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任重道:中共推數字貨幣 目的打擊美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3日訊】上週創下6.4萬美元歷史新高的數字貨幣比特幣,18日卻現崩盤式暴跌,跌破52,000美元/枚,目前已有近50萬人爆倉。研究員任重道指出,比特幣已不是貨幣了,而是一種賭博。那些利益集團,還有中共、朝鮮,俄羅斯、伊朗等國家,都在背後起著作用,所以比特幣大漲或大跌隨時都可能發生。他直言,中共與香港的金管局進行跨境測試,意味著它已經開始向國際伸出了它的觸角,中共稱下一步和很多國家的央行建立「數字貨幣橋」,以便不斷的推出數字人民幣,目地就是想打倒美元。

比特幣沒有信用支撐是較大的問題

獨立智庫天鈞政經研究員任重道4月21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貨幣一直是由國家和政府來發行,而比特幣的發行比較獨特。他說,幾千年來人類的貨幣有這樣一個歷史,之前人們甚至是用一些貝殼來交換,還有以一些金銀及銅鐵作為貨幣。「嚴格來說,現在的貨幣不叫做貨幣,叫做銀行券,性質可以說是信用劵,就是用國家的信用然後去發行貨幣。其實真正的貨幣是金和銀。之前在古代的時候,人們沒有這個貨幣,就是說靠著這些信用,像中國古代的徽商、晉商是用信用來經營,那麼比特幣沒有這個信用,這就是一個比較大的問題。」


比特幣非貨幣而是賭博 大漲大跌隨時都可能發生

數字貨幣18日集體閃崩當天,以24小時漲跌幅計算,比特幣暴跌17%,近50萬人爆倉。任重道指出,比特幣現在的屬性已經不是貨幣了,而是一個適合炒作的東西,就像是人們的賭博心理,「『博一博,單車變摩托』。那麼比特幣就是適合用來賭博。可以看到無論它是大漲還是大跌,都有幾萬人或者十幾萬人,或更多的人爆倉,也就是說無論是做多還是做空,它這個雙方都在賭博,那麼它的大漲和大跌也都在情理之中了。」

近期,比特幣的變動比較大,各方面的信息較多。任重道說,有的說一些國家開始監管;有的說它那個炒作的資金開始流出,確實是這樣,本身它就是一個收割韭菜的過程。「原來那些利益集團,還有一些國家在背後,像是中共、朝鮮,俄羅斯、伊朗,這些都在背後在起著作用。(它們)把這個價格拉升上去之後,很多人的(貨幣)就會被套住,然後隨即的這樣的一個割韭菜的過程,就會使很多人傾家蕩產。所以這個比特幣它的大漲的這個過程和大跌的過程,現在隨時都可能發生的。」

比特幣為什麼會出現大跌呢?任重道認為,情緒化在主導著投資者們。「本來說都上市了,那肯定是一個利好的消息;但是這些高管們在套現,這表明他們作為比特幣交易所,他們都不看好比特幣,想趁這機會把資金落袋為安。所以這就是一個利空的消息。那人們就想是不是要出什麼大事了?這就是一個羊群效應。當一個不好的事情發生,人們就開始發生這種踩踏,都在拋售,那麼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大跌。」

中共數字人民幣在大陸鋪開之時 即比特幣被全面封殺之時

各國對加密貨幣的處理態度都不相同,有的國家,比如土耳其等國開始禁止投資加密貨幣。不過,中共央行副行長李波18日在比特幣大跌之時,卻在博鰲論壇上表示,比特幣是一種加密的資產,即可以作為另類的投資工具,但需嚴密的監管。中共為什麼和其它國家態度不一樣?

任重道指出:「其實中共要求的更多,它是希望推出它的數字人民幣,可以說當數字人民幣全面在中國鋪開的時候,就是比特幣被全面封殺的時候。因為它觸動了央行的貨幣發行權,比特幣觸動了所有國家央行控制貨幣的權力。所以各個國家都會限制比特幣。」

中共在香港開始跨境測試 意味著向國際伸出了它的觸角

「對中共來說,它的布局其實更加的深遠,它的野心更大,這個話題要鋪開,時間就很長,因為涉及到特朗普的印太戰略,還有一些中東地區的爭端。那我們簡單來說就是,可以看出來從去年4月份數字人民幣開始進行試點,那麼這一年多來它不斷的開始向外擴張,就在不久前跟香港的金管局開始跨境測試。因為原來的數字人民幣只是在境內的一個零售的場景。就是互相的一個小額交易。」

任重道說,中共現在真正開始進行跨境的測試,意味著它已經開始踏出了那一腳,開始向國際伸出了它的觸角,「那麼它下一步已經說了,和很多國家的央行建立了一個項目,叫做數字貨幣橋,這樣的話就會不斷的把它的數字人民幣推出去,目標就是美元,就包括那些極權國家都是想打倒美元。」

香港是重要的「錢袋子」 習近平會不惜一切代價拿下香港

香港在這場數字貨幣中,扮演何種角色? 任重道說,香港是一個重要的接入國際金融體系的節點,是非常重要的。在2019年就是中共的19屆四中全會之後,天鈞政經就預警,習近平要對香港下手。「因為她(香港)是一個重要的錢袋子,中共就是靠4個,就是槍桿子、刀把子、筆桿子、錢袋子,現在焦點落在了錢袋子上面。」

「錢不是萬能的,沒錢是萬萬不能的,對於習近平來說更是這樣。」任重道舉例說,2014年到2016年度期間,中國靠著對外的貨物貿易賺取了14,580億美元,但是中共央行外匯儲備的數據下降了10,000億美元,即中共近20,000萬億外匯美元沒有了,所以外流的數字很驚人。「但是香港是資金外逃的第一中轉站,包括那些習近平的政敵,還有中共的權貴們在香港都有他們的利益和資產。所以習近平一定要拿下香港,甚至不惜一切代價。這一年多來我們看到了,這個形勢急轉直下。」

目前香港「錢袋子」的作用在中共眼中仍然很大。任重道說:「因為目前包括美國和各個國際社會,並沒有完全對香港的金融系統下手,就是制裁。所以呢,它還在倚重著香港的對外的金融節點。外資有70%是從香港進入中國大陸的,所以它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現在習近平還是要繼續利用這種國家安全的藉口,去抓捕他的政敵,還有包括他那些資產、資金。」

港幣和美元說否脫鉤是雙方的一種博弈

至於港幣和美元脫鉤的情況會如何?任重道說:「如果說港元和美元脫鉤,就要看中共的想法。如果美國想這樣做,那就是拉動美元匯率進行變動,直到港元受不了。或者是實施這種制裁踢出它的SWIFT (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系統,或者切斷它的美元獲取。這都是雙方的一種博弈。大國的博弈都是政治經濟軍事科技,它是綜合的一個較量。」

港幣和美元會否脫鉤?任重道指,港幣作為一個主權貨幣,從長遠來看是應該脫鉤的。「目前習近平都是在為中共20大布局,包括提拔他的一些親信在重要的位置上擔任職務。所以在這段時間內,他是希望一個穩定,就包括數字人民幣也是一樣,一旦出現了問題,整個中國的金融系統很可能就崩潰。那就是對於習近平來講是不可接受的。所以這些重大的事項,基本上都推到明年秋天以後。」

中共若用比特幣對付美國,彼此會有一個綜合的較量。任重道說,比特幣是中共金融武器的一部分。若以數字人民幣來說,中共是更加依賴數字人民幣,因為控制權掌握在它的手裡。「比特幣則有幾個利益方。一個是炒作的投資者,另一種是那些大的機構,還有財團。再一方,就是政府。本來它的價格的浮動是比較大的。它也是有一個好處,它不會感染到其它的金融系統,所以它就是一個金融武器中一個很小的部分。」

任重道指出,中共就是操控比特幣,「就像我剛才說的,俄羅斯軍方在西伯利亞也開始挖礦,獲取比特幣。朝鮮的黑客也在偷,那是中共支持他們的技術。所以這種國家在一起,目標就是向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國家。所以這是兩大陣營在較量。」

撐珍珍成為Patreon會員: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訂閱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