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張學良承認是黨員 中共推動西安軍事政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共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第十七集《西安事變》中,中共撒下的又一個彌天大謊被抓包,那就是中共事先並不知道西安事變的發生。事實真是如此嗎?

讓我們先走入歷史的隧道。1936年12月12日,國民政府西北剿匪副總司令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發動了震驚中外的軍事政變,將到此敦促「剿共」的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劫持扣留,導致蔣介石衛士排67名警衛全部被殺。中共洗腦片中稱其為「西安事變」,張、楊發動的是「兵諫」?

為何要發生武裝政變?洗腦片斷章取義地引用張學良之語是因為「反對內戰」,但根據逐漸披露的歷史真相和《張學良口述歷史》,西安軍事叛變絕不是中共所言的那樣單純因為張學良愛國和想抗戰,而是中共幕後策劃、推動的結果。鮮為人知的是,兩個主角中張學良是中共祕密黨員楊虎城的妻子和幾個屬下也是中共地下黨員,楊因此非常親共。

原來,在蔣介石的第五次圍剿下,中共中央紅軍被迫逃亡,最終選擇北上,但目的並不是抗日,而是為了與蘇聯靠的近些。跌跌撞撞逃到陝北落腳後,中共接到了面臨著東西方戰爭威脅的蘇聯的命令,即要其謀求與本國政府建立反對法西斯的「民族統一戰線」,以繼續「保衛蘇聯」和「武裝保衛蘇聯」,不過要試圖通過建立統一戰線來實現共產黨的領導。

在蘇聯的指示下,中共於1935年發表了「八一宣言」,第一次喊出了抗日的口號,並從此開始了借抗日以反蔣、借抗日以圖存和借抗日以擴張的共產革命「新階段」。

而國民政府為了防範逃亡西北的中共繼續作亂,特別任命蔣介石任西北剿匪總司令,東北軍的張學良、西北軍的楊虎城為副總司令,共同擔任剿共任務。中共為了瓦解國民黨的剿共計劃,採取多種方式如派中共黨員向東北軍、西北軍滲透、宣傳,取得了不小的成效,包括張學良成為中共的祕密黨員。

對此,在《張學良口述歷史(訪談實錄)》中,張學良曾講了一句:「也可以說我就是共產黨。」另據中共黨建雜誌披露,中共中央統戰部原部長閻明復曾就張學良是不是中共黨員的問題問過呂正操,呂明確答覆說:「張漢公是中共黨員。」

據中國知名近現代史學者楊天石披露,在西安軍事政變前,中共、張學良、楊虎城三方已商議要組建一個西北國防政府,目的是聯合蘇聯,推倒南京國民政府,然後抗日。更令人震驚的是,「張學良決心殺蔣並已選定殺蔣人選」。這不是叛亂又是什麼?

此外,張學良在口述中還透露,西安軍事政變中楊虎城是主角,但名義上自己是主角,因為楊的妻子和部下大多是中共黨員。

那麼,張、楊發生政變前中共是否知道呢?據毛澤東的機要祕書之一葉子龍的回憶,在西安軍事政變的前一天,中共機要科收到張、楊發來的一封密電。電文是用文言文寫的,並不太長。收到後,因有兩個關鍵字不解其意,葉子龍等人琢磨了半天也沒搞懂電報內容。

葉子龍沒辦法,用同音字替代那兩個字後,把抄好的電文送給毛。毛看完電文笑了,對葉子龍說:「要有好事了。」繼而讓他把電報送給其他中共領導人看。第二天,就傳來了張、楊武裝挾持蔣介石的消息。葉子龍這才明白「好事」是什麼意思。

而在西安叛變發生當天,毛在給斯大林的電報中稱,西安事變是「根據張、楊、共三角聯盟抗日反蔣的協定而發生的,中共中央已積極推動張、楊堅決與蔣分裂」。

顯然,從張、楊政變前發給中共電報、毛的反應以及毛給斯大林的電報內容看,雙方在事前存在勾結確鑿無疑。而洗腦片中卻否認中共事先知曉政變發生,還披露了政變發生當天,張學良化名李毅致電毛、周請教「高見」的電報譯稿。然而從電報稿的語氣和內容,卻暗示中共和張學良此前必定有所往來和約定,如張希望「紅軍全部速集於環縣一帶,以便共同行動,以防胡敵北進」。沒有之前的勾兌,張學良能提出如此要求?

出乎張、楊和中共意料的是,西安軍事政變之後,全國各界一片抗議和譴責之聲,曾經態度曖昧的各地方勢力也一致討伐張、楊,而蘇聯的斯大林更是親自擬電命令中共:絕不容許中共殺蔣。這讓想坐收漁翁之利的中共很無奈,只好派周恩來去說服張、楊以及面見蔣介石,而絕非如洗腦片中說的是中共「從國家民族大義出發拋卻一黨之利,制定和平解決方針」。

在周恩來開口「校長」,閉口「校長」,並對其動以「天倫之情」,還一再向蔣保證能將被扣留在蘇聯的蔣經國弄回國,讓他父子團圓,周博得了蔣的原諒和許諾,即停止剿共和聯合抗日。西安軍事政變得以和平解決。中共也因此取得了名正言順的地位,並利用國民黨抗戰的機會,得以坐大。

洗腦片也承認,張學良在沒有告知周恩來的情況下,陪同蔣介石乘飛機離開西安,一到南京立即被蔣介石扣留。顯然,這與此前張學良給毛、周發電報是兩種態度。這是因為面對著全國的聲討和蘇聯、中共的「背信棄義」,張學良陷於深深的懊悔中,因此決定陪同蔣介石回南京,表示負荊請罪,自然也沒打算知會說話不算話的中共。

對於自己當年的所為,張學良曾寫了《西安事變反醒錄》,認為自己對共產黨認識不清,為實現抗日心願,以致害了國家,害了人民,十分後悔。張認為自己當時對共產黨認識不清,十分後悔。晚年虔信基督教的他還在1990年6月1日的九十歲生日時,引用《聖經》中的話說:「我是一個罪人,是罪人中的罪魁。」

據悉,張從來沒有抱怨過蔣介石對他的囚禁。1991年他到美國後,《紐約時報》曾對其進行採訪,張解釋他為何決定送蔣離開西安並接受懲罰時說:「那是叛亂,我不得不負起責任。」

西安軍事叛變的直接後果是使中共獲得了喘息時間,並逐漸擴大,並終於在抗戰勝利後,竊取了政權,為禍中國大陸。此外,西安軍事叛變使早已橫言「對西安事變絕不坐壁上觀」的日本軍閥,深有「此時不滅中國,將無來時」的感喟,從而提前了全面侵華戰爭的時間表。

至於被中共利用的張學良,在晚年不管中共如何邀請,始終拒絕回大陸,這應與他看穿中共有關。

而鬼迷心竅,一再縱容中共發展的楊虎城,也意識到了中共的卑劣,他曾質問中共黨員南漢宸:「和平解決就是犧牲我。這種情形你為什麼不替我想一想?你只一味地站在你們黨的方面說話。我現在不能看著自己就這樣完了。」(申伯純:《西安事變紀實》,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98頁。)最終,楊虎城及其妻兒被囚12年,在蔣介石離開大陸前往台灣後,在重慶被殺,這也是其自食惡果。

毫無疑問,被中共宣揚的「千古功臣」、「民族英雄」的張學良、楊虎城是真正的千古罪人!

最後還需要廓清洗腦片和中共黨史中的一個謊言,即1931年日軍發動「九一八事變」後,張學良和東北軍執行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政策,沒有抵抗就退入山海關內。但根據《張學良口述歷史》,「九一八」日軍進攻東北時,下達不抵抗命令的不是蔣介石,而是張學良。

張學良親口承認,是自己在北平下達了不抵抗的命令,而且在「九一八」的晚上,蔣介石也不在南京,在從南京到江西的軍艦上,9月19日到了南昌,上岸後才知道東北出事了。不過還不是張學良報告的,是上海來的消息。因此,「九一八」晚上不抵抗命令確實和蔣介石沒有任何關係。

在口述歷史中,張學良還解釋了自己下達不抵抗命令的原因。一是「判斷失誤」,不知道日本人的陰謀很大,以為是小打小鬧;二是不論是在武器裝備還是精神素質上,認為東北軍都打不過日軍。如果,打輸了還得割地、賠款,麻煩很多。

中共刻意讓蔣介石替張學良背幾十年黑鍋,目的顯然是要將其刻畫成不抵抗日軍侵略的不堪形象,從而凸顯中共在抗戰中的「巨大作用」。但謊言永遠是謊言,一旦揭開,中共畫皮下邪惡的面目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