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遭迫害三人離世 北京楊士傑又被綁架批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4日訊】北京順義區法輪功學員楊士傑,全家六口人都修煉,父親、母親及二妹已被中共迫害離世。目前楊士傑又被綁架及非法批捕。

據明慧網報導,楊士傑因花真相幣被人舉報,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被後沙峪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順義區看守所,現已批捕。楊家一家人修煉法輪大法,自中共迫害後,楊家父母及二妹楊士芬已因中共的迫害相繼離開了人世。

在大法中受益的一家人

楊士傑,一九五七出生。他的父母楊文山、李連玉夫婦,於一九九七年六月先後開始煉法輪功。兩人每天一起看書,一起煉功,身上的各種疾病症狀消失,身體越來越健康,心情也舒暢了。神奇的是李連玉沒上過學,不認識字,後來卻能通讀《轉法輪》這本書。家中四個兒女看到父母的變化,也都走入了修煉。

楊士傑的二妹楊士芬煉法輪功前有頑固的頭痛病和婦科病。因長期服藥,身體瘦弱,煉功後所有疾病症狀消失,變得又白又胖,人也變的和氣、善良。

年邁父母在被迫害中離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利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進行抹黑、打壓,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楊文山、李連玉一家成為當地邪黨政府迫害的重點,村委會每天派人監視居住。當地派出所警察多次闖入家中,搶走大法書籍及煉功音樂播放機、香爐等私人物品。李連玉曾因三次向世人講真相被非法抓進拘留所,經受了一年多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摧殘折磨。

楊士傑兄妹四人因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當地的公安機關非法拘留、關押、非法抄家,面臨失去工作、孩子無人照顧等壓力。楊文山、李連玉夫婦每天都在傷心、悲痛、驚恐中度日,身體每況愈下。李連玉於二零零零年九月九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在離開老伴的痛苦中,楊文山承受著兒女被勞教的打擊。他一個人孤獨的生活,在楊士傑被勞教釋放回家四十天,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七歲。

二妹楊士芬在被迫害中離世

一九九九年後,楊士芬家經常遭遇順義建新南區居委會人員的敲門騷擾,她被當地勝利派出所警察三次綁架、抄家、關押在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楊士芬在買菜的路上被當地「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和派出所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被強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寫出放棄煉功的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等,不寫就不讓見家人、不許回家、工作等,甚至被打罵、體罰、不讓睡覺。

二零一五年楊士芬因實名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江澤民犯下的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等,而遭遇多名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她拒不開門,站在窗口向外高喊:「警察抓好人了」,在相持了四十多分鐘後,警察便走了。

二零一六年三月,楊士芬去妹妹家,親眼目睹了妹妹被派出所警察綁架的過程,一次次失去親人的痛苦給她的精神壓力極大,六天後楊士芬含冤離世,時年五十七歲。

小妹楊士敏和大姐多次被迫害

小妹楊士敏,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因發放真相資料被小區保安舉報並綁架到光明派出所,她以絕食相抗爭,七天後回到家中。可當她身體剛剛恢復,幾週後又被非法抓捕,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被直接劫持到天堂河勞教所勞教兩年。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晚九點半,楊士敏被順義區仁和派出所的三個警察綁架走。他們稱是因為訴江的事。其丈夫與三個警察爭辯很長時間。楊士敏被非法關押了三十天後釋放。

楊士傑的大姐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三年期間曾遭到五次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關押洗腦班。目前楊士傑大姐由於長期被迫害,壓力過大而出現意識不清。

楊士傑曾屢遭迫害,現在又遭非法批捕

二零零六年五月,楊士傑被北京市海澱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當時楊士傑在回舊住處取房租時,在順義區勝利小區16號樓下被北京海澱區清河派出所便衣綁架。楊士傑遭綁架後被帶回新住處,遭到非法抄家,被抄到一本《九評》。之後惡警又逼迫楊士傑的妻子帶路去抄楊父母的家,並以不帶路就帶走楊的兒子相威脅。約23點30分,4個警察在楊的老父親家抄出一本《九評》和少許光盤資料。

二零一六年一月八號上午10點,當時住在順義區宏城花園的楊士傑被順義仁和派出所3個警察綁架,非法抄走大法書和一部電子書等私人物品。一週後被放回家。起因是他向兩高遞交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控告信。

二零二零年五月五日,北京市順義區後沙峪派出所警察到楊士傑在後沙峪觀林閣的家中綁架,抄走家中物品包括一些U盤、長卡等。被非法關押在順義看守所一個月後釋放。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楊士傑因花真相幣被人舉報,被後沙峪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順義區看守所,現已批捕,面臨再被迫害。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一家三人遭迫害離世 北京順義楊士傑又被非法批捕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