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英加回擊大外宣 溫家寶諷習遭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4月19日,星期一。

今天關注的焦點:中國總人口恐現負增長,專家籲開放生育,網民翻臉;官媒炒作寒門博士「正能量」,百姓斥政府失職;溫家寶發文被禁,疑諷刺當局招習不滿;香港升級洗腦教育,港人仍不屈服、爭自由;仿美抗中共,英、加回擊大外宣。

中國總人口恐負增長 專家籲開放生育 網民翻臉

首先,我們來說一說中國人口的嚴峻形勢。

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從2016年至2020年,中國的年出生人口出現五連降,其中2020年的新生兒一共才1,003.5萬,是1949年以來的新低。而日前,有專家再次呼籲當局全面開放生育,不然後果很嚴重。

根據陸媒「第一財經」報導,中國人口專家、廣東省人口發展研究院院長董玉整指出,照目前的趨勢,年出生人口很可能在「十四五」期間跌破1,000萬。

他說,「作為一個14億人口的大國,一年的出生人口數量如果不到1,000萬的話,這是一個什麼比例?分到31個省份,每個省才多少數量?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用不了幾年,我們的總人口數量就可能出現負增長。」

董玉整建議,北京當局不應該跟「擠牙膏」一樣,今年開放三胎、明年開放四胎,而是應該直接全面放開生育、而且要「越快越好」,因為「現在形勢已經很嚴峻了,人口發展一旦出現大的趨勢性問題後,就很難逆轉了。」

但是,如果中共真開放生育了,民眾就願意生嗎?

董玉整承認,現在不想生育的人愈來愈多,但與其說「不想生」,實際上是育兒成本太高、生活壓力太大,很多人「不敢生」。

近期,有一位東北的女士就錄製了一段視頻,打臉專家們提倡放寬生育的政策。

很多網民都留言說,這位女士是話糙理不糙。中共當年實行嚴厲計劃生育,殺害無數小生命,現在韭菜不夠割了,又要求多生。這體現了他們利用民眾滿足自己的統治需求,根本不考慮民生。

官媒炒作寒門博士「正能量」 百姓斥政府失職

近日,還有一件事也引發人們對中共漠視老百姓的討論。

週日(18日),中科院博士黃國平的博士論文截圖在網上瘋傳,其中最受關注的,是他寫在開篇的致謝詞,其中詳細描述了他早年間的不幸。

黃國平說,他出生在一個小山坳,母親在他12歲時離家,父親在家日子不多,並在他17歲時車禍身亡。同年,照顧他的婆婆也病故。高中之前,他通過抓黃鱔、養小豬仔和出租水牛等自賺學費,但依然因為拖欠學費被老師叫出去約談,尊嚴受到打擊。

他說,記不清有多少次因為壓力太大,覺得自己快扛不下去了,只剩想要走出大山的信念支撐著。最終,他從鄉村小學走到西南大學,並在2017年獲得了中科院博士學位。

黃國平的這段經歷令人心酸,但是週一(19日),中共新華網、人民網等官媒卻把其作為所謂「正能量」的範例,廣為宣傳;還有媒體稱他拿了一手「爛牌」,卻為自己硬闢出一條路,「是青年一代的奮鬥榜樣」。

原南方報業記者劉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黃國平還算是農村孩子中的極少數幸運者,絕大多數農村孩子基本就是輟學打工。很多人把黃國平的苦難視為勵志故事,但他的苦難根源,實際上反映出底層人們生活的艱辛,以及政府對人民的漠視。而所謂正能量的說辭背後,是對政府失職的掩蓋。

一名任職政府部門、從事基層群眾工作的劉女士披露,黃國平所描述的貧困狀況,在當今中國依然十分普遍,而且更加明顯了。雖然中共宣布已經全面脫貧了,但是「那個扶貧都是數字遊戲」。

溫家寶發文被禁 疑諷當局招習不滿

除了黃國平,這兩天還有一個人也引發海內外大量的輿論關注。這個人平民出身,一度官至中共總理,卻一直被外界認為沒有實權。他就是溫家寶。

今年清明前夕,溫家寶撰寫了《我的母親》一文,並於3月25日~4月15日分四期刊登在媒體《澳門導報》上。

文章的前三篇是追憶他母親的一生,描繪了一個生活簡樸、同情窮人、不高攀官員的形象,同時也提到父親在文革期間挨批鬥。

但是,文章最受關注的是最後一篇,裡面提到母親寫給他的兩封信。一封是2003年11月擔任第一屆總理時,信中說他「沒有任何靠山」,所以「要上通、要人和,千萬記住孤樹難成林」。第二封是2007年10月擔任第二屆總理時,期望他「平平穩穩渡過五年難關」。

溫家寶說,像他這樣出身的人,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擔任總理10年,是「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常作離開的打算。

文章最後還寫道,「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那裡永遠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永遠有青春、自由、奮鬥的氣質。我為此吶喊過、奮鬥過。」

本來,這篇文章本來還沒引起那麼大的關注度。但是,它很快在微信群中被禁止分享,理由是「違反《微信公眾平台運營規範》」。這下,更多人出於好奇,從各個渠道找來一睹為快,而習當局的做法更是引發批評。

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表示,溫家寶的文章其實已經做了「自我審查」,全篇沒有提「民主」「法治」四個字。即使這樣,文章還被禁止轉發,可見當局對「民主、法治」有多麼恐懼。他們恐懼人民的權利。

也有分析認為,文章被禁是因為裡面的內容惹習近平不高興了。

自媒體「LT視界」推測,溫家寶提到「如履薄冰、如臨深淵」,是描述了在中南海工作的險惡,這讓習近平不滿。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對大紀元表示,溫家寶在位時,多次公開談論普世價值,但他當時分管經濟,意識形態和政治改革不歸他管,他沒有機會做這樣的事,所以留下一個心結。離職前,溫家寶還在呼籲中國要繼續政治體制改革,防範文革復辟、回潮。

而現在,習近平走的這條路很顯然離溫家寶的希望越來越遠,把胡溫時期極力推崇的形式上的社會基層民主也中斷了。所以,溫家寶是藉文章表達內心的不滿。

這也可能是文章被限制的原因。

與此同時,有網友回憶說,溫家寶在位時常常出現在救災第一線,樹立親民形象。當時人們批評他是「影帝」。這些人現在才知道,願意演戲要比連戲也懶得演好多了。

還有網友認為,溫家寶這次之所以引起關注,是因為胡溫時期比當下的「新時代」要好很多。雖然當時也是中共一黨專政,至少沒有定於一尊、修憲稱帝,當年SARS沒有變成世界性大瘟疫,美中沒有貿易戰,香港也沒被變成「臭港」。

香港升級洗腦教育 港人不屈服、爭自由

那麼提到香港,關注的朋友都非常擔憂,因為那裡的公民環境每況愈下。

4月15日是香港被實施《國安法》之後的首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當天,香港街頭滿目是相關的宣傳標語,讓不少人感嘆,這和大陸的城市看上去沒什麼差別了。

與此同時,很多學校被要求升中共五星旗、奏中共國歌。一張活動照片更是引發了廣泛的爭議。

照片顯示,一名學生在警察學院公開展示的模擬地鐵車廂中,手持塑料假槍指向同伴。這讓不少人聯想到2019年8月31日,港警在地鐵太子站製造的暴力襲擊乘客慘案。

但是在惡劣的環境下,香港人依然沒有放棄、妥協,他們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就像黑暗中透出的一束光。

日前,香港大學學生會給校長張翔寫了一封公開信,譴責張翔「身為港大之首,卻串通各資助大學校長,掛國家安全為幌子,行政府任務為實」。說的是張翔與港府教育局討論在校園推行國安法,包括必修國安教育課程。

學生會還批評,香港大學貴為香港一個頂尖學府,應不受政治左右,維護學生獨立自主,但校方卻向政權折腰,甘作傀儡,扼殺學術。

這讓中共氣得夠嗆,黨媒《人民日報》18日立馬發表批鬥文章,最後還警告學生會會長稱,「等待反中亂港分子的只有監牢和手銬。」

與此同時,香港支聯會祕書蔡耀昌在4月18日受訪時表示,雖然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因被控參與未經批准集會,遭判入獄14個月,但是他們將堅持舉辦今年的「六四」相關活動。

支聯會將在本月根據「公安條例」向港府申請不反對通知書,預計5月中會有結果。

蔡耀昌強調,他希望警方明白和理解香港人遊行集會的基本權利,希望警方依據國際人權準則和香港憲制去做出決定。

仿美抗中共 英加回擊大外宣

中共在大陸和香港的洗腦宣傳步步升級,但其在海外開展的「大外宣」行動,卻節節敗退。

週一(19日),根據英國《泰晤士報》的報導,英國將在下個月舉行女王演講。屆時,英國首相約翰遜將會提出一份新的法案,專門針對來自中共和俄羅斯的間諜活動。

文章報導,這項法案是效仿美國和澳洲現已施行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要求代表外國政府、官員和政黨工作的個人都必須在司法部註冊,並定期提交活動報告,包括說客、顧問和公共關係領域的人。如果不登記,將會面臨法律起訴和驅逐出境。

有分析人士指出,親共媒體接受中領館經費,受其指令的中國留學生會、各華人社區的親共僑團,也都可列為外國代理人。

此前,中共官媒新華社《中國日報》、中國全球電視網CGTN等官媒在美國都曾被要求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今年二月,CGTN也被英國廣播監管機構,吊銷了廣播執照。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目前,英國等歐洲國家已經逐漸意識到,中共大搞信息戰威脅國家安全,並開始展開在意識形態方面的反擊。

上週,更有英國103位跨黨派國會議員連署致信首相約翰遜,要求英國政府就香港和新疆問題制裁中共官員。

而西方民主國家的制裁呼聲,還不止於此。

4月19日,加拿大議員提案,要求政府修改《廣播法》,意在阻止那些實施種族滅絕或獨裁國家,利用加拿大的電視廣播系統不斷宣傳自己。

發起提案的兩位加拿大議員發表聲明說,「允許侵犯人權的外國政府在加拿大電視頻道上宣傳這些虐待行為,或打擊合法的批評,和加國的值觀和自由開放的對話原則背道而馳。」

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的研究員薩拉‧庫克(Sarah Cook)認為,中共和其相關實體不惜成本控制境外媒體、展開信息戰,而中共在這場「敘事之戰」中輸了。

民調顯示,大多數西方民眾在接收到中共官方的消息來源時,普遍持懷疑態度,尤其是當報導被附上了「國家媒體」的標籤之後。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