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知名人士回顧四二五 敬佩法輪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2日訊】1999年4月25號,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當時中共將這次和平落幕的「四二五」上訪當作了鎮壓的理由,也使很多民眾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時間過去了22年,人們是怎樣看待「四二五」,又是怎樣看待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我們採訪了幾位知名人士

1999年4月25號,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為了維護信仰自由,自發到北京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這次上訪和平落幕,被譽為中國上訪史上「規模最大、最理性平和」的上訪。

當時,遇羅文正在北京。

旅美作家遇羅文:「我那時候正在北京,我知道這件事。我們當時對法輪功很敬佩,覺得他們特別有組織紀律性,而且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手段。」

當時的中國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遇羅文也親眼目睹很多身體不好的鄰居,因為煉功變得精神煥發。

遇羅文:「對我們影響也挺大,當時我們覺得這總算是一件好事,就是利國利民的一件好事。」

4月27號,國務院信訪局的負責人對新華社表示,「對煉功健身活動政府從來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顯示「四 ‧二五」是合法上訪。但三個月後,中共卻開始鎮壓法輪功。並炮製了「天安門自焚」等事件,宣傳抹黑法輪功。

Stephanie Liu的父輩是紅軍,新四軍。

紐約大學醫學院亞裔健康中心助理研究員Stephanie Liu:「以前在中國的時候,那時候不知道真相,但是我依稀的記著,最初的時候法輪功人人都在修煉,中央領導也在修煉,名聲挺好的。但忽然就出現了這種鎮壓。」

旅美經濟學者鄭旭光當時也覺得很意外。

旅美經濟學者鄭旭光:「因為似乎在之前的時候,還是一個可以被中共允許的,一個養生、或者說健身這麼一個團體吧。九十年代的時候整個,因為89(六四)事件死了很多人,大家都很害怕。很多人包括一些知識分子呀,老幹部啊,他們就覺得修身養性,煉功總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沒想到這個也碰到了黨國的禁忌。」

很多接觸過法輪功人都覺得,中共鎮壓的理由很不充分。

遇羅文:「那時候好多人都在調侃,開玩笑就說,如果你要那麼定的話,那足協也可以算是邪教。其實真正的邪教那是中共,但是沒人敢說,當時,但是心裡邊都心照不宣。所以私下都在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但是對從沒接觸過法輪功的人來說,政府鋪天蓋地的打壓宣傳,使他們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

Stephanie Liu:「當時我也沒有深入去了解,後來以為自焚哪,天安門事件還真以為是真的。但是來到美國,我是20年前來到美國,就了解真相了。這是非常大的一個錯誤,為什麼要鎮壓一個,這些人都是和平的,而且是練身體的。所以我特理解他們為什麼反抗。因為你要鎮壓我,我會問,我做錯了什麼?我沒有做錯什麼。我師父教我真善忍,真善忍還有錯嗎?」

「四二五」上訪已經過去了22年,為什麼中共要鎮壓法輪功?很多人看清了中共的邏輯。

鄭旭光:「因為(中共)它是要求的就是,要假裝我們是生活在一個現代的,有法制還有民主形式,有言論自由的,有聯合國憲章說的那些公民權利的一個國家。你公民要和這個當局一起來假裝這件事情是真實存在。但是如果說一旦用你的行動挑戰了這種虛假的現象的話,它就不能夠再容忍。」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它答應什麼宗教自由、信仰自由、什麼自由。最後它自己推翻自己的法律。我們也一樣,我們按照『一國兩制』在香港做的事情,一點都沒有犯法,怎麼知道中共自己推翻自己這套東西。共產黨這套東西就是問題。」

在「四二五」上訪22週年之際,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仍然堅持向人們傳遞真相,呼籲善良的人們看清中共,共同制止迫害。

採訪/秦雪 編輯/尚燕 後製/郭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