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四二五有感「中國本來可以是另一個樣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25日,是法輪功學員在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訪22周年的日子。回顧1999年這一天,若用一句話來代表各界的震撼,會是現場一位執勤警察指著被法輪功學員清理得乾乾淨淨的地面對另外一個警察說:「什麼是德,這就是德!」

眾所週知,中共極力淡化粉飾的文化大革命運動,已被普遍視為中國大陸今天道德缺失、信仰缺失的重要原因。

例如2011年小悅悅事件,廣東佛山2歲幼童被汽車2次輾壓,至少18名路人冷漠無視、見死不救,當時就有中國大陸網民投書寫道,文革結束後,道德徹底破產。整個中國的道德迅速荒漠化,信仰的真空,靈魂的荒蕪,人性的墮落,精神的虛無,誠信的缺失成為當今中國最真實的寫照。

再如2016年徐玉玉事件,山東臨沂女學生遭電信詐騙學費9000多元後,心臟驟停,最終搶救無效死亡。一時輿論紛紛:全世界都有騙術和欺詐,但中國的程度太嚴重了。中國當今社會是史上騙子最多的時期,中國社會充滿了各種騙子和騙局。

新浪網2016年曾刊登中共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週末》調查報導「國內已形成若干詐騙村黑業村:形形色色各有所長」,自2009年起,公安部已經連續6年部署了全國範圍的打擊電信詐騙犯罪的專項行動。但是,據公安部統計,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全國電信詐騙分別發案10萬起、17萬起、30 萬起、40萬起,年均增長70%以上。電信詐騙案件高發的同時,詐騙金額也屢攀新高。公安部資料顯示,2011年以來,每年因通訊詐騙導致的民眾損失都達100餘億元,平均單筆金額超過5萬元。2014年全國電信詐騙導致群眾損失107億元。

騰訊網2016年也曾刊登一篇調查文章「揭祕中國『詐騙村』:以騙不到錢為恥」,其中提到,時有7個地方被列入第一批重災區,廣東省是其中之一。

而在報導法輪功真相的明慧網上,有一篇文章《廣東河源市:「偷盜村」的變化》提到:廣東省河源市紫金縣臨江鎮盧屋村,曾因「偷盜」而聞名。1998年初,法輪大法傳到了這個小村莊。全村300人,有80多人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自覺地不再幹偷盜的事了。盧屋村的「偷盜風」得到了徹底的改變。

中國大陸各地法輪功學員以修煉「真善忍」為核心。而盧屋村的變化,正是中共迫害之前法輪功在中國社會造成正面影響的一個縮影。

事實上,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後,官方官媒都對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提升精神文明方面的突出效果都做了非常正面的肯定,包括中共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1993年9月21日刊登報導讚揚法輪功。

即便是1999年迫害前夕,多個官方調查結果認為:法輪功帶給人的身心受益,道德回升,已經在社會上形成了一個良好的「法輪功群體現象」,值得向全社會大力推廣。

法輪功學員1999年4月25日的和平大上訪,只是希望當局讓他們享有《憲法》所保障的修煉、信仰和良心自由權利。但這也不為中共專制政權所容忍。

對執政者而言,鎮壓法輪功失去了什麼?明慧網上有太多「小故事大啟示」。

在明慧網2020年4月17日「讓村幹部明白了真相」一文中,山東民眾投書寫道──鎮政府經常開會佈置迫害法輪功的任務,有一次書記在會上說:我說句你們不願聽的,你們今天抓法輪功,明天還抓法輪功,法輪功怎麼了?村裡各項稅款他們都積極的交,不煉法輪功的怎麼喊也不交。所以這位書記說「我們村要是都煉,我這個書記還好幹了呢!」

在明慧網2021年4月2日「護理部主任:看到你的變化就知道法輪功有多好」一文中,中國大陸作者寫道──我市衛生局護理部主任說:「其實我可能比你更早了解法輪功。1999年我曾被市衛生局派到北京去學法輪功,要我學習回來後,在全市全面推廣法輪功。沒想到一到北京後,就碰上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我就沒學成。回到市里,市衛生局的局長說:『非常遺憾,我市老百姓沒享到這個福!』」

最後說明本文借用的標題,在明慧網2016年12月30日刊登一則外界評論「中國大陸本來可以是另一個樣子」,中國大陸一青年學生投書表示,如果中國人能按照這篇文章的要求去做,現在的中國大陸一定是另一種景象: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這篇文章發表於1996年,全文如下: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人人為近敵活而無樂,活而無樂則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願,此時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則反而成拙。如解此憂,則必修德於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天下太平也,此為聖人之所為。

作者表示,這篇文章是法輪功的師父寫的《修內而安外》,寥寥數語,把中國的現狀描繪的淋淋盡致,也給人指出了生存的出路。21年不算短。如果共產黨不迫害法輪功,好人就會越來越多,壞人就會越來越少,中國大陸就不會落到今天的地步。現在大陸的陰霾,折射的正是人的心靈。是法輪功學員在幫助我們走出心靈的陰霾,從而擁有自由的呼吸。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