江南的是項英率領的新四軍總部,只有一千工作人員、八千部隊,不到新四軍的百分之十,駐紮在黃山之側的雲嶺。

這年7月,蔣曾下令新四軍北上去華北,把長江流域讓給國民黨,毛曾置之不理。到了12月,毛又令項英過江到長江以北。

過江有兩條路,一條直端端北上,渡口在皖南的繁昌、銅陵,另一條朝東南方向走,在長江下游的鎮江渡江。12月10日,蔣介石規定項英走皖東路,因為鎮江一帶國民黨韓德勤部正在和新四軍打仗,他怕項英的部隊去參戰。他給名義上是項英的上級的國民黨長官顧祝同發電報說,「查蘇北匪偽不斷進攻翰部,為使該軍江南部隊,不致直接參加對韓部之攻擊,應不准其由鎮江北渡,只准其由江南原地北渡。」

毛沒有向蔣表示異議,29日,他批准了走這條路線,對項英說:「同意直接移皖東分批渡江。」但第二天,毛突然打電報要項英改走蔣介石專門否決的蘇南路線:「走蘇南為好。」這一路線改變,毛沒有通知蔣介石。

蔣介石還以為項英會按他的要求走皖東,於1941年1月3日發電報給新四軍總部,重申皖東路線,並說他「沿途已令各『國民黨』軍掩護。」

項英發現蔣介石並不知道路線已改,趕緊在4日給蔣介石發了封電報通知他。這封關鍵電報沒有到達蔣介石手裡──原因在毛。

此前,毛早已明令禁止中共將領直接跟蔣介石聯繫,所有的聯絡都必須經過他,再由周恩來轉。毛把項英給蔣的電報壓下了。

毛澤東壓下項英1月4日關鍵電報的證據,是他在1月13日給重慶周恩來的電報。裡面說:「軍機前轉上葉、項支日『四日』致蔣電,措詞不當,如未交請勿交。」 這不僅說明毛不讓周恩來轉項英電報,而且說明毛是在13或前一兩天才把項英四日的電報發給周,這時國民黨軍對項英部隊的攻擊,已經在持續一個星期後結束。

項英發完電報又等了若干小時,拖到當天夜裡才出發。他以為蔣介石應該得到改變路線的消息了,沿途駐紮的國民黨軍隊也應該接到命令,給他讓路了。

1941年1月4日的夜晚,風雨交加,項英和一萬新四軍撞入了國民黨十幾萬大軍的駐地。這些軍隊沒有得到項英要過路的通知,以為是新四軍來挑釁,就開了火。早已因黃橋之戰中國民黨將領被打死而痛恨新四軍的顧祝同,6日下令把項英的部隊「徹底加以肅清」。皖南事變就這樣爆發了。

慌張的項英發了一封又一封電報給延安,要毛向國民黨交涉停火,但毛毫無動靜。到了9日,新四軍江北指揮部劉少奇電毛談起項英的情況,毛才回電說他什麼情況也不知道,5日以後就沒有得到過項英的電報:「得葉『挺』、項5日報告,他們4日夜間開動,5日晨到太平、涇縣間,此後即不明了。」

1月6日到9日,是國民黨軍圍殲項英部最激烈的四天,毛沒接到過項英的電報?在這些日子裡,項英的電台不斷發出求救電訊,劉少奇都收到了,獨獨毛沒收到?真是沒收到,為什麼不設法恢復聯繫?在這樣重要的時刻?

毛的電台似乎總在關鍵時刻合著他的心思出故障。西安事變時,他也聲稱沒收到莫斯科要他協助釋放蔣介石的指令。現在他又稱沒收到項英向他求救的一連串電報。毫無疑問,毛不想為新四軍解圍,毛要蔣介石殲滅他們。這樣莫斯科才可能批准他打全面內戰。同時,他也可以一箭雙鵰,除掉項英這個心腹之患。

在收到劉少奇1月9日發給毛的電報後,毛的電台奇蹟般恢復運作了。10日,新四軍總部報告毛:「支持4日夜之自衛戰鬥,今已瀕絕境,幹部全部均已準備犧牲。」「請以黨中央及恩來名義,速向蔣、顧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脅,要顧撤圍,或可挽救。」然而,毛仍舊一動不動。

10日那天,項英自己給蔣介石打了封電報,懇求蔣撤圍。這封電報他再次發給毛轉,毛又再次把它壓了下來。毛對周恩來說,項英的這封電報比前一封「立場更壞」,「此電決不能交,故未轉你處。」

11日晚間,周恩來在重慶開酒會,慶祝《新華日報》三周年。毛澤東關於新四軍總部被圍攻的電報這時姍姍來到,由周對慶祝會上的人宣布。但就是這份電報也不是叫周恩來向國民黨交涉停火,而只是泛泛的情況通報。

遲至12日毛才讓周「向國民黨提出嚴重交涉,即日撤圍」。但毛故意降低了形勢的嚴重性、緊急性,用「據云尚可固守七天」的謊言替代新四軍總部早已報告的「今已瀕絕境」。周恩來在13日才向國民黨提出抗議。蔣介石已經在前一天主動下令停止攻擊了。

就在13日這一天,毛突然活躍起來,叫周恩來「向全國呼籲求援」。他命令部隊:「軍事上立即準備大舉反攻。」「已不是增兵威脅問題,而是如何推翻蔣介石統治問題。」「一下決心,就要打到四川去,打到底。」

如前所說,毛的最主要目的是促斯大林出兵。1月15日周恩來去見蘇聯大使潘友新,說中共急需蘇聯的拯救。潘潑了他一頭冷水。潘在他的只給蘇聯高層看的回憶錄裡指出,他當時就懷疑皖南事變是毛澤東有意送項英去死,而周恩來不斷向他撒謊。比如,周對潘謊說新四軍總部同延安的電訊聯繫是13日下午斷的,跟毛撒的謊,即6日到9日斷的,對不上號。顯然周明白毛的版本不能說給蘇聯人聽,他們一聽就會知道是撒謊。

毛不滿意潘友新,直接向莫斯科呼籲懇求,用蘇聯人的話說是發了「一封又一封歇斯底里的電報」。毛說蔣介石的計劃是全殲新四軍,然後消滅八路軍,然後「摧毀中國共產黨」,「我們有被斬盡殺絕的危險。」說來說去,就是要斯大林幫助他打全面內戰。特別要求「呈交斯大林同志,使他能夠估量中國形勢,考慮能否給我們具體的軍事援助。」這裡的「軍事援助」, 指的不僅是軍火資金,而且是出兵。

毛硬要把莫斯科拉進中國打仗,使斯大林大為不快。1月21日在列寧忌辰紀念儀式上,斯大林以新四軍軍長葉挺暗喻毛。斯大林稱葉為「一個不守紀律的打游擊的,」「查查看『皖南事變』是不是他挑起的。我們也有些打游擊的,人是好人,但我們不得不把他們槍斃掉,就是因為他們不守紀律。」季米特洛夫再次警告毛,口氣比以前更堅決:「不要挑起破裂」。

毛固然沒能挑起全面內戰,但他贏得了一系列勝利。首先是他的宿敵項英死了。項英在蔣介石下令停火後逃了出來,3月14日深夜,在一個山洞裡睡覺時,被副官開槍打死。

還在項英剛剛擺脫國民黨的包圍圈時,毛澤東就迫不及待地以中央名義發決定,給項英冠以種種罪名,把皖南事變說成是他的罪過,影射項英是內奸:「此次失敗,乃項、袁『國平』一貫機會主義領導的結果」。

毛的第二個勝利是蔣介石因為害怕大打內戰,在蘇聯和美國的壓力下,允許新四軍留在長江流域。

蘇聯的崔可夫將軍威脅蔣,蘇聯可能會停止提供軍火。美國的羅斯福總統也跟斯大林一樣,想要中國牽制日本,把日本陷在這個大泥沼中,不希望中國發生內戰。皖南事變時,美國媒體報導,華盛頓打算把美國準備給蔣的五千萬美金貸款掛起來,等中國不打內戰了再說。

迫於一系列國際上的壓力,皖南事變後,蔣在1月29日叫他駐蘇聯大使請克里姆林宮調停,也就是說讓蘇聯人出價,問他們到底要什麼。蘇聯人要蔣介石讓新四軍留在長江流域,中共奪取的別的地盤也都照樣不動,蔣介石一一答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