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長期注射精神藥物 上海盧秀麗含冤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0日訊】上海市法輪功學員盧秀麗,原是一名身心健康的女士,因修煉法輪功遭普陀區中共政法委綁架勞教,先後約二十次被非法關入精神病院迫害,長期強行注射各類精神藥物,今年新年期間含冤離世。

據明慧網報導,盧秀麗信仰法輪大法,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二年中,有十六年中約二十次被非法關押入精神病院迫害,但都保持神志清楚,健康。二零一八年年末,盧秀麗被非法關押松江藍色港灣福利院,喪失記憶,精神出現混亂,於二零二一年中國新年之際,含冤離世。

盧秀麗,女,出生於一九四九年,今年72歲,家住在上海市普陀區子長小區。一九九八年,盧秀麗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前,她身患乳腺癌絕症,曾做過乳房切除手術,臉色灰暗,體乏無力。修煉法輪大法後,盧秀麗身輕體健,臉色紅潤。

那時,每年上門回訪盧秀麗的主治醫生都稱奇:與盧秀麗同期做手術的癌症病人,大都一一相繼離世,唯獨她還能如此奇蹟般健在,無需繼續尋醫、服藥、打針等治療,且不再有病痛之症,完全恢復了健康,身心愉悅。

癌症沒能奪去盧秀麗的生命,是修煉法輪功,使她重新獲得新生,所以她逢人便講自己絕處逢生的故事,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有緣人。

在長達十六年中,盧秀麗被普陀區中共政法委持續迫害,先後十次被綁架,被非法拘留、非法勞教。盧秀麗被非法關入精神病院,約二十次左右,被迫服用、注射各類精神藥物,時間長則一年多,短則四、五個月,而每每出來,都是不到一年左右,又被普陀六一零以各種名義,繼續關入精神病院迫害。

最早大約是二零零五年,盧秀麗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盧秀麗只讀了小學三、四年、頭腦單純、表達能力也比較差,但是誰都知道她完全是正常人,那時勞教所的隊長李燦都說,她很可愛,當時子長街道六一零人員徐德芳一邊迫害著她,一邊大叫「盧秀麗是好人,我沒說你們不好,你們幹嘛不配合我的工作?」六一零這個真正的非法組織,他們明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根本沒有觸犯任何法律,依然將這些好人送入監獄、勞教所當犯人,甚至送入精神病院迫害。

盧秀麗就是這樣第一次被劫持到普陀區志丹路精神病防治院。期間,院領導在無人的情況下,與她私下說,派出所那些人才是神經病,整天洶洶盯著我,你與別的精神病人不一樣,只要你在這裏「不宣傳」法輪功,我們不會把你當神經病的,你就在頂上小屋單獨待著。

但是,善良的盧秀麗給醫院精神病患者的家屬講法輪功真相,結果院方命令幾個醫生強制對盧秀麗注入不明藥物,導致她整個臉部腫脹,雙目不能睜開,不能看到東西。知情的來精神病院探望患者的家屬,非常同情盧秀麗,偷偷把手機借給她打,讓不允許離開精神病院的她,把自己在醫院遭受的折磨告訴家人。

幾乎每次將盧秀麗迫害到精神病院,都會同時逼迫盧秀麗的丈夫徐忠忠(所謂的監護人)在精神病院住院單上簽字,如果徐不答應,他們就揚言:「不簽字可以,就將你老婆關到監獄,一旦關到監獄了,她所有的養老金補貼就全部停發,你自己看著辦,還是去精神病院划得來。」徐忠忠承受不住壓力,糊裏糊塗地為了錢,矛盾中選擇了將妻子送入精神病院。

徐忠忠曾對盧秀麗說,我真的害怕,害怕抄家,害怕失去這個家。盧秀麗的女兒婚禮的當天,突然傳來母親被迫害被帶走的消息,女兒在婚禮場上不知如何面對男方家人;數年後,當女兒臨產、生下兒子的當天,在她最需要母親陪伴與照顧的時候,偏偏又再次傳來母親被迫害的消息。誰都無法想像盧秀麗的家庭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經歷過甚麼樣的心理煎熬。

盧秀麗被迫害在精神病院期間,外頭都是她手寫真相的紙幣在流傳。盧秀麗為了廣傳真相,用的都是一元紙幣,甘泉派出所的警察又氣又驚,不知道這些錢是怎麼流傳在外的。其實哪裏都有明白真相而願意默默支持法輪功學員的善良人。

據盧秀麗說,有個擺地攤賣書的小販,幫助盧秀麗免費發放《九評共產黨》的書籍,過段時間後,再看到他時,他對盧秀麗說,我得福報了,我已經不用擺地攤了,我現在開了個書店,書更多了。

盧秀麗說過件神奇的事,在她關在精神病院期間,有個神經病已經昏迷不醒,盧秀麗告訴患者家屬一直對著患者耳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家屬照做後,患者沒多久後就甦醒過來。患者自己也學會了念九字真言,現在這個精神病患者已經康復,並結婚生子了。他們全家都非常感激大法師父的救度。

還有一次,有個男士在路邊自言自語,要是我能把煙戒掉就好了,太痛苦了,就是戒不掉。盧秀麗正好聽到,就告訴他,你「三退」就行,神會幫你的。那位男士半信半疑,最後他同意退了,還明白了大法真相,知道念九字真言。事後,盧秀麗把這事都忘了,一次在路上走,這個男士在後頭追她,他說,太神了,太神了,我真的能把煙戒掉了,我真的能把煙戒掉了,謝謝你。盧秀麗說,謝謝大法師父吧,不用謝我,一定要多念九字真言,多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啊!

在普陀區子長小區附近的小商販、菜市場、拉摩的司機,很多人都知道盧秀麗是法輪功弟子,有的看到她就喊「法輪大法好」,有的暗地保護她、一看不到她,就開始擔心她是否又「出事」了。

據盧秀麗身邊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說,一次路上偶遇盧秀麗,這位法輪功學員正在和一個路人說話,盧秀麗把她拉向一邊,小聲問:「給他弘法過了嗎?」回答:「還沒。」盧秀麗立刻上前,告訴對方法輪功真相,面色有點怕生、羞澀,但很純樸、可愛,盧秀麗就是這樣一個非常單純,甚麼都寫在臉上的人。

由於盧秀麗經常外出講真相、發資料,自然也會經常碰到外省的、本市別區的、新入門的(不認識其他老弟子的)法輪功學員,也會有認識盧秀麗之後走入大法修煉的新學員,這成了當地六一零最頭痛的事,把盧秀麗視為眼中釘,認為她一直在「擴大勢力範圍」在給他們找麻煩。

比如,他們得知本地一位新的法輪功學員,會非常緊張的問,認識盧秀麗嗎?是她帶你入門的嗎?誰教你煉的,是不是她?或者他們會叮囑其他一些法輪功學員,不要理睬盧秀麗。面對盧秀麗近十六年來接連不斷的被非法關押到精神病院,他們非但沒有同情心,反而感到不解恨,敵視她、排斥她。

二零一八年年末,盧秀麗從上海普陀區精神病防治院出來,本以為可以正常生活與修煉了,卻突然又被送入另一個離家相當遙遠的郊區──松江區的藍色港灣福利院。

據盧秀麗身邊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說,之前每次去盧秀麗家附近的普陀區精神病防治院看望她時,她總是會渴望得到師父講法的MP3,一直不忘堅持修煉,頭腦清楚、思路清晰。但是在松江藍色港灣福利院探望她時,她已被迫害致神志不清,胡言亂語,神情呆滯,思路混亂,唯一能表達的就是很想出去,渴望師尊快點回國。而那時,惡人已傳話出來,說甚麼盧秀麗的同修再也不會找到她了,直到她死去。

二零一九年春,盧秀麗有幸從松江藍色港灣福利院出來,已被迫害的不能自己燒飯、洗衣,神志也不清了,她對發生的事全然忘記,嘴裏有時喃喃自語,我現在已經像常人了。而據松江藍色港灣福利院的護工表述,盧秀麗剛送來的時候挺好的,能與他們正常溝通,後來越來越不正常了。

那麼,在那裏到底發生了甚麼,由於盧秀麗已喪失記憶,也就無法追查原因,也沒法知道。盧秀麗在被關藍色港灣福利院期間,所服用的精神藥物與原先在普陀區精神病防治院所服用的藥物有何等區別?暫無法查證。

畢竟盧秀麗在原先的精神病醫院持續近十四年的被迫服用精神藥物,直到二零一八年十一月,盧秀麗最後離開這家醫院時,頭腦是清醒的,能與人正常溝通,生活也可以自理,還智慧的將自己並未獲得自由、將要被轉送入松江藍色港灣福利院的消息傳出來,希望得到各界人士的援助。

松江藍色港灣福利院,並不是一個甚麼普普通通的養老福利院,其設施遠不比盧秀麗先前被關的精神病防治院,是一家私立醫院。盧秀麗與近百名精神病患者被關在一間大房間,大房間外有活動區域,但是整個區域都被一個大網鐵絲包圍,沒有鑰匙是爬都爬不出去、鑽也鑽不出去的。

那裏,夜間在大房間睡著時,口袋裏的錢會被偷,床邊櫃上不能擺放任何水果、酸奶等物品,因為精神病患者人數非常多,兩、三個護工,根本管理不了近百來個人,他們互相之間都會偷盜。每個精神病患者一張很小的床,一個帶鎖的小櫃子,全被鎖上,以防偷盜。那邊的工作人員表示,只有家裏不要的人才會被關到這樣的地方,到這裏就是等死的,一般不會再出去了。

盧秀麗在那邊是幾乎看不到甚麼精神病患者家屬的,她也就無法借用他們的手機與外界聯繫了。而且一旦有法輪功學員去那邊看望她,消息很快會被普陀六一零知曉,盧秀麗已失去修煉的自由,卻依然處在嚴密被監視、被管制之中。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盧秀麗的丈夫徐忠忠病危送入醫院,不久後離世。而此期間,盧秀麗再次被送入松江藍色港灣福利院。僅僅兩、三個月後,大概就是二零二一年新年之際,傳出盧秀麗已悄然離世的消息。可是最後見到盧秀麗的人都說,盧秀麗身體非常健康。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二十次被關入精神病院 上海盧秀麗含冤離世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