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為什麼封殺溫家寶的文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清明節前夕,前中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一家很多人都沒有聽說的地方報紙——《澳門導報》上,發表了一篇紀念去年年末去世母親的文章,竟被中共全網封殺。

作為一名前中紀委監察部官員,我根據中共體制內的各種規定,仔細閱讀這篇文章多遍,沒有發現它有任何問題。

它既沒有違反中共制定的《憲法》,也沒有違反中共制定的《黨章》、《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中共紀律處分條例》等,也沒有違反中共《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既然這樣,中共為什麼要全網封殺?對此,已有很多解讀文章,都有一定道理。我認為: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中共沒有自信心。
2016年,習近平在慶祝中共成立95周年大會上說:中共要堅持「四個自信」,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習特別強調,「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

中共一直在鼓吹社會主義優越性,認為中共走的社會主義道路,越走越寬廣,越走越有「道路自信」。從1956年中共完成三大改造,進入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算起,到2021年,中共走社會主義道路,已經走了65年。從2012年中共十八大提出「道路自信」到今年,也有九個年頭了。

然而,時至今日,已有56年黨齡、在中南海工作28年、當過10年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寫了一篇不存在任何違法亂紀問題、標題為《我的母親》的文章,竟被中共全網封殺。中共的「道路自信」在哪裡?

今年是中共建黨100年,信奉馬克思主義100年。中共認為,馬克思主義是「科學真理」,是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強大思想武器,很有「理論自信」。

但是,至今沒有一位中共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站出來,對溫的文章到底錯在哪裡,做出讓人心服口服的分析與批判。中共所有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全都啞巴了,包括被稱為「三朝國師」、「最高智囊」的中共意識形態總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完全可以說,中共封殺溫的文章,沒有任何道理而講,僅僅是其中某些字、詞、句,某些神經衰弱到了極點的人看了,感覺刺眼、彆扭、難受。中共的「理論自信」在哪裡?

至於「制度自信」,上面已經說過,溫的文章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法規。封殺此文,體現的不是「制度自信」,而是對制度的極端不自信,以至於所有對此文進行「監管」的中共官員,無一人遵守中共的《憲法》、《黨章》等最重要的法律法規。

「文化自信」就更是無從談起了。任何一個有正常思維、邏輯、情感的人,對溫的文章,即使不完全贊同,至少可以包容。但是,中共統治的地方,號稱有960萬平方公里,竟容不下溫的一篇懷念母親的文章!

第二,中共已病入膏肓。
溫家寶是平民出身,不是紅二代,也不是官二代,既沒有當過省委、省政府的第一把手,也沒有當過中共中央、國務院所屬重要部委的第一把手。按理說,以溫的資歷,是不適合擔任國務院總理的。

但是,溫卻成了國務院總理。原因是:他為人比較低調,沒有太多鋒芒,各方面都能接受。溫在擔任總理期間,也做了一些好事。比如,在抓捕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問題上,溫是有功的。

2012年10月26日,中共十八大前高層權鬥激烈時,《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有關溫家寶家族貪腐的長篇調查報導,稱溫的家族在過去20年,積累了至少27億美元資產,包括溫的母親、妻子、子女、弟弟、內弟等,都發了大財。

當時,有接近中共高層的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溫曾五次寫信給中共高層,要求對他家族的腐敗傳聞進行獨立調查。此前,他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多次提出這樣的要求,並表示,如有他有任何貪腐行為,願立即辭職,接受黨紀國法處理。溫對待他家族的腐敗傳聞的態度,也是值得肯定的。

中共黨內派系眾多,溫不屬於江派、習派、團派、太子黨等,不是極左派,也不是極右派,屬於比較溫和的人,是站在左右之間的人。

溫既沒掌握槍桿子(軍隊)、刀把子(政法),也沒掌握錢袋子(財政金融),甚至沒掌握「筆桿子」(宣傳),否則,不至於在中國大陸找不到一家媒體,而跑到澳門找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媒體發表文章。溫只是一個沒有任何實權的退休老人。如果中共連溫這樣的人也容不下,那只能說明:中共已病入膏肓。

溫的文章談及他父母文革中被迫害的情況,是客觀事實,也沒超出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劃定的框框。

上述決議對文革的定性是:「由領導者(毛澤東)錯誤發動的,被反動集團(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毛澤東應為「這一全局性的、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負主要責任。

雖然這個定性不完全準確,但有一點是正確的,即文革給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溫如實地談了他的父母在文革中遭遇的災難,何錯之有?

今天清明節,大陸還發生兩件奇怪的事:一是中共允許在十年文革中害人無數、被判死緩後自殺的江青的墓地向公眾開放;二是中共不允許否定文革、為中共改革開放作出重大貢獻的前中共黨魁趙紫陽的墓地向公眾開放。

封殺溫家寶的文章、禁止公眾給趙紫陽掃墓、對公眾開放血債纍纍的江青的墓地,這三件事,說明一個問題,即今日之中共,正在向文革回歸。

文革是怎樣的年代?原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有一個形容。他說,文革是「全黨、全軍、全民發瘋的十年」。用正常人的正常心態看文革,這個形容簡潔、形象、準確。

在中共成立100年、建政72年、實行改革開放43年後的今天,中共卻在向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災難的文革回歸。這說明什麼?

說明百年中共積累的矛盾,已到了無法解決的地步,中共已沒有自省、糾錯的能力,不得不到已被證明是死路一條的文革極左路線中找出路了。

中共正自取滅亡
溫家寶的文章寫道:「我同情窮人、同情弱者,反對欺侮和壓迫。我心目中的中國應該是一個充滿公平正義的國家,那裡永遠有對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質的尊重,永遠有青春、自由、奮鬥的氣質。」

溫家寶是一名中共黨員,曾經是一名中共正國級高官,無疑也是一個有黨性的人。但是,上面這段話透露出來的是什麼?是人性。儘管中共一直在用黨性泯滅人性,但是,溫家寶的人性還在,還有人情味,還在說人話。這正是中共封殺溫家寶的文章最關鍵的原因。

中共容不下溫家寶,能容下誰呢?

凡有人性的人,大都不被中共所容。當年,趙紫陽被打倒,就是因他在「六四」屠殺這個重大問題上用人性戰勝了黨性。

趙紫陽的四子一女在紀念趙百年誕辰的文章中寫道:

「今天,我們面臨的,是思想的退化、哲學的貧困;失去了龍騰虎躍的深刻探索,看不見微弱閃爍的智慧火花;既沒有人道關懷的點滴溫暖,也沒有動人心弦的絲毫感動。這是百年未見的精神困局。」

「古人有言:『野無遺賢,乃盛世之氣象』。而今,經過多年的優敗劣勝的『逆向淘汰』後,有道是:剛正耿介者寥寥無幾;寡廉鮮恥輩洋洋大觀。」

「這些『其興也勃,其亡也速』的現象,在中國歷史上並不罕見,但如此神速,如此徹底,亘古未聞。」

這三段話就是當今中共現實最真實的寫照。

中共容不下溫家寶,卻一直對江澤民這個當代中國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網開一面。

2016年9月1日,香港《環球新聞時訊》發表《黨政軍老虎扎堆 源頭難辭其咎》一文,談到江澤民當政時提拔重用的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的一批腐敗分子,如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等。

文章說,這些黨政軍「老虎」在不同官職任期內均遭到過檢舉、揭發,但是,非但未被查處,反而官運亨通、不斷升遷。「就這樣,大傘護小傘,蔚為壯觀,組成了如今最為龐大的中國腐敗網」。(其後台)『老闆』是誰?江澤民是也。『老闆』會不會被揪出?人民群眾拭目以待。」

從2016年到2021年,人民群眾拭目以待了五年,沒有看到江澤民被「揪出」。

中共不准溫家寶發文紀念母親,卻允許中共黨內最壞的壞人江澤民長時間逍遙法外。

中共不亡,天理能容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