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法輪功學員遭北京非法起訴 律師籲關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6日訊】4•25前夕,大陸維權律師梁小軍在網上透露,北京當局許娜等11名北京法輪功學員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起訴。他對大紀元表示,希望外界及媒體關注此案。

4月24日早上9點,大陸維權律師梁小軍發推文說,「前日,去看守所會見了許娜。以她為主犯的11人案件已經起訴到東城區法院。因他們特殊身分而起訴的罪名,無法掩蓋他們言論自由被限制的事實。」

他在另一推文中寫道,「這次去會見她,她已經收到了起訴書。她說:我第一次被抓的時候,這次和我同案的這些孩子才兩三歲。如今,李宗澤等十位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將遭遇判刑,不過僅僅因為他們拍攝了幾張疫情期間北京街頭最常見的真實照片。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

25日上午,梁小軍對大紀元講述了「11人案件」的一些情況。梁律師說,許娜等人的案件目前「已經到法院了」,當局起訴的主要原因「說是往網上發疫情期間的照片和文章」。

另外10位「都是小姑娘和小夥子,他們是李宗澤、劉強、孟慶霞等」,梁律師表示,他們全都是法輪功學員,當局是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先拘留」後起訴的。

梁小軍說,這11位法輪功學員是去年7月份被當局抓捕的,目前「就是把案件送到法院了,現在還沒有說安排開庭的時間」,後續的情況「現在沒辦法判斷」。梁小軍於去年8月介入許娜案件。

以下是關注人士綜合各種消息來源在網上提供的許娜等11人的早前情況:

2021年4月2日,北京市東城區檢察院經此前兩次「證據不足」退回公安分局(東城分局)「補充偵查」後,最終將此案提訴至東城區法院。在東城區看守所期間,許娜等人被強制要求接種「新冠疫苗」。許娜拒絕。目前許娜狀態良好。

1月21日,北京市東城區檢察院第二次因證據不足,將案卷退回至東城區公安分局「補充偵查」。目前許娜狀態良好,正在給同監室的人講「傳統文化」。

2020年11月21日,北京市東城區檢察院核實認為證據不足,將許娜的案卷退回東城區公安分局「補充偵查」。

2020年11月8日,許娜的案卷被北京市東城區公安分局移交東城區檢察院,準備起訴。

2020年9月1日,許娜被北京市東城區檢察院批捕,罪名是「破壞法律實施罪」。

2020年8月6日,梁小軍律師介入許娜的案件。

2020年7月26日,許娜在北京市東城區看守所絕食已經四天。

2020年7月20日,警方再次登門,對許娜非法抄家,搜走了一些電子設備。目前許娜下落不明,不知道被非法關押在哪裡。

2020年7月19日,許娜,北京畫家、詩人、法輪功學員,於中午時分被北京市順義區空港派出所及國保「拘留」。

另據明慧網資料館,2020年7月19日,11名北京法輪功學員在自己的居住地被非法綁架,他們是許娜、孟慶霞、劉強、李宗澤、李立新、鄧靜、焦夢嬌、李佳軒、鄭豔美、鄭玉潔、張任飛,他們都被非法關押在東城看守所,四十多天後,被非法批捕,許那、孟慶霞的家屬分別請了律師。今年1月下旬,東城區檢察院核實認為證據不足,已第二次退回北京市東城分局。

資料中提到,許娜當天是在家中畫畫時被北京順義空港派出所的所長協同北京市國保非法綁架至東城看守所。這是許娜第三次被抓捕,第一次是2001年11月,許娜因收留外地到京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5年,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獄中受到各種酷刑迫害和被強迫奴工。

第二次是2008年黃曆新年前,許娜和她的丈夫、當時民間知名的音樂人于宙在開車下班途中被中共警察攔車綁架,羈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但8天後,健康的于宙死於看守所。對于宙之死許娜向檢察院提出控告,並要求為于宙辦理後事,北京公安害怕于宙死因被外界知曉,反將許娜轉捕、起訴,幾個月後許娜被判刑3年。

有媒體記者網上披露于宙的死因,指當年(2008年)2月6日大年三十被警察毆打致死。

對於許娜,梁小軍在他的推特中還寫道,「1987年她高考分數高出北大40分,因不是共青團員,被調濟到北京廣播學院(現北京傳媒大學);1989年春夏之交,她是廣場絕食學生中的一員,6月2日回到學校;以後發生的一切讓她絕望,畢業後拒絕進入廣電系統,學習美術,成為可以辦獨立畫展的藝術家。」

「許娜作為一個畫家、自由撰稿人,她的學識、她自身的悲慘遭遇和坎坷命運,帶給她一種深斂於內心的睿智、良知與勇氣。」「殘酷環境之下,她淡泊名利。她本應有的名氣與影響被民間社會所低估,卻為官方所不敢輕視。每次會見她,於我,都是一種聆聽與學習的過程。」

「今天,我被擺在這個位置,我不能為了個人利益而不發聲,我不能辜負了我這些年所受的教育。一個正常的人,對於即使離他/她很遠的不公義事件,都應該做出自己的道德評判,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責任。如果我還去認同這樣的政府,我不是正常的人。」

梁小軍表示,希望外界及媒體關注此案。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