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獲中共病毒研究文件 證實石正麗與軍方合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7日訊】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近日獲得的一份文件顯示,一個由中共政府指導的祕密軍事項目在9年前啟動,而且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研究蝙蝠病毒的科學家也參與了這一項目,他們與中共軍方官員一起研究動物病毒。

文件揭示,這一全國性軍事計劃旨在發現新病毒,並檢測涉及疾病傳播的生物學「暗物質」。該計劃的五位組長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病毒學家石正麗,以及中共高級軍官、衛生部反恐(生物)應急處置專家委員會委員、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長曹務春

其中,石正麗因在山洞中尋找樣本而被稱為「蝙蝠女」。不過上個月,石否認了美國的相關指控,稱自己「不知道WIV從事任何軍事工作」。美方曾指控,WIV與中共武裝部隊之間存在合作。

另外,曾在英國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瑞典卡羅林斯卡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泰國瑪希隆大學(Mahidol University)進行客座研究的流行病學家曹務春,同時也是WIV諮詢委員會成員。他是中共首席生物防禦專家陳薇少將領導的軍事研究小組的第二把手,該小組被派往武漢應對中共病毒並從事疫苗開發工作。

相關項目報告中標註,曹務春是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員,並擔任軍事生物安全專家委員會主任。

而在隸屬於中共衛生部的「傳染病預防控制國家重點實驗室」(State Key Laboratory of 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SKLID)官網上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曹務春與石正麗二人在「動物源病原體的發現及其對人類致病性研究」重大項目上的合作關係。

(網頁截圖)

《每日郵報》報導還披露,上述「重大項目」於2012年啟動,由中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資助,由徐建國(Xu Jianguo)領導,旨在尋找可能感染人類的生物體並研究其進化。徐曾在2019年的一次會議上吹噓說:「一個巨大的傳染病預防和控制網絡正在形成。」

徐建國還領導了第一個專家組到武漢調查中共病毒。儘管有來自醫院的證據,但他最初否認了病毒人傳人的可能性。他還在去年1月中旬堅持稱,「疫情大流行程度有限,如果下週沒有新病例,就會結束。」

不過,一篇有關徐建國的病毒搜尋項目的評論,引起了國際病毒學界的極大關注。該評論承認,「已經發現了大量新病毒」,如果病原體擴散到人類和牲畜身上,可能引發新的傳染病,「會對人類健康和生命安全構成巨大威脅,可能造成重大經濟損失,甚至影響社會穩定。」

2018年的一份更新版本說,科學團隊已經發現了4種新的病原體和10種新的細菌,同時「利用元基因組學技術發現了1640多種新病毒」。這種研究是基於從樣本中提取遺傳物質,例如石正麗從蝙蝠糞便和血液中蒐集樣本。

這樣廣泛的取樣讓石正麗迅速發現了RaTG13,這是與中共病毒新菌株最接近的樣本,並被儲存在武漢的實驗室裏。

報導披露,後來,石正麗把RaTG13的名字在之前的一篇論文中進行了改動,從而掩蓋了它與三名礦區工作人員的聯系。而這三人因清理蝙蝠糞便而死於一種奇怪的呼吸系統疾病。

此外,石正麗承認,在礦區還蒐集到了8種不明的SARS病毒。該研究所於2019年9月將其病毒樣本數據庫下線,就在中共肺炎在武漢爆發的幾週前。

在曹務春發表了一篇關於致命蜱蟲叮咬的論文後,有人在社交媒體上發表評論稱,他和石正麗「總能找到一種從未在人體上發現的病毒」,並質疑這又是一個在實驗室裏做的所謂「科學研究」。

截至目前,疫情大流行已經造成超過313萬人死亡,但中共仍拒絕分享有關病毒的關鍵信息。上個月,英國、美國和其它12個國家批評中共拒絕與世衛調查團分享關鍵數據和樣本。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生物安全專家菲利帕‧倫佐斯(Filippa Lentzos)說,最新的調查報告符合來自北京的說辭。

「他們(北京)對我們仍然不透明。我們沒有關於大流行病起源的硬數據,不管它是來自動物的自然溢出,還是某種與研究有關的意外洩漏,但我們無法得到直接的答案,這根本無法激發我們的信心。」倫佐斯說。

美國的生物、化學和核擴散問題專家大衛‧阿什爾(David Asher)說:「中方已經明確表示,他們將生物技術視為未來混合戰爭的一個重要部份。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在這些領域的工作是進攻性的還是防禦性的。」

阿什爾曾領導美國國務院對中共病毒的起源進行調查。

(記者蕭靜編譯報導/責任編輯:梅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