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銅錢竟砸掉了烏紗帽 秀才做了什麼事?

嫣華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0日訊】銅錢在古代是面值最小的貨幣,一枚小小的銅錢怎麼會砸掉一頂烏紗帽呢?這話聽起來很不可思議,這個秀才到底做了什麼事?

乾隆年間,南昌地區有一位秀才,因為父親在國子監擔任國子助教一職,所以他隨著父親赴任而移居京師。

不久秀才以國子監舍生(相當於太學生)的身分進入謄錄館,經過殿試後,又以優秀的成績獲選,隨即被任命到江蘇常熟擔任縣尉(縣尉為輔佐縣令的官吏)。

十年苦讀,一朝終於獲得功名;雖然只是一名小官,不過萬丈高樓平地起,錦繡前程似乎已在他面前展開;可以想見這名準縣尉是如何的志得意滿了,隨即他抱著愉快的心情整裝趕赴江蘇。

到了江蘇之後,依照慣例,這位準縣尉秀才必須得先投上名刺去拜謁自己的頂頭上司──江蘇巡撫。第一次去沒見著巡撫,隔天他又去了,還是沒見著;結果一連九次的拜謁都無法見到巡撫一面。

一連九次下來,院內的巡捕們對秀才都已經很熟悉了。

秀才私下向巡捕打聽巡撫大人的名諱,試著想了解為何他九次拜謁都不能得見。

巡捕:「巡撫大人姓湯名斌,號潛庵;他是一位清正廉明的好官,人們大都尊稱他為湯公。」

至於為什麼秀才九次拜謁都不能得見,巡捕也說不上來;謝過巡捕後,走出巡撫府,秀才邊走邊想,任憑他怎麼搜腸刮肚也想不出曾經認識這位湯公,更不用說得罪過他了。

一生清正廉明的清朝官員湯斌。(公有領域)

未上任就被撤職 這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心情相當沮喪,畢竟準上司得罪不得,秀才還是耐著性子,第十次又來拜謁巡撫了。

這次沒等他開口,巡捕就自動進去跟巡撫報告;隨後巡捕走出來,傳達了巡撫的命令。

巡捕:「巡撫大人的命令下來了,他要你不必赴任了!」

秀才驚得目瞪口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巡捕:「巡撫大人說,你的名字已被列入彈劾名單中了!」

一時摸不著頭緒的秀才問道:「那巡撫大人可曾說,我因何事被彈劾?」

巡捕:「就一個字『貪』!」

秀才急著辯解道:「慢著!我至今尚未上任,也未曾做過一官半職,何來的『貪』呢?其中必定有誤會,我想當面和巡撫大人澄清!」

巡捕示意秀才稍安勿躁,於是又入內向巡撫稟報;不久又出來傳達巡撫的命令。

巡捕:「巡撫大人說,你不記得昔日那書肆中,一枚錢幣的事了嗎?」

聽到這話秀才驚訝萬分,當年在京師書店中的那一幕,在他的腦海中瞬間重新上演。

那天,秀才偶然路過延壽寺街,看見書肆中有一少年,手上拿了一本《呂氏春秋》正在數錢打算付帳購買,但不小滑落了一個錢幣,只聽清脆一聲響,顯然錢幣己滾落地面了。少年隨著聲音尋找,卻怎麼也沒找到,只好悵然離去。

原來那枚錢幣滾落到秀才的腳邊,秀才立刻用腳把它踩住,不動聲色地假裝站在那裡好像在看書一樣,等少年離去後,他再偷偷把錢幣揀起揣進兜裡。

秀才正暗暗竊竊獲得這意外的小錢,嘴角泛起一絲微笑(當時一兩銀子大約等於人民幣660.8元,可兌換1,000個銅錢,一個銅錢的面值應小於現在的人民幣1元)。

待他轉過頭來時,看見一名衣著樸實、儒者模樣的老翁走到他身邊,禮貌地跟他聊了幾句,又問了他的姓氏名字,然後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離開。

一枚銅錢砸掉烏紗帽

看到秀才愕在那裡,巡捕繼續往下,一口氣傳達完巡撫的話:「你當秀才時,就早已視一錢如命了!如今如果僥倖作了地方官,你能不中飽私囊、偷油抹水,成為烏紗帽下的劫匪嗎?請即刻解印歸去,別搞得一路悲哭難過才是!」

這話真如五雷轟頂!這段時間以來,秀才真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就這麼小小的動作竟然讓那個老翁看到了,而無巧不成書的是,老翁竟然是江蘇巡撫!這下真是欲哭無淚,竟因貪圖一枚小小的銅錢,丟失了自己的大好前程;看來仕途無望了,於是慚愧萬分地解印罷官而去。

這篇故事被清朝的沈起鳳寫在《諧鐸》一書中;沈起鳳在文末寫道,還沒上任就被彈劾,純屬世間罕見;希望這個故事能讓那些不謹慎一己細微言行的人,作為借鑑警惕之用。

沈起鳳又調侃地寫著,這個「錢神」似乎能變化百千億萬身,造成種種誘惑人心,讓人失算的情況,千萬別認為只是一個銅錢而已,微不足道。涓涓水漏如不加以堵塞,即成大江大河;星星之火如不撲滅,即成燎原巨災。

沈起鳳繼續寫道:「吾願飭簋者,自一錢始。」(「簋」和「簠」都是古代祭祀時盛放黍稷的祭器,借指禮儀和法紀。)作者希望整飭官場的禮儀法紀,就要像湯斌那樣,從一文錢開始。@

(事據清.沈起鳳《諧鐸》)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