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夫用全家性命向城隍力保秀才 他做了什麼事?

嫣華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6日訊】清朝咸豐年間,宜興地區有一位姓吳的秀才,天資聰敏,文學出眾,但屢次考試都沒有考中。

在過年期間的一個早上,吳秀才很高興地迎接前來拜年的姊夫。他的姊夫來不及坐下,就急忙拉著吳秀才說:「你姊姊突然生起大病來,而且她說很想念你、急著想見你一面,你趕快到我家,去探望你姊姊吧!」

聽到突如其來的壞消息,讓吳秀才心急如焚,急急忙忙地跟著姊夫一起出門,一心想著要趕快去看望姊姊;不過姊夫顯然比他更著急,一路上邊走邊跑、迫不及待地拉著吳秀才往前行,一路拉到他家。

到了姊夫家,吳秀才快步跑上二樓姊姊房間;不過進了房間之後,竟然發現姊姊好端端地坐在房裡,看起來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一點也不像病人,還很有精神的樣子。

他一臉納悶地正要開口問姊姊時,誰知道姊姊緊忙地一把拉住他的手,把他拖到另一間房間內;在吳秀才還沒意會過來時,姊姊竟然反身出門,並快速地關上房門,還加上了鎖。

吳秀才這才發現自己被關在屋子裡,出不去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呢?這是綁架嗎?他們的意圖為何呢?

他們為什麼把吳秀才關起來?

被關在房內的吳秀才發現姊姊和姊夫一直站在門外,並沒有離開。

吳秀才有點惱火地問:「為什麼姊夫和姊姊要把我騙來家裡,還把我鎖在房裡?」

吳秀才思忖著,因父母早已離世,長久以來,自己和姊姊感情一直很好,而姊夫一直對他很關心、也很照顧;而自己因妻子病故又無子女,但就算他們擔心自己孤家寡人一個人在家過年會很無聊,也不用這樣啊!

隔著門窗,姊夫只好話說從頭了:「唉!反正短時間內我們也沒打算放你出去,你就好好聽我們說吧!」「在除夕夜裡,我做了一個,夢中看到城隍廟門前的掛牌上,寫著你明年會高中解元,心中正在為你高興!可是才一轉眼,你的名字竟然被揩去了。」

吳秀才也聽得聚精會神,因為事關自己的功名。自己已經考過很多次鄉試了,但每一次都名落孫山,一向對自己的文才相當自負,難道這其中有什麼蹊蹺嗎?

姊夫說:「正當我感到疑惑時,發現身邊站著一個官差,他對我說:『這個吳秀才,因為心生邪念,他將在新年正月間,做一件壞事,所以把他的功名削除了。』」

姊姊插話說:「你說這事夠玄奇吧?我也同時到這一段,眼看著你高中解元,正高興得不能自己時,隨後你的名字又被抹掉了,我都著急得大叫了出來!」

吳秀才聽後,覺得萬分驚恐地說道:「我確實曾經升起惡念,不過那只是在心中想著罷了;我非但沒有實行,甚至也從沒對人講過。而那鬼神竟早已知曉,並且要付諸實質上的懲罰,削免了我的功名,這實在太可怕了!」

姊夫說:「我也是這麼想啊,接著馬上為你辯解道:『他只是在心中思量,並沒有實際去做啊,你看可以挽回嗎?』那官差回答道:『這事你得去問城隍爺!』」「說罷,他就領著我走進廟中,我看見城隍神朝南坐著,就走到城隍爺面前伏地代你叩頭求饒,希望能挽回你的功名。」

《ResearchesInto Chinese Superstitions》城隍插圖。(公有領域)

吳秀才相信為人熱心的姊夫會這樣做,他對吳秀才向來很袒護。

姊夫說:「城隍神隨即丟下一本冊子在我面前。我翻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吳某本當為三元宰相,因為口頭上、文字上,所造惡業太多,所以全部被削除了。』所載本次科考的事情(即考中解元的事),也正與那官差所說相同。」

吳秀才驚嚇出一身冷汗,因為自己屢試不中,不但怨天尤人,心中還充滿妒嫉、憤恨,而致心生惡念;原來以為只是心生一念,或者抒發牢騒地駡人和書寫文章而已,沒想到神目如電啊!萬萬沒想到,此舉竟然會毀了自己的一生!

姊夫說:「我叩頭哀求道:『過去的事,已難挽回。未來的事,還可防止。我願以全家生命,保他不做那件壞事,求尊神可以不削他的功名,好嗎?』城隍點頭示可,叫那官差領我出去,走到門外,抬頭看見那牌子上,寫著你明年為解元的文字已經恢復了。」

吳秀才萬萬沒想到姊夫竟然卯上全家生命,來擔保自己不做那件壞事,這讓他感動不已!

姊姊說:「你姊夫從夢中醒來後,趕快把我叫醒來,沒想到我們兩人竟做了同樣的夢,醒來後夢中的情境歷歷在目。我們商量了之後,決定讓我假裝生病把你叫來,再把你關在這房裡,讓你安然渡過此關。你千萬不要辜負了我們一番苦心!」

吳秀才哽咽著說:「我已知錯,一定不辜負你們的一番苦心!」

姊姊說:「我已經在房間中準備你要用的一切東西,我也會幫你送來日常三餐,離科舉不遠了,希望你在此刻苦讀書,不要外出!」

經由吳秀才滿口承諾後,夫妻兩人才放心地離開房前;而吳秀才一直在房中待著,直到科舉時間到時,姊夫才幫他打開房門。不過卯上全家生命來擔保他不出事的姊夫,一路陪同吳秀才到金陵赴試。除了不能進入考場外,他半步不離緊緊相隨,直到揭曉,吳秀才果然中了解元(註:鄉試獲選為舉人,而第一名為解元)。@#

(事據《坐花志果》)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