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為$100萬主動放棄 民主黨如何面對審計結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5日訊】【今日點擊】(4068-1)

提要
為$100萬主動放棄 民主黨如何面對審計結果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美國大選已經過去了快半年了,大家看我節目的時候都4月25日了。本來這事早已經煙消雲散,太多人都認爲已經生米做成熟飯,對吧?這什麼事都已經改變不了了。結果隨著亞利桑那州在馬里科帕縣本身的審計,結果出現了相當逆轉的場面。逆轉場面促成了包括川普自己,應該他自我感覺到一種峯迴路轉,事情出現了一種根本性的改變。

為$100萬主動放棄 民主黨如何面對審計結果

大概的故事發生在星期五,大概星期五的下午,連續六、七個小時,結果整個場景出現了根本性的改變。星期五已經開始審計了,結果到了星期五中午的時候,馬里科帕巴縣的最高法院的法官,這個縣裡面最高法院的法官,那個人叫庫里,因爲民主黨人把參議院的審計給告到了法院去,結果那個法官就下達了命令,說看到這個申訴條件,他就要求終止就暫停參議院的審計的活動。

原因是因爲在人家提出的訴訟當中,提到了選票的完整性。因爲選票在大選結束之後全都封存了,被封存的選票來到了異地,就是它換了地方了,它是在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菲尼克斯太陽隊的主場,NBA的主場,在那裡進行審計。因爲NBA現在全都泡湯了,所以那個主場都是空的,在那裡進行審計。所以他講說,那你就要把選票本身,就是存放選票從它原來的地方就要拉出去,他講說這是對亞利桑那州所有投票選舉本身的一種完整性的不尊重,這是他提出來最主要的一個論點。

另外一個就是認爲審計是不合法的。審計不合法他所強調的概念就是已經在過去時間裡提到過,所以這條本身不存在。但有關完整性的問題和尊重投票者個人隱私的問題,就成爲作爲法官本身採取行動的一個理由。所以在當時,很多人就說這回又瞎了,又不好辦了。結果法官的具體條件裡面提到了一些具體條件,他說要給他一段時間,給他一個週末的時間。所以從星期五的晚上5:00暫停,他沒說終止,他就說暫停,然後一直到星期一的中午12點。審計的過程先暫停,給他一個時間,當他把整個事情搞清楚之後,他將再決定是否審理這個案子。

這是法官下達的命令,但是他做了一個附加條件。他說因爲審計被暫停,它就自然會產生一些額外的費用,因爲是租另外的場地所進行審計的。所以他要求民主黨人,他說是你們提出來的這個審計,所以你們得給我100萬美元現金支票押在我這兒,押在法官那兒,你押給我,如果產生具體的費用額外費用的話,用你這100萬去頂那個數。你得掏錢,你不掏錢,那裡面一定會發生錢的問題,那誰出啊,所以你要求的就你出。

這民主黨人都奇怪了,民主黨人等到了下午大概5:10的時候,他發表聲明他說不給這個錢,他說給這個錢怕不保穩,怕給浪費了,這都是納稅人的錢,納稅人的錢不能這麼隨便給浪費了。他不掏錢,本來大家以爲說這回可瞎了,這審計又乾不成了。當他一說不掏錢的時候,審計就沒有被暫停,審計就持續開始。所以當大家看我這期節目的時候,那整個審計還在繼續進行的。

那也就講說在亞利桑那州它一共有14張選舉人票,在拜登獲勝的關鍵問題上,就在這個馬里科帕縣。而馬里科帕縣裡面所涉及到的有關選舉欺詐的內容,郵寄選票、不記名的選票就是沒有簽名沒有ID的選票,那死人票、假票和這個投票機在這個縣裡頭都有發生。也就是說在當時大選的時候,出現的所有欺詐手段,都在馬里科帕縣本身存在。那對馬里科帕縣的審計,就等於是對美國大選的整個的欺詐手段的欺詐本身的審計。

所以在左派勢力,在民主黨意識到亞利桑拉州的參議院通過了有關審計決定,和在法官背書的背景之下,他們已經傾其全力。希拉里的首席律師帶了70多個律師,就來到了鳳凰城去挑戰亞利桑那州的參議院,參議院議員。所以當時挑戰的前後時間已經有一個月,用各種手段,包括媒體,包括透過發出那種威脅性的電子郵件都在其中。也就是說他們下達了太大的力量,以至於到了最後一刻,星期四的晚上8:30,他們決定進行透過法律手段、透過法院。因爲就目前來講,他只能透過法院,沒有別的渠道。

所以它是經過這麼大的一份鋪墊走到了今天,等到星期五晚上沒人掏這100萬,把這事給黃了,所以就顯得非常的蹊蹺。如果你現在把這事黃了的話,你有多大理由去解釋你曾經的努力的一切,去阻止本身審計的一切到底爲什麼,這就是出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那有一種說法,說他們已經把這些選票,已經偷梁換柱了或者摧毀了怎麼樣。還有一種說法是認爲可能他們放長線釣大魚,也就是說在這次審計的過程中它是公開的,有九臺攝像機同時拍攝24小時,你可以隨時去觀看。而在現場每一個桌子邊上有4個觀察員,就是即時的。服裝很明顯,不同顏色的提示,即時的去觀察去監查一些正在審計的人。

那在這麼一個公開的背景之下,你還能發現什麼,就是還能發現什麼他有作弊的可能。而參議院明確表示說:這將是美國歷史上最公開的最透明的審計,所以就出了這麼個事情。那也就講說作爲民主黨人的努力,他一直想掩蓋事實,可是最後因爲100萬,沒人掏這錢,得有人掏錢的,沒人掏這錢,卻把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東流了。很多人就理解不了其中的故事。那這裡作爲對比而言,作爲參議院進行審計,他也需要費用。其中很大的一筆錢是林伍德律師在他的圈落中進行小額募捐而捐來的。

我自己也沒有想到林伍德也出手去幫忙了,整個的費用,他預計的費用大概有30萬,參議院大概找來15萬,OAN這家電視網絡它籌集了15萬,錢是這麼來的。這是我個人以爲發生這種事情的最關鍵的地方,其實就是天象。那這一份天象帶動這樣的事情的本身的發生,就成了一個很簡單的事實,人們在不解的過程中,就是超過了我們一般人認爲的因爲所以,可是事實的本身卻變得非常簡單,也就變成了真相大白的概念,似乎就在眼前。

川普也以爲,川普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重要性。結果從星期五的下午到了星期六的早晨,連續發了三個聲明,就針對亞利桑那州的這個事情。他大概的聲明裡面提到說,他要求亞利桑那州的州長,派遣國民警衛隊來保護整個審計的環境,說要求包圍體育場,那爲所有審計人員提供一個安全保障的問題。而且包括州警察,他說都應該參與其中,而且應該是立即行動的。原因就是這個審計的結果,可能會影響到整個美國的大選,可能會揭示出事情本身的真相。同時間他指責民主黨人,他說民主黨什麼壞的事情都會幹得出來,什麼惡的事情都能幹得出來,所以他們才竭盡全力妄圖阻殺,就是阻截這一次大選的結果,阻截這一次審計的結果。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