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川普「非常嚴肅」考慮2024年再次競選總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1日訊】【今日點擊】(4064-2)

提要
川普「非常嚴肅」考慮2024年再次競選總統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昨天,今天是20日,在19日的晚上,川普接受了福克斯新聞網的名嘴,那個人叫漢尼提,一個小時的電視專訪。漢尼提是到了這個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是在海湖莊園裡面當時採訪的錄像。這應該是川普在1月20日離開白宮之後,公開接受媒體專訪的那麼一個氛圍那麼一個環境。這是正式公開接受的,他不像在二月底的時候,在二月底他曾經接受過Newsmax的專訪,但是他當時是在保守黨的會議上,沒有一個正式露面。所以昨天那個是正式露面,專訪之後,在這個福克斯放了一個小時。

川普「非常嚴肅」考慮2024年再次競選總統

裡面大篇幅的討論了,有關川普對現在拜登政府的所作所為的態度,以及這個川普對未來共和黨當中,他如何看待共和黨未來,跟他與共和黨之間的關係。我眼睛裡基本那些都是一種,只能說是一種政治話題,我個人只能說認為這是一種政治話題。但是呢裡面幾個關鍵的問題,第一個,他談到,2022年美國的明年的國會選舉,眾議院跟參議院,川普願意竭盡全力協助共和黨,奪回眾參兩院的多數席位,福克斯新聞網也把重點放在這兒。所以他認為,在眾議院它可能會超過現在的,就是超過現在的民主黨人十多票甚至二十票。也就是說眾議院,共和黨有機會在他的領導下,共和黨有機會全面獲得多數黨。

在參議院,他的信心似乎又更足,他認為在參議院,他可以完全占據多數。所以參眾兩院,他認為在明年二月,明年的選舉當中,如果有機會奪回整個多數的黨席位之後,他川普不否認,將會競爭2024年美國的總統選舉。這是他比較明確的談到這個問題,但是他沒有完全答覆。他沒有完全答覆的概念是說,他講說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法律問題,他大概原話,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法律問題。所以呢他覺得有點太快,說我現在2021年去談2024年的總統選舉,對於我來講太快。但是呢我知道在社會的層面,人們在討論這個問題,他說我呢也非常嚴肅認真的在思考是不是2024年競選美國總統。

那這個說法,其實反過來去應對了在上個星期六,在海湖莊園,川普跟蓬佩奧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場合當中。這是自1月6日之後,川普第一次跟蓬佩奧出現在同一個場合。蓬佩奧是美國2024年總統競爭者當中,最直率表達的人。他在1月20日離開美國政府之後,就標出了有關選舉的日子,這個我們跟大家講述過了。
所以我以為,川普跟蓬佩奧兩個人的優勢就是重疊的,川普如果選,自然跟蓬佩奧直接衝突。所以就意味著蓬佩奧要不然退出,要不然兩個人面對面競爭,川普的票就是蓬佩奧的票,蓬佩奧的票就是川普的票,第一個。

第二個,蓬佩奧也並沒有表達說,你川普要去競選的話,我就不競選,蓬佩奧沒說這話。而另外一個就是,川普對2020年的美國大選的結果,我以為他其實依然不是很接受,可以這麼講,依然不是很接受。他甚至認為,這個結果可能隨時會發生更改。今天是20日,22日在亞利桑那州的阿里多德縣要進行審計,那現在隨著時間的推進呢,審計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完成。它的嚴重性在哪裡呢?最新的消息,Facebook的老闆扎克伯格,在去年美國大選的時候,大概在去年的7、8月分,他成立了一個非政府組織,分別向亞利桑那、佐治亞、內華達、密西根、賓州,還有一個州,大概一共拿出了五億多到六億美元的贊助款項。

而這一種贊助款項呢,他只贊助那些在選舉委員會,就是各縣的選舉委員會,或者監事會這樣的政府機構,與大選有關的政府機構。而這筆錢是私人資金,他註冊的是非政府組織,或者說非營利組織,所以有著一種善款的意思。因為是來自於捐助,但是這個錢,在美國的法律的背景之下呢,是可以不向公眾公布誰拿走了這筆錢,同時也不向公眾公布誰接受了這筆錢。所以就變成這個錢他去拿出去了,因為小扎的那個公司必須要報稅的,所以它是一個公共資訊的問題。那個錢拿出去了,但誰拿走,不知道;拿走錢的那個機構那個人,怎麼分的這個錢,怎麼用的這個錢,沒說,似乎美國法律有這樣的保護條款。我覺得挺荒謬的,但是它又很真實。

所以在馬里科帕縣呢,就是在這個亞利桑那州這個最大的縣,他們拿走了三百萬,是縣監事委拿走的。這個監事委,是主管這個縣的整個投票的一切的規章制度和監管的一切。而馬里科帕縣呢,是有210萬張選票,是亞利桑那的諸縣當中的最大的一個縣,是全美國第四大縣,占據了亞利桑那州的投票的60%。而在亞利桑那本身是紅州,是共和黨州,可是在整個縣整個州的選舉當中,川普贏掉了所有的縣,只輸掉了馬里科帕縣。但馬里科帕縣占據的票數大,所以川普就輸掉了亞利桑那州,大概14張選舉人票。而這個得票是多少呢,拜登在這個縣得的票數,是4年前這個希拉里得票數的兩倍,那票怎麼來的不知道。而事情發生呢是發生在13日晚上,8點半之後出現了大逆轉,故事就成了這個故事。

所以那當然,它這個亞利桑那州的參議院都是共和黨人,他當然不幹了,他就質疑這個縣的監事委,監事委人家說我們都是公平的。但所有有關選票、所有選舉,你參議院沒有權利干涉,弄成這個了。法律是制定給那些擁有道德約束的人,對不對。所以很簡單,在小扎的眼睛裡,他花了300萬,他花了300萬,把川普在整個亞利桑那州給幹掉了,喀嚓了。在佐治亞州有著類似,佐治亞州的州務卿,拿走了600萬捐款,然後他沒解釋這錢上哪兒去了。而恰恰是這些人,在有關審計的問題上,他們竭盡全力去阻止現在在亞利桑那州和佐治亞州的審計。

所以當這樣的消息,我們把這些消息給和在一起的時候,我相信朋友大概知道故事了。美國的選舉法律和相關的規則,它都建立在比較道德的基礎上。其實這個社會是被不道德的人,沒有道德約束的魔鬼在統治著世界。類似魔鬼的這些生靈,在摧毀羞辱著人們對道德的堅守,其中最主要的成分,就是在誠信的基礎上。所以在這麼一個背書之下,我突然意識到,你知道扎克曾經很激烈的在參議院和眾議院作證的時候,去抨擊過中共。扎克抨擊中共的時間,跟扎克拿出了這筆錢,去在幾個搖擺州,去用錢買斷這些選舉委員會的成員,是一個時間。

也就是說,如果你把這樣的事情連在一起的話,你會發覺在扎克的背後,就是去贊助這些搖擺州的選舉委員會,從而甚至左右了選舉結果,選舉結果出現了人們目瞪口呆的結果,跟扎克表面上去反共的時間是在一起的,是在一起的。意思很簡單,扎克背後的因素,在左右著美國大選的因素,有可能是與中共有關。因為扎克在反共的言論,只在那一個時間點上,一個時間段上突然出現,然後就消失了,他是一種自我掩蓋的手段跟方法。當然說濤哥你這只是分析,那當然,這是沒錯的,因為從時間的流失上,是這麼一個前後的過程。

那好這一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