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東航陪睡事件逆轉抓人 背後水有多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總部在上海的中國東方航空公司幾天前爆出性賄賂醜聞,劇中女角是有「勞模空姐」之稱的黨支書空姐倪高平,她是東航客艙部高級經理,被舉報受上司教唆向更高層次的官員仇某進行性賄賂,並且有不堪入目的微信截圖為證。該位上司被曝是東航江蘇分公司的黨委書記、副總經理田洪,而仇某身分不明。

但涉案空姐否認事件並向警方報案聲稱受人誣害,東航則拒絕回應指控是否屬實,同時通過各種關係施壓,要求媒體人刪帖。如今前後僅三天,上海警方就迅速通報稱事件為編造,「造謠者」仇某已被刑拘。

中共央廣網4月24日報導稱,編造此消息者仇某已被民航警方刑拘。報導援引上海機場警方微博同天通報稱,2021年4月21日,機場公安分局接到東航員工倪某報案稱,有人編造傳播關於其的謠言。經調查,仇某(男,42歲,自由職業者)通過朋友獲取了倪某的微信頭像等信息後,為博人眼球,向他人炫耀其所謂的「社會關係」,以使用自己的兩部手機對發信息的方式,「故意編造了與倪某相關的不實信息,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警方通報說,犯罪嫌疑人仇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儘管政府運作不透明,如果放到有網絡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國度,大眾還能容易分辨是非曲直。但在中國不然,現在大陸網絡嚴控,中共的網軍又多,民意難以表達。筆者發現仍有網友在上述警方微博通報下邊,表達一些可能很快被刪除的質疑。

比如,「小短腿的哇」:「一切負面新聞都是不存在的,都是捏造的!」「egoist邊緣人」:「新冠剛出現時,也有人說是造謠。」「Ms不落山」:「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

在大陸媒體最初曝光此事的4月22日,據說最先披露事件的自媒體平台「今日質疑」負責人陳軍,很快接到東航江蘇分公司黨工辦一名叫寇靈楠的電話要求刪帖,對方甚至威脅,會讓他們在江蘇經營傳媒公司出現困難。而倪高平已於4月21日到上海機場公安分局虹橋機場派出所報案,聲稱有人捏造微信聊天內容對其進行誣害,云云。

闢謠是官方慣常動作,警方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解決有問題的人,也是常態。但這種事一般不會那麼簡單,誰會冒著當然被抓的風險去造這個謠呢?而且面對的是一個勢力強大的航空集團。背後是否還真另有內情?

其實權色交易一直在中國官場存在,只是部分醜聞被舉報才曝光,甚至曝光也不能動了涉事官員。比如《環時》總編胡錫進就是前例,其被身邊副手舉報涉婚外情和私生子,居然都能被中紀委證清白,相信是因為得到中共高層的出手幫助,畢竟胡是黨國大紅人。

加上隨著官方對媒體、媒體人的管控持續升級,媒體亦難以揭露此等腐敗現象的深層問題,當局的反腐已成空話。

這次上海機場警方出手把事件壓下,並闢謠、抓爆料人,精於維穩的官方也肯定準備了一整套的處理方案,做到滴水不漏。相反,外界無法獲得任何證實醜聞確有其事的證據。但我們還是可以延伸挖一下背後力量出手的玄機。

筆者認為,這波事件至少有兩個敏感點,其一是疑似涉及東航和民航局高層,可能與腐敗和內鬥有關。至少,這樁醜聞對東航和民航局領導層的權位穩固都有衝擊。

上海是江澤民的政治老巢,前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以及剛病死不久的前上海市長楊雄都是江派的地方大員。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江綿康在上海建有龐大的政治經濟利益網絡。

總部設在上海的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東航)主要樞紐機場包括上海的兩大國際機場——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和上海虹橋國際機場等,而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諸多公開身分中,其中之一就是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也曾有說法指,江綿恆和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還曾任過東航董事,不過這一點查不到任何官方信息。

東航董事長劉紹勇,生於1958年11月,河南人,2000年12月就任中國東方航空總經理。2002年10月,任中國民用航空總局副局長。2004年8月,任中國南方航空集團公司總經理。2004年11月,兼任中國南方航空董事長。2008年12月,任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總經理、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黨組副書記、中國東方航空董事長。2016年12月任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董事長、中國東方航空集團公司黨組書記、中國東方航空董事長。

履歷可見,劉紹勇在中國航空界可謂根基深厚。

雖然這樣,但根據中央巡視組2015年10月的巡視通報稱,東航集團存在利益輸送、腐敗等問題;四風問題仍然突出,有違規發放獎金補貼、公款吃喝玩樂、公款旅遊。利用公司資源進行利益輸送,有的領導成立關聯公司進行同業經營。巡視組還收到了反映一些領導人員問題線索。

中國航空界因為擁有龐大的經濟收益,還有大量美女資源,兩者捲入利益輸送的可能性都很大。與劉紹勇有密切交集(同為河南老鄉,在南航多年上下級)的前中國南方航空集團公司黨組副書記、總經理,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司獻民,於2015年11月被查。而早年大陸媒體曾曝出南航對於與江派周永康、曾慶紅密切關聯的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的出行格外「照顧」,不僅讓其挑選最漂亮的空姐服務,飛機餐也準備得比較「豪華」。萬慶良考察南航時,也是司獻民親自陪同。

其二,事件中有黨支書空姐,也有黨委書記,而現在正當中共在全國大搞建黨百年慶祝活動,這個醜聞似乎正對其胃口,網友戲稱「東航空姐陪睡」是黨建項目,這位黨員空姐之前的黨性極強的語錄也被扒了出來。

故此,這次上海警方快速出手「解決」涉案人,一方面是因為會觸及劉紹勇甚至是江綿恆一系的勢力。另一方面就是上海當局害怕性醜聞在黨慶期間擴散,惹中共最高層動怒,烏紗帽不保。

至於事件的真相,可能要待到這個混混的紅朝垮塌,否則,天知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