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溫哥華海底撈裝攝像頭 信息傳回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1日訊】  今天是4月20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溫哥華海底撈裝60個監控攝像頭,信號直接送中國,中共社會信用體系危害世界;法醫結論國會山警察自然死亡。

溫哥華海底撈被曝光,裝大量攝像頭,引發其作用和對加拿大法律、人權、隱私的擔憂。另外國會山死亡警察的法醫檢查結果已經出來,意味著什麼。

一、在加拿大吃飯也被監控

據Sunday Guardian報導,海底撈一家加拿大溫哥華分店的經理潘某承認,他的店在海底撈總部的要求下,安裝了六十多個監控攝像頭。他的店有30張桌子,每張桌子安排了兩個監控攝像頭。

潘某說是作為中國社會信用體系的一部分,主要目的是懲罰有沒有照公司標準操作的員工並「追蹤人」。當問到為什麼的時候,潘說這是機密。不過他說這和社會信用體系以及國家安全有關。

這裡有兩個問題:1)公司在加拿大操作,是否應該按照加拿大的基本法律保障員工的基本權利,這個操作是否違反加拿大法律?2)實際監控和收集到的當然不只是員工信息,也包括顧客的信息,收集這些信息並送回中國是否違法?

距海底撈新店步行距離內,就是華為為臨時安排支援孟晚舟的員工租用的房子。到孟晚舟住的豪宅和中領館都不到10分鐘,這可能沒有關係,但也可能有。

現在的問題是:

1.  收集這些信息幹什麼?媒體報導認為是中國的社會信用系統的一部分,這很難說服人,因為針對員工的評價完全可以在分店這一級完成,監控錄像屬於初級原始信息,不必要送回國內。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作為中國社會信用系統擴展到全世界的和中國有關的企業和個人,這本身就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2. 這些監控信息傳回國內給誰了?如果是總部,那就不是機密,如果是國安或其它情報機構,我不會吃驚。

海底撈屬於民企,但這不重要,因為沒有一個民企能拒絕中共的要求,沒有例外,再說國企也能披上民企的外衣,鳳凰衛視和華為都自稱是民企呢。即使真的是公司要做的,國安拿去也是輕而易舉的。

早在2005年前,據逃亡海外的中共特工郝鳳軍說,外企網絡公司,國安公安去拿數據,沒有拒絕的,雅虎只是香港公司被曝光了而已。外企都這樣,國內私企更不用說了。馬雲多牛啊,還不是說整就整了?

3. 這樣做有沒有違反加拿大的相關法律?或者根本就沒有這類法律,因為以前從來沒有這種事,也沒有其它國家會這麼做的。

海底撈被曝光了,還有多少沒有被曝光的?加拿大有,美國當然有,歐洲也不會落後,問題是有多少?有沒有相應的法律管轄?

美國的大城市,如洛杉磯、舊金山、紐約,有多少中共國企私企的分支在美國提供對公眾服務的,如餐飲業,當然還有很多其它服務業的,有多少在顧客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收集了個人信息傳到中國去的?

洛杉磯和紐約還有不少中餐館,是中共海外活動基地,包括收集情報和各種活動的指揮中心。早在2008年紐約法拉盛攻擊法輪功事件中就暴露了好幾個這類窩點。

美國在川普(特朗普)時期開始關注中共對美國滲透問題,但重點還是在間諜活動上,包括盜竊知識產權,後期開始關注大外宣和統戰。但對這種無聲無息滲入美加社會,破壞美加法律,改變美加社會運作,公開收集美加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無論是關注度還是對應措施都還遠遠不夠。

而中共的治理手段,如這個社會信用體系直接應用到其它國家,這就是中共模式的入侵了。這更嚴重。而媒體對英屬哥倫比亞勞工局的提問被推到下級辦事人員,也就是完全沒有當回事。而加拿大總理辦公室也沒有回應記者問題。

二、國會山死亡警察的法醫檢查結果

法醫鑒定國會警察Brian Sicknick是自然死亡,這可以是自身健康狀況,也可以是突發疾病,而和外力無關,也就是和國會山衝擊事件無關。

《紐時》原來報導是說被衝擊者用滅火器打傷頭部,而檢方則指控兩名衝擊者噴灑某種化學品,但屍檢沒有發現化學品或對化學物質過敏,也沒有發現任何內外傷。

這使得「國會山致命騷亂」的說法不攻自破,因為左派所說的致命的衝擊,必須要有犧牲者,才能算致命,而他們指的從來就是這位警察,而不是愛詩麗-巴比特Ashli Babbitt。

檢方已經決定不起訴打死巴比特的警察。和弗洛伊德相比,巴比特是個白人,而且是保守派。這就足夠了。對她沒有什麼司法正義,也不會有媒體再去關注了。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