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李嘉誠做空中國 還是被中共拋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4日訊】幾天前,李嘉誠基金會上傳了一張李嘉誠正在打疫苗的照片,還附上了一句話,「我今天打了疫苗,你打了沒?」

李嘉誠的首富分量,自然很有廣告效應。還記得前些年,從李嘉誠開始出售中國大陸項目開始,大陸各媒體就不停的在喊「別讓李嘉誠跑了」。這幾年,中共加速控制香港,在香港有任何風吹草動的行動,都不忘拉上香港富豪們幫著站台,首富李嘉誠自然也在其中,但是政治上,中共又採取打壓排擠的方式,邊緣化港商。

那麼,李嘉誠現在,到底是被中共邊緣化了?還是他跑的太快呢?

香港改選制 李嘉誠領銜社團被排除

92歲的李嘉誠(Li Ka-Shing)是在香港養和醫院接種的疫苗,不過他接種的是美國輝瑞和德國生物科技(Pfizer/BioNTech,復必泰)的疫苗,而不是港府一直在大力推動的中國產的科興疫苗。

在中共當局利用李嘉誠的同時,也開始對這個越來越「不聽話」的地產富豪邊緣化。

上週,香港開始落實中共人大通過的所謂選舉制度改革方案,在新增加的「愛國愛港團體」中,李嘉誠擔任名譽會長的「潮屬社團總會」竟被排除在外,而外界也普遍認為這個方案是中共開始邊緣化香港本土商業精英的一個動作。

3月30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改變香港選舉制度方案,擴大了有資格選舉立法會議員和特首的選舉委員會的人數和職能,增加了大量中共中央直屬團體、以及大陸「愛國愛港團體」的議席,為的是讓九七年之後從大陸過去香港的中共自己人,全面掌控香港。

就在中共人大通過改制的第二天,香港政府就帶頭積極表態。

不過,這一次,又和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時一樣,李嘉誠表態慢了半拍。在香港四大地產商中,李嘉誠的長江集團晚了一天,在4月1日愚人節那天才登報表態。

中共一邊藉著李嘉誠的名氣,推動港人接種疫苗,而另一邊又在政治選舉上,開始邊緣化這位「不聽話」的地產富豪,可以看到,中共對李嘉誠的態度也符合它一貫以來「有保有壓」的做法,不過這個邊緣化不是今天才開始的,而是始於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因為在當時,李嘉誠沒有明確表態支持中共。

不過在之前的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李嘉誠都是中共的「紅人」,原因,也是世人皆知的,那就是借助港商的聲譽,可以向香港以及其它國家滲透。

中共搞全球投資戰略項目 李嘉誠舉足輕重

中共一直以港資為招牌,在世界各地投資戰略項目,李嘉誠作為香港首富,自然也逃不掉作為中共全球擴張代理人的命運。李嘉誠在中國大陸投下巨資的同時,也幫中共在國際上承攬項目,為中共滲透全球,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李嘉誠的投資,主要集中在歐洲、澳洲等地,領域涉及通訊、電力、港口、天然氣管道等戰略項目上。

截至2015年10月,李嘉誠在他的主要投資國——英國,已經控制了近三成的天然氣市場、四分之一電力分銷市場和5%的供水市場。

而李嘉誠的長和實業有限公司(CK Hutchison Holdings Ltd.)在歐洲電訊業的大舉收購,讓他統合了歐洲6國和港澳的電訊業務,鞏固了長和實業在歐洲電信市場的地位。其中包括,2020年10月,斥資90億歐元(合108.3億美元),收購了歐洲最大的電訊基建公司之一——西班牙Cellnex公司旗下的歐洲鐵塔資產;2018年7月,以24.5億歐元(合29.5億美元),收購了意大利電信公司Wind Tre剩餘的一半股權。

不過,中共的招數以及李嘉誠具有中共代理人角色的背景,卻被美國川普政府看透。

例如,去年5月,長和公司以15億美元(約117億港元)競標了以色列全球最大的海水淡化廠興建項目,如果競標成功,長和將可控制接近四分之一的以色列水業。

不過,這一舉動驚動了美國政府,並質疑這是中共要藉此項目增加對以色列的影響力。海水淡化是中共「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重要項目,同時,這個廠附近有空軍基地以及核研究設施。在以色列國防部長的強烈反對下,再加上美國時任國務卿蓬佩奧緊急干預,長和的投標最後落空。

除了經濟方面的擴張,李嘉誠在全球港口方面的資源,也被中共軍方看重。

早在1997年,李嘉誠的和記黃埔(Hutchison)就取得了世界兩大主要運河之一的巴拿馬運河,兩大港口25年的經營權,並在港口附近進行大量的投資開發。

借助李嘉誠的這些運作,中共情報組織得以長期在巴拿馬運河上活動,密切監控包括軍艦在內的來往船隻;在2017年,巴拿馬與台灣斷交,轉投中共的懷抱。

和記港口控股公司擁有全球41個港口的169個泊位,控制數十個潛在的經濟咽喉,與中共軍方聯繫密切的國有華潤集團(China Resources)擁有和記10%股份。

2001年的時候,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就曾經說過:「和記黃埔與中共軍方的關係已經引起很多關注;另外,它在增強北京在西半球影響力中的作用也值得密切關注。」

中共撕下面具 港商再無利用價值

李嘉誠家族和中共的關係,是從鄧小平時代開始的,到了江澤民掌權時進入了蜜月期,在大陸的投資處處得到了關照。當年李嘉誠長子李澤鉅被有「大富豪」之稱的罪犯張子強綁架,勒索10億元巨款。江澤民下令誘捕張子強,然後到內地拘捕,並在廣州槍斃。

然而,變局發生在2019年,在2019年反送中期間,中共逼迫香港各界精英表態支持中共的鎮壓。當時,李嘉誠登了個「黃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廣告,落款是「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黃台之瓜」的典故,是來自於武則天掌權時期太子李賢的絕命詩,勸告武則天不要把李氏後代趕盡殺絶,這則廣告也被外界解讀為是李嘉誠在向北京含蓄喊話。

到了2020年5月,香港《大公報》質詢李嘉誠對中共要推「港版國安法」的態度。李嘉誠說,「希望通過『國安法』可以紓緩中央對香港的擔憂,發揮長遠穩定發展的正面作用;特區政府責無旁貸,要鞏固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和強化國際社會的信任。」

但第二天,《大公報》的文章標題叫「李嘉誠:國安立法發揮長遠穩定發展的正面作用」,一句偷梁換柱的話,把希望的事變成了肯定。

在中共利用港商數十年之後,近幾年在香港問題上,中共開始摘掉「一國兩制」的偽裝面具,在國際上,也不再需要港商的掩護,相信港商也意識到,自己對中共的利用價值也結束了。中共的姿態已經很明顯,在香港商界以及民間的影響力上,中共還是要利用李嘉誠等香港富豪,但是在政治上,則要排擠他們。

李嘉誠是聰明的。從2013年起,他就開始拋售大陸和香港的資產,至少從中套現超過2,500億港元(合321.9億美元),其中包括出售北京盈科中心、廣州西城都薈廣場、上海東方匯金中心和盛邦國際大廈,以及香港地產盈暉薈,並減持香港電燈20%的股權等。

自從習近平上臺後,李嘉誠開始從中國大陸甚至香港迅速撤資、轉移它國。對於李嘉誠從中港兩地大肆撤資,媒體曾形容是對中共用腳投票,同時也是對「一國兩制」投下的不信任票。

英國檔案處2018年解密了一份「李嘉誠檔案」,是早在1987年李嘉誠訪英前,英國政府為戴卓爾夫人、商貿部官員和李嘉誠會面做準備的書信往來。

檔案記載了一封英國上議院議員寫給時任貿易及工業大臣楊勳爵(Lord Young)的信。信中指李嘉誠「極度反共」,對北京官僚制度評價甚低,但李也是「絕對的現實主義者」,與中共高層關係甚佳、合作緊密。

記得網上有過一個笑話,說富豪們,像是馬雲、馬化騰、王健林、劉強東、許家印、潘石屹,還有李嘉誠這些人要賽跑,大家都說,90歲的李嘉誠肯定跑得最慢!不料李嘉誠卻跑了個第一名,富豪們都大惑不解,李嘉誠笑著說:「誰讓你們聽見槍聲才跑的?」

儘管是個玩笑,但也確實道出了李嘉誠與中共相處的實情。

信神的李嘉誠知道何時要跑

那李嘉誠是如何在槍聲還沒響時,就知道要跑的呢?

有人這樣說過,李嘉誠雖然幫助中共數十年,因為他是商人,是以此交換經濟、商業利益,但他是信神的,他身上還留有中國傳統商道的精神。

或者說李嘉誠的信神和中共的無神論具有本質性的區別,這一點,讓他在認清中共本質後,知道何時要抽身來保住身家。

李嘉誠出身寒門,1940年,12歲的李嘉誠從廣東潮州移民到香港,14歲時投身商界,22歲正式創業,1958年,李嘉誠開始投資地產市場。多年來一直是全球華人首富。

據說,李嘉誠非常相信風水命理,李嘉誠自己也多次對媒體講過,他非常聽從風水師的建議,並舉例說,他在蓋長江集團中心的時候,風水師建議要高過旁邊的滙豐總行(179米),但要矮過另一旁的中銀大廈(367米),他都照做了。

除了相信風水,李嘉誠對命運也有啟發意義的感悟。他說:「小富在人,大富在天。」並說「富貴兩個字,不是連在一起的。」他認為,真正的富貴是懂得用自己得來的金錢,盡一點義務和責任。

幾十年的商海縱橫,穩坐華人首富的李嘉誠,對商場、對人生應該都有相當深刻的體悟,對中共,想必也是看的透透的。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沺欣、李蓓、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s://www.youmaker.com/video/d10e59ab-146d-4ae3-ac80-4d3b51212b8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