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特斯拉風暴揭秘:中共想得三樣東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4月23日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我們主要想和大家一起來討論一下這幾天在大陸非常火爆的特斯拉事件。這起事件源於一位特斯拉車主投訴自家的特斯拉剎車不靈導致撞車事故,一度大鬧上海車展的特斯拉展台,結果引發輿論急速發酵,甚至中共黨媒都入場參戰,集體對特斯拉口誅筆伐,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特斯拉在整個中國大陸幾乎一夜之間登上所有媒體頭條。

這個事件如今有了一個階段性的結果,就是特斯拉在昨天晚間發布最新公告,聲明已經與當事客戶張女士家屬溝通過,提供了事故前半小時完整的行車數據。該數據顯示涉事特斯拉電動車的剎車系統功能正常,不過,目前該數據並未得到當事客戶是否同意進行第三方鑑定的意見。


特斯拉背後的輿論戰和數據戰

為什麼我們要來討論這樣一個看起來只是普通的消費者和廠家之間的糾紛?因為這個事件現在遠沒有表面上看去那麼簡單,這背後實際上涉及到兩場戰爭,一場關係到中美之間的輿論戰,另一場關係到中美之間的科技戰,或者叫做數據戰爭。中共想通過這兩場戰爭得到三樣東西。

可能有朋友會覺得,你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一次消費投訴至於上綱上線到這份上嗎?好,我們下面就來詳細聊聊這個熱到發燙的新聞事件。

在討論這個結論之前,我們還是先簡要回顧一下整個維權事件的來龍去脈,以便於一些朋友能夠完整了解相關信息。

女子跳特斯拉車頂喊話

引起這場大風的青萍之末,實際上始於一個多月前。

3月9日,網絡流傳的一個視頻顯示,一名女子坐在一輛白色特斯拉車頂,手拿擴音喇叭,重複播放:「特斯拉Model 3春節期間剎車失靈,引發交通事故,一家四口險些喪命。」從視頻中可見,事發地為河南鄭州。

第二天,「特斯拉客戶支持」官方微博對此回應稱,經過對車輛數據和現場照片的調查,發現該車在踩下制動踏板前的車速為118.km/h,制動期間ABS正常工作,未見車輛制動系統異常。同時特斯拉還出示了交警開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認定駕駛者張先生(車主父親)違反了相關法律關於安全駕駛和與前車保持安全距離的規定,對事故應承擔全部責任。

該事件一度引起部分輿論關注,但雙方未能就責任歸屬達成一致意見。於是到了4月19日事態升級。當天,2021上海國際車展在國家會展中心開幕。11點左右,那位視頻中的鄭州張姓女子出現在特斯拉展台上,她身穿印有紅色「剎車失靈」字樣的白色T恤,突然拔掉現場的裝飾傘,並站到車頂多次大喊「特斯拉剎車失靈」。

這一舉動當即引發轟動,隨後兩名保安強行將該女子抬走帶離現場。4月20日一早,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官方微博發布通報稱,「特斯拉車展遭遇車主維權」事件涉事女子張某因擾亂公共秩序被處以行政拘留五天的處罰。

黨媒對特斯拉輿論圍剿 數據說話

隨後事態急轉直下,兩大一線黨媒率先衝鋒,對特斯拉發起口誅筆伐。新華社高聲質問《誰給了特斯拉「不妥協」的底氣》;《人民日報》發文《沒有什麼產品是不可替代的》。

隨後一堆大大小小的官方媒體一哄而上進行輿論圍剿,連八竿子打不著的中央政法委官方微信公號都出面發文,聲稱《特斯拉必須面對中國客戶的拷問》。

在強大的輿論攻勢下,特斯拉在4月20日深夜發表了道歉聲明,並在4月21日向鄭州監管部門提供了事故前半小時完整的行車數據。

這份數據長達48頁,共計6,697條。在車輛撞車前一分鐘數據顯示,駕駛員最後一次踩下剎車時,車輛時速為118.5公里每小時。在駕駛員踩下制動踏板後的2.7秒內,前撞預警及自動緊急制動功能啟動,減輕了碰撞的幅度,ABS啟動之後的1.8秒,系統記錄了碰撞的發生。

而在碰撞前,數據顯示車速已經降低至48.5公里每小時,也就是說,剎車功能正常,發生碰撞是因為車速太快,距離前面的車輛靠太近造成的。

而且數據還顯示,事故發生前30分鐘,駕駛員有超過40次踩下剎車的記錄,同時車輛有多次超過100公里每小時和多次剎停的情況發生。這也說明該車的剎車系統一直都在正常工作。

這份數據顯然打臉了很多人,包括殺氣騰騰的幾大黨媒,新華社只在微博摘錄了不到150字的數據信息,而且對事故前1分鐘的詳細情況隻字不提。人民網轉載了這條新華社微博,沒有再多說什麼。

女子丈夫要告特斯拉侵權

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張姓女子的丈夫聲稱,特斯拉向媒體公開了事故發生前1分鐘的行車數據侵犯了車主的個人隱私權和消費者權益,會立即向鄭州市市場監管部門進行投訴。

這個就比較奇葩了對吧。這屬於典型的你跟我說責任歸屬,我就跟你說要數據,當你跟我說數據的時候,我就跟你說隱私權。總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有一款適合你。

以上就是這次特斯拉風波的大概經過。下面我們先來討論剛才提到的第一個結論,為什麼我們說這是一場中美之間的輿論戰。

中共輿論戰之一:掀仇美情緒

首先,朋友們可能都會有一個問題,大陸官媒對特斯拉口誅筆伐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前不久中共的監管部門還專門約談了特斯拉,這給無數人都留下了一個印象,就是特斯拉的質量問題很突出,這是不是一個客觀的事實呢?畢竟這些投訴的記錄都是真實的。

我們可以這樣說,這些投訴記錄都是客觀的,但是不是就代表特斯拉的質量很差呢?不是。特斯拉的質量不但不差,而且可以說很好,好到什麼程度呢?

就在上個月,中國出台了2020年度的「投訴銷量比排行榜」。這個排行榜根據車質網的統計數據顯示了四十多家大陸汽車品牌每銷售一萬輛車有多少質量投訴的情況。

特斯拉在這個榜單高居榜首,投訴銷量比為0.7/萬,也就是說賣出10萬台車收到了7個投訴。而居於榜單末尾的是比亞迪的一款名叫「秦新能源」的車,恰巧也是電動車,其數據為36/萬,也就是說,賣出10萬台車會收到360個投訴,比特斯拉高出足足51倍多。

那麼,我們有誰看到過任何對比亞迪的這種低質量狂轟濫炸的輿論攻勢嗎?我相信幾乎沒人看到過。

所以,黨媒帶頭對特斯拉的這波轟炸,幾乎可以肯定與特斯拉質量好壞沒有關係,與消費者利益沒有關係,而純粹就是一次政治操作。這種有明顯協同動作的政治操作,使用了非常熟練的代入感手法,把民眾對特斯拉「店大欺客」的反感,成功轉換成為了對美國的厭惡和仇恨。

什麼意思呢?比如新華社炮轟特斯拉的標題:誰給了特斯拉「不妥協」的底氣?這種輿論引導的手法就非常明顯,似乎特斯拉有不妥協的底氣不是因為特斯拉本身多麼牛,而是它背後有老闆,有黑手,有人撐腰。誰能給特斯拉撐腰啊?顯然,長期習慣了「美帝是萬惡之源」的大陸民眾順理成章就得出了結論:特斯拉有底氣是因為它覺得自己是美國企業,美帝就是它背後的黑手。

所以我們就看到,大批的中國民眾在特斯拉官方微博下面留言高呼「滾回美國」,輿論洶洶,以至於率先捉鬼的胡錫進都不得不出面來放鬼,給輿論進行調控降溫,說:我們目的不是讓特斯拉「滾」。

也就是說,整個事件已經遠遠超出了普通消費糾紛的範疇,演變為中共使用代入手法對大陸民眾進行仇美洗腦的一次宣傳。黨媒高調渲染特斯拉傲慢、無視中國消費者權益,實際上是代入了美國傲慢、無視中國人的這個概念,在不知不覺中讓人對美國產生反感甚至仇恨,這是中共想要的第一個結果。

中共輿論戰之二:替華為車造勢

中共想要的第二個結果,和華為有關。

說到華為,這個曾經風光一時的黨媽的寵兒,因為手機快要做不下去而很是沉寂了一段時間。坊間甚至一度傳出華為為了生存開始拓展養豬業,而且是運用5G技術來養豬,也算是令我等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的吃瓜群眾開了一回眼界。

華為手機被擊潰,很快就把戰略重心轉移到了新能源汽車,畢竟華為早就有相關打算,而且也有用5G搞車聯網、物聯網的基礎。

華為在電動車領域的動作並不慢,它們沒有推出自己獨立品牌的電動車,而是選擇與北汽、長安以及廣汽以「Huawei Inside」的方式合作,分別打造三個子品牌。其中,與北汽合作的新能源汽車品牌極狐剛剛推出了第一款北汽的瓜皮、華為的瓜瓤的電動車阿爾法S。

這款車性能如何,我這裡就不羅嗦了,反正廣告是吹得天花亂墜,售價在40萬人民幣上下。從這點看,明擺著就是衝著特斯拉而來。

而且非常巧合的是,華為這款阿爾法S 4月17日正式亮相,19日就進入了誕生後的第一個車展,就是這次張姓女子大鬧特斯拉的上海車展。

換言之,作為中共軍方和情報系統嫡系單位的華為,其戰略轉型的首款電動車,和特斯拉在上海車展第一次同場競技。在這種特殊的背景下,特斯拉突然遭遇了「上門踢館」式的維權風波,幾乎一夜間被黨媒集體放大到極致,怎麼看都感覺實在是有點太巧合了。

毫無疑問,特斯拉的品牌、質量和三十多萬人民幣的售價,讓特斯拉牢牢占據了大陸電動車市場的頭把交椅,而且還有不斷擴大地盤的趨勢。新能源汽車是中共爭奪未來高技術領域的戰略項目之一,中共當然不想讓大陸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市場被來自死敵國家的企業壟斷。

我們看到現在網絡上已經開始出現一些視頻爆料,有的地方不准駕駛特斯拉的車主停車,廣州天河客運站地段甚至出現了交警當街攔截所有特斯拉車主,一律不准上高速,理由就是特斯拉剎車質量不好。

所以,輿論圍剿特斯拉,不僅教訓了傲慢的美國佬,而且等於替華為為首的國產品牌電動車做了一回清道夫,等於對國內電動車市場進行了一次不露痕跡的宏觀調控,而且還可以讓華為不用背負暗算對手的罵名。這種好事,就是我們說的中共求之不得的第二樣東西。《人民日報》不是已經說了嘛,沒有什麼產品是不可替代的。

為什麼八竿子打不著的中共政法委都參與對特斯拉群毆?其實華為和政法系統的關係可以說早就是公開的祕密了。特斯拉的副總陶琳說張姓女子的背後有人,恐怕還真不是隨口亂說的泄憤之言。

中共數據戰:特斯拉數據

中共想要的第三樣東西,是很多人都猜測到的,就是特斯拉的數據。

此次特斯拉風波輿論發酵後,大小官媒翻炒的一個重點,就是要求特斯拉儘快公布數據。被拘留張姓女子的丈夫李某也對媒體承認,有河南鄭東新區市場監管局領導電話告訴他,已責令鄭州特斯拉提供車輛數據。

只不過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當特斯拉很快公布數據之後,李某立即掉轉槍口指向了特斯拉侵犯隱私權。

特斯拉公布行車數據後,很多專業人士對此進行了各種各樣的解讀,但大多數都表示認可,只有少數的輿論在質疑特斯拉篡改數據。我是純粹的外行,所以對這方面的信息誰更接近真相無法做出判斷。

但有一點是比較肯定的,就是特斯拉是否篡改數據,需要權威第三方部門用檢測結果說話,特斯拉已經公開表示,相關數據可以接受任何權威的第三方檢測機構的調查。至於說這種調查會進行到什麼層面,現在還無法斷言,因為數據對智能汽車來說,是一個極其敏感的領域。

我們都知道,傳統汽車的剎車是否失靈,只需要檢查剎車系統就行了,這個技術難度並不高。

但智能電動車因為有一套看不見、摸不著的複雜的數字控制系統,如果是因為這個系統導致了剎車系統失靈,在車輛上是幾乎查不到物理痕跡的。也就是說,原始數據的採集需要得到車企配合。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電動車的原始數據往往包含了自動駕駛的很多核心技術在裡面。通過對這些數據的採集和分析解讀,一些敏感的先進技術很可能洩露出去。所以,特斯拉公布數據的背後,實際上涉及到一場關於數據的戰爭。

監管部門會否竊取特斯拉商業機密?

在中共這種黨管一切的體制中,扮演第三方角色的監管部門,會不會成為一個想要竊取特斯拉商業機密的盜賊企業的合作夥伴呢?我覺得任何對中共有所了解的朋友都不會認為這是天方夜譚。

而且,中共的動作遠比一般人想像得要來得快。4月22日,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就此次「特斯拉事件」發聲,宣稱針對自動駕駛數據的確權,以及發生事故後車企公布數據的流程,還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如何保證車輛數據的真實性和防篡改性,將是未來汽車產業面臨的一個重要挑戰。

據此,中汽協提出建議,政府應該針對智能網聯汽車涉及的不同數據類型,修訂、補充相關法規及標準,通過採用多中心化數據治理模式,進一步完善智能網聯汽車的數據監管體系。

大家看到了吧,所謂的多中心化數據治理,意思就是為了完善數據監管體系,特斯拉這種外國企業的數據不能都放在美國,必須要把中國市場的數據放在中國。

特斯拉全球副總裁陶琳日前已經公開承認,特斯拉正在建設中國數據中心,預計今年二季度就能建好。該數據中心是特斯拉自己的,但是有一部分會跟中國企業合作。

所以,在我看來,馬斯克在中共的組合拳攻擊下,似乎正在走上一條與狼共舞的路。中共會放過他嗎?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