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掲祕:伏羲女媧圖中的天大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4日訊】198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本雜誌《國際社會科學》,其試刊號《化生萬物》首頁爲《伏羲女媧圖》,此圖收藏於美國波士頓藝術博物館。爲何刊出此圖呢,原因是,科學家發現,人類生物遺傳基因–脫氧核糖核酸,即DNA,其雙螺旋結構圖,竟然與伏羲女媧交尾圖中的螺旋式體態驚人的相似,一時間引發人們對於生命來源的追尋思考。

那麼,存在於遠古時期的伏羲女媧與今天發現的DNA人類基因密碼,其中關聯又揭示著怎樣的天機呢? ​

DNA基因遺傳密碼

​DNA雙螺旋結構模式,於1953年4月在英國的《自然》雜誌首次發表,是由詹姆斯·沃森和佛朗西斯·克里克研究發現,被譽爲20世紀生物學最偉大的發現,並由此開啓了分子生物學之門。DNA 雙螺旋基因組中的三十億個鹼基對,人類至今都無法完全破譯。

DNA,是脫氧核糖核酸的英文簡稱,是遺傳基因的分子結構,能顯示出人類生命承傳延續的基因遺傳密碼。人們還發現,DNA的遺傳基因,能決定人的外貌、體型、膚色及健康狀況。通過比對人體細胞中DNA排序,可以判斷遺傳疾病,甚至可能預知死亡時間。同時還發現,DNA基因排序的差異點,決定了不同物種生命的不同存在指令的書寫構成基因。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所以,雞生不出鴨,狗是生不出貓來的。

人類的DNA基因密碼,是源於其父母、祖先,其中既保留有人的過去,也能預示將來。一直回溯上去,會發現其中蘊藏著人類先祖的信息。科學家也發現,DNA是人類和高級文明之間的一種獨特的鏈接紐帶。也就是說,通過對人的身體的研究,能夠瞭解到宇宙的信息。

我們知道,在中國古老的道家文化中,有將人身體視爲一個小宇宙的說法。人身體存在著和廣袤宇宙的一一對應關係。這也高度吻合了DNA的基因信息理論。

那麼,中國古老文明中是怎樣描繪人類的起源發展的呢。

盤古開天闢地化生萬物

中國人講古,開場一句通常會說:自從盤古開天地。這個盤古,據《三五歷記》中記載: 「未有天地之時,混沌狀如雞子,盤古生其中,一萬八千歲,天地開闢,清陽爲天,濁陰爲地,盤古在其中。」「輕清者上爲天,重濁者下爲地,沖和者爲人。故天地合精,萬物化生。」是說,盤古開天闢地生成了我們人類生存的這個宇宙環境。

這一遠古創世神話,在形諸文字之前,人們世世代代口耳相傳,很好的保留傳承下來。

伏羲做八卦以通神明

天地即成,陸續下世一些大神來完善這個宇宙環境。到三皇時期,三皇之一的伏羲作八卦、制九州、造書契、造琴瑟。開啓了人類文明,被稱作人文始祖。

伏羲,也叫作太皞、庖犧、宓犧等。在《史記‧三皇本紀》中記載:「太皞庖犧氏,風姓。代燧人氏,繼天而王。母曰華胥。履大人跡於雷澤,而生庖犧於成紀。蛇身人首。」 是說伏羲母親華胥在一個叫雷澤的地方,踩巨人腳印而孕,生下伏羲。

伏羲氏(圖片:國立故宮博物院)

做八卦,據《周易‧繫辭下》記載,伏羲氏,有聖德、大神力,他仰觀象於天,俯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始作八卦 ,「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 繪製了代表天、地、水、火、山、雷、風、澤的八卦,爲人類留下了與神溝通的符號工具。「造書契,結繩之政」,開啓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方式。也就是說,八卦產生之初就具備了溝通天地神明的神奇功用。

在《周易口義》中也有記載:伏羲始畫八卦,天地萬物之象「莫不在於八卦之中也」,通過八卦能通曉「天地陰陽之理,以成剛柔之道,以爲萬事之大本,以成天下之大法」,並說「天下之人皆本此以爲法則也」。

造琴瑟,《竹書統箋》中講:伏羲作琴瑟,用以「修身理性,返其天真」,能夠「以通神明」,還可以「御邪僻,防心淫」。可以看出,伏羲爲人留下的這些,都是淨化人心並且可以感知神的途徑。

女媧摶土造人 煉石補天

承繼伏羲的女媧氏,爲神袛母神,有神聖之德。先秦文獻《禮記》、《山海經》、《淮南子》以及《風俗通義》、《帝王世紀》、《史記》等史料中都有記載。據《太平御覽》卷七十八中引文《風俗通義》中記載:「俗說天地開闢,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於緪(geng音)泥中,於舉以爲人。」 女媧用泥土仿造自己摶土造人,在力不暇供之時,用粗繩蘸滿泥漿後甩出,形成更多的人。再之後,造了男女,讓人能自行繁衍生息。 所以說「故富貴者黃土人也,貧賤凡庸者緪人也。」 緪人,繩子貫泥作人。我們常說的英雄造時勢、天縱奇才,看來也都是有原因的,人最初的來源不同、使命也不同。

關於女媧補天,據《史記·補三皇本紀》中所載,掌控洪水之神的共工氏,怒觸不周山,導致天塌地陷,四極傾廢,九州大地洪水氾濫。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斬神鱉之足以立四極,平洪水誅殺黑龍,人類方始得安居。

女媧補天(圖片:清初蕭雲從繪)

在《帝王世紀》中還講到:「女媧氏,風姓,承庖羲制度始作笙簧。」女媧繼伏羲造琴瑟之後始作笙簧, 《說文》中說:「笙,正月之音。物生,故謂笙。十三簧,像鳳之身。」 笙,其音似鳳鳴,「像物貫地而生」,是代表著正月的音樂,所以叫做笙。笙,「以匏爲之」十三根長短簧管插於匏中,其形如鳳。女媧作笙簧,有生生不息、萬物繁衍滋生之意。

在《世本·帝系篇》中記載,女媧命令娥陵氏製作良管,統一天下之音;命令聖氏製作斑管,「和日月星辰」來順應日月星辰運行規律,名曰充樂。製成之後,天下之人開始明白事理。《五經析疑》有云:「笙者法萬物始生,道達陰陽之氣,故有長短。」可見樂中都蘊藏有通理和「道」的內在玄機。

人神同在時期

那麼我們看到的《伏羲女媧圖》爲什麼是龍蛇之身,女媧不是按照自己形象造的人嗎。《史記‧三皇本紀》中記載,伏羲人首蛇身,「女媧氏亦風姓,蛇身人首,有神聖之德」。並且「人首蛇身」,在世界各地均有出現,是一個世界範圍內的文化歷史現象。古籍《淮南子‧說林訓》中告訴我們,女媧一日之中有七十化變。那麼人首龍身或者人首蛇身的顯現,應該是以不同化身示人。

從史料記載中我們發現,自古這些大神,出生皆有異象,並且是隻知其母不知其父。欽定四庫全書《廣博物志》以及《古今圖書集成》都有這樣的記載:「華胥履大人之跡而生伏羲,女媧感瑤光貫日而生顓頊」。神來世間的方式,並非人的維度所能理解的。

在這一歷史階段,是人神同在時期。世界各地也都代代相傳留下了泥土造人的神話傳說。《聖經》中的,上帝用泥土造人;希臘神話中,普羅米修斯以泥土造人;南美洲等地也有神造人之說。不同的神都根據自己的樣子,造了不同膚色的人種。並教給人生存的技能和維持自然純淨的敬神的信念。

伏羲女媧圖與DNA的高度重合在呈現什麼

從女媧用泥土造人來看,我們也就理解了伏羲女媧圖的雙螺旋狀與DNA結構圖的驚人相似,這正是吻合了諸神按照自己的基因造了人類之說。

我們看到的伏羲女媧交尾圖,其手法,多爲工筆重彩畫。伏羲女媧上身相擁,上衣以紅彩爲主勾勒塗繪,衣袖飄逸。下身的龍或蛇尾相交,是以紅、黑線條勾邊,內塗白彩。伏羲左手持矩,女媧右手持規,既有遵規守矩之表意,也像喻著一種宇宙自然的法則。

再有,幾乎所有版本的伏羲女媧圖,畫面周圍都分佈著連線圓點,即星辰環繞。有的是頭上太陽和尾下月亮,這都寓意著生命來源於大千宇宙之中。那麼古人的修道成仙,也正是因爲他們通曉了生命長生真諦,使肉身能夠脫胎換骨、返本歸真,以致永生不滅。

DNA雙鏈中蘊藏著人類整個生命的排序編碼,這是否也是人類回歸最初宇宙源頭的螺旋臍帶呢 ,並以DNA的形式呈現給後人的。

我們生存的宇宙

現存出土的伏羲女媧圖中,還有的是伏羲一手託太陽,一手持矩,女媧則是一手託舉月亮,一手持規。並且,我們從DNA結構圖的截面,可以發現形似太極圖的陰陽之象。

試想一下,神話中向我們昭示的不僅僅是人類起源,更像是暗喻著宇宙的起源。望遠鏡下我們可以看到轉盤狀的銀河系邊緣,如果盤古開天地的是銀河系小宇宙,伏羲始作八卦的是太陽系,接下來的女媧下世造人補天,是否都是在這一宇宙範圍內,爲錘鍊和傳承著神傳文化做的系列安排。

並且《淮南子·覽冥》中雲:「伏羲、女媧,不設法度,而以至德,遺於後世。」 德即是道法自然的通天大「道」。千百年來,人們嚮往並習慣於仰望星空,探索宇宙,冥冥之中是否正是對本源的那份歸屬感呢。古人云,在天成像,在地成形,在人成運。萬物雖生於地上,但是萬物生長卻仰仗於上天。

天人合一的理念,是中華民族的文化核心。更是超越現有科學儀器觀測之外的領域,是直接和宇宙相通、共振的。伏羲制琴瑟,女媧制笙簧,天音的和諧音律是宇宙本原純善的振動頻率,能淨化其心、重返天真,同樣傳遞著神明教化民人的妙音編碼。

神話故事在告訴我們什麼

伏羲女媧手託日月,星辰環繞的意象,在《通卦驗》中記載:「乾坤巽艮,是即四維也。」 那麼衆神所在高維空間,造了降維的人類及空間,人類當然也就無法看到、理解神所在的空間了。

在《淮南子·墬形訓》中記載:「建木在都廣 ,衆帝所自上下。」《山海經》中雲:「有木名曰建木,太暤爰過。」 此「建木」,是衆神用來登天之梯,「太暤爰過」,是說伏羲能緣天梯建木,穿梭往返於天人之間。太暤,就是伏羲。

據《國語‧楚語》觀射父論絕地天通一段所述:「古者民神不雜」,萬物有序。 上古人神同在時期,人和神是可以相互往來的。之後的九黎作亂造成人類的「九黎亂德」,民瀆於祀,災禍並至,即使黃帝大戰蚩尤得勝,但人的本質污染已經形成,人類開始出現「民神雜糅」,「家爲巫史,享祀無度」及民神同位等褻瀆神的現象。甚至有些下到人間的神也受到人的污染而變得不夠潔淨,致使「民神雜糅,不可方物」。顓頊帝,斷絕了地民與天神的相通,及時禁止了人無知的褻瀆神明,同時也杜絕了神受到人的污染,使「民、神無相侵瀆」、「天地相分,人神不擾」,人和神也從此隔絕,是謂「絕地天通」。此後,人們道德逐漸下滑,能力和神性也逐漸喪失,最終成了今天的凡類。此時「大道」已被下滑的人類解讀爲「常道」,正如老子講的:「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 即便這個維繫最低底線的傳統之禮,在今天的人類也都已陷入喪失殆盡的瀕危之中。

現今,人們通過對現代基因學的不斷髮展研究,也逐漸發現,越來越多的科學數據與神話故事相吻合。在那個我們被灌輸認爲的原始生活狀態的上古時期,卻是早已蘊含了博大精深、通天地人神、經天緯地的神傳文化,這些傳統文化讓人類不至於滑得太遠,以致某一天再無法認知和聽懂神的福音和教誨。

其實,自古以來,東西方聖人都給後人留下過一句話,那就是:有一天神會回來。所以幾千年來人們一直祈盼等待著。而今,於鬼魅亂世的末後時期再現人神同在,神再下世,並以人像示人,引導末劫世人回歸傳統,走回那條能通天的路。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