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連線中國透視:解密特殊產物「404」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5日訊】接下來,我們連線《中國透視》主持人嚴曦,為您解密中共治下的特殊產物:「404」。

當您試圖打開一個,已經不存在的網頁時,屏幕上一定會出現404錯誤提示。但是這個404代碼不只表示找不到頁面,它還代表著一座神秘的城市,什麼樣的城市呢?我們今天就來了解。

這座神秘城市,連GPS,電話區號,快遞都無法找到的城市,就連生活在那的當地人,也無法說出自己的具體地址。這裡曾經是絕密要地,而現在,已基本成廢棄。

這裡就是中國核工業總公司第404廠。它位於甘肅,該城市很小,約4平方公里,而人們的活動區域不超過2平方公里。

404,雖然被切斷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但城市內部卻有公檢法、土地局、社保局、電視台、報社以及一切你想得到的行政機關,而且,在這裡還建成了中國第一個軍用核反應堆,它的地下就是一個核試驗基地。當然了,該城市也少不了毛澤東的雕像。

專家採訪:「這個404城市,它還有核試驗,包括地下核試驗,它實際上有很多核事故,除此之外,還有些地方是它的秘密工程。」

從1958年起,中共把全國最好的工人、勞模,三甲醫院的醫生等各行各業的高人調過來,集結在這裡。不光是核專家,還包括上海老字號冠生園裡最牛的廚師等各地最好的技工,全調到了404,目標就是為了造出原子彈。

1945年8月6日,美國向日本的廣島、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這也是人類歷史第一次在戰爭中使用核武器,自那以後,中共被這種武器吸引了,便舉全國之力,不顧一切,甚至是不擇手段的投入到核武器研製當中。

專家採訪:「在核試驗的時候,他們會送去一些,非常健康的年輕男人,讓他們接受放射性,放射性以後呢,他們死的很快,那麼這樣子呢,你就有一些,有關生命的數據。」

404做原子彈核心部件-鈾球,操刀人「原三刀」原公浦師傅,他因分毫不差的,削切了鈾球,使得原子彈研製成功。他也因此被封為原子彈「功勳工人」。不過由於受到放射性的輻射,最後患上了癌症,而如今卻因退休金是有2000元左右,而買不起抗癌藥。他曾對媒體表示:造了一輩子原子彈,沒想到老了是這樣的下場,我要藥吃啊,我沒有尊嚴了。

專家採訪:「那些科學家,事實上,他們只不過是共產黨的工具,他們的人,他們的生活,在某種意義上,都是與外界無緣的,這是一個很可悲的情況。」

專家採訪:「中國共產黨對人的生命的不在乎。」

404城市裡有句口號,叫「獻完青春獻終身,獻完終身獻子孫」,有很多默默無聞的人,他們一生就埋葬在了那裡,沒有人知道,而且一呆就是三代人,難道他們就從沒想過出去?他們又為何來到這裡呢?

其實當時被分配到這裡的人,主要分三類人,一種是抱有強國理念的人。一種是學習很好的人,還有一種就是分配過來的。

專家採訪:「搞民主選舉的年輕人,他們大多數人家都在北京,但是中共不喜歡這些年輕人,所以大群的高校級的人全被分到了我們所,為什麼呢?我們所是比較孤立的,不會留在北京市內惹麻煩。」

一位曾經生活在404的李陽,現在北京,他回憶說,如果孩子們忍受不了404的寂寞,想出去怎麼辦,那就只有考出去。但404實在太與世隔絕了,沒人願意過來教書。所以教學質量很差,而且思想非常封閉。

專家採訪:「我辦公室邊上,是一個北大畢業的化學系的年輕人,這個人喜歡講什麼弗洛伊德,哇,所有老同事,都批判他呀。」

看到這,您可能疑問,難道這位專家黃慈萍,也在404工作過?黃慈萍其實是曾在與404類似的401基地工作過,401與404相比,相對公開,對外叫做原子能研究院核工業部。當時成績優異的她,曾經勵志要當中國版的居里夫人,不過在殘忍現實面前,她最終放棄夢想選擇出國,她的領導還給她斷言說,這裡的人從來都是豎著近來,橫著出去。

專家採訪:「它(中共)不光在中國搞這個東西,事實上它的和核輸出,輸出到朝鮮、伊朗、巴基斯坦,甚至緬甸。這都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核擴散的話,對世界和平、老百姓的生命安全都是很不負責的。」

「中共它做很多事情,都是很保密的,可以說是違反國際條約的。」

「比方說,後來北朝鮮的核問題,他們就推給巴基斯坦,不是的,中共其實一直是對北朝鮮核問題負責的。」

「我最反對的就是,中共掌握這些科學技術,過去是掌握核技術,現在是掌握生物科學,在達到它非常邪惡的目的。這是最可怕的事情。」

雖然404城市為中共,在原子彈上取得了巨大成績,但這裡的人是否因此成就,而獲得響應的回報呢?還是他們正如404口號所說,獻完青春獻終身呢?或許「原三刀」先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而且據黃瓷萍所了解,其實像404這樣的秘密基地,在中國不只一處,而且現在仍有很多,那麼那裡的人現在又如何呢?中共將核輸出到他國後,那裡工作人及周邊的居民,現在又如何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