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英媒揭石正麗謊言 特斯拉叫停文急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4月26日星期一,歡迎大家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今日焦點:英媒踢爆石正麗與軍方合作,黨媒追打「叫停」特斯拉

在過去的這幾天,印度的疫情突然呈現爆發飆升,我們從很多視頻可以看到現在的印度依稀出現了類似當初武漢的景象。而英國媒體又再次曝光了有關武漢病毒所和中共軍方相關的一個重磅消息。

所以我們今天會先和大家來討論病毒來源的新情況,然後再說說特斯拉——特斯拉風暴似乎仍未平息,有黨媒繼續追打,要求特事特辦,讓特斯拉立即停產停售接受整頓。

請朋友們點擊文字介紹中的鏈接,到Youmaker觀看今天節目完整影片,YouTube這個平台,我們會晚些時候再發布。

英媒踢爆石正麗和軍方合作計劃

就在昨天,英國媒體《星期日郵報》獲得的文件顯示,早在9年前(2012年),中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就啟動了一個重大項目,其名稱非常耐人尋味,叫做「動物源病原體的發現及其對人類致病性研究」。

這項計劃自稱是為了從動物源頭上尋找危險的病原體並進行研究,以便於未來可以預警新的突發傳染病等。其具體方式是尋找新病毒,並檢測研究涉及病毒疾病傳播的生物學「暗物質」。

但《星期日郵報》對這個研究團隊成立的動機提出了質疑,而更加引人注目的是,這個項目設置了5個課題負責人,其中4個都與此次武漢爆發的疫情有密切的關聯,這可以說是一種頗為蹊蹺的巧合。

什麼是生物學中的「暗物質」?我們都知道,宇宙中95%以上的物質都是我們用現有科技手段無法直接感知的暗物質,而在人體這個「小宇宙」中,也存在著這樣的「暗物質」,甚至包括病毒也存在大量難以檢測並認知其功能的遺傳物質——這也是暗物質,一般是指病毒的非編碼RNA(核糖核酸)。

這個項目設置了5個課題組並分別任命了5位負責人,他們是石正麗、張永振、曹務春、徐建國和梁國棟。

簡單查證一下,我們就發現這裡面的前4位,都在武漢疫情爆發後扮演了關鍵的角色,我們先簡單來梳理一下。

石正麗我們就不需要多說了,大家都很熟悉了,她是病毒可能源於實驗室洩露這個災難的頭號嫌犯,她在這個暗物質研究項目中同樣是專攻蝙蝠攜帶人類病原體的發現、分離和鑑定,包括其遺傳進化規律和對人體的致病性等等。

張永振在當時還是中國CDC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的人獸共患病室研究員,他在這個項目中主攻從節肢動物(如蚊子、蒼蠅、蟑螂、蜘蛛等)和嚙齒類動物(如鼠類等)等標本身上採集病毒,5年下來一共發現143種新型病毒。

在武漢疫情爆發的時候,張永振已經成為復旦大學生物醫學研究院與復旦大學附屬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教授。2020年1月11日,他的團隊在病毒學網站(virological.org)發布了所獲得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全基因組序列,成為全球最早公布該病毒序列的團隊。結果第二天他的實驗室就被強行關閉。

第三個人物曹務春非常敏感,因為他是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員。除了軍方身分,他還有一個更加敏感的職務,他同時也是中共「國家衛生部反恐(生物)應急處置專家委員會」的委員。

看到「生物反恐」4個字,我想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知道,這位曹務春實際上就是軍方的生物戰專家。

曹務春在這個暗黑物資研究計劃中做什麼呢?他的團隊主攻蜱蟲攜帶的微生物譜系,成果是發現了「優勢蜱種」攜帶的三十餘種新微生物,其中二十餘種對人有致病性。

武漢疫情爆發以後,曹務春和中共軍方被宣傳為首席生化武器專家的陳薇少將,奉命帶領「軍事科學院」的專家組,第一時間就直奔武漢,接管了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病毒溯源調查,但調查結果迄今未見隻言片語。

第四個敏感人物徐建國,是這次暗物質研究的主持者,其身分是中共工程院院士,兼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所長。武漢疫情爆發後,徐建國是第一支進入武漢的專家組組長。

早在去年1月7日,徐建國就已經獲得了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但是,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對外界發布。相反,他在去年1月4日對媒體公開宣稱,未見病毒人傳人證據,其威脅水平有限,而且中國的傳染病控制有多年經驗積累,絕不會出現因為春運發生大擴散的可能性。當然,後來的事實證明了這個人就是一個政治學者。


第一大關鍵:官方不提的信息更重要

在這些官方的報導中,我們看到一個奇怪的現象:無論是項目主辦單位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還是中共CDC,都對石正麗負責的課題有何成果隻字不提。但實際上,從該項目2012年啟動到2018年1月驗收,石正麗在此期間取得的成果斐然。

不少朋友可能還有印象,去年《紐約郵報》曾經報導,一位名叫李旭(音譯Li Xu)的中國醫生早年間發表的一篇碩士學位論文顯示,在2012年4月,中國雲南墨江一處礦場有6名礦工在打掃了礦洞中的蝙蝠排泄物後,患上了嚴重的肺炎,其中3人迅速死亡。

去年2月武漢疫情爆發後,石正麗在《自然》雜誌發表的論文公布了蝙蝠冠狀病毒RaTG13,並稱與中共病毒全基因組同源性為96.2%。

7月,石正麗接受《科學》雜誌採訪時試圖消解疑問。她證實RaTG13就是從廢棄的雲南礦洞的蝙蝠提取的病毒,當時是另外一個名稱,叫RaBtCoV/4991。

除了這個被視為中共病毒來源頭號嫌犯的RaTG13,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在去年11月17日在《自然》雜誌發表的論文證實,在2012年至2015年之間,石正麗團隊從雲南礦洞蝙蝠身上總共收集了1,322個樣本,從中檢測到293種冠狀病毒,其中284種被歸類為alpha冠狀病毒,9種被歸類為beta冠狀病毒,後者均與SARS型冠狀病毒有關。

更關鍵的是,頭號嫌犯RaTG13只是這9種病毒中的一種,另外8種全新的冠狀病毒迄今沒有發表任何信息。

很多時候,媒體報導出來的信息並不重要,而媒體避免公開提到的信息,可能才是更加重要的。石正麗團隊在蝙蝠身上取得了如此巨大的進展,這個項目成果驗收的報導卻隻字不提,這本身不奇怪嗎?

我們說石正麗取得了巨大進展,不僅僅是因為她的團隊獲取了數以百計的新型冠狀病毒樣本,更是因為像RaTG13這種病毒,武毒所自己的論文都承認在2018年已進行了完整測序。

對石正麗這樣級別的冠狀病毒專家來說,只要看到這個病毒的序列,立即就能意識到其具備和薩斯病毒高度相似的S蛋白構造,意味著這個病毒很可能具備入侵人體的能力。而這正是「暗物質研究計劃」的目的,石正麗的發現可以說是整個課題組最重要的成果。

但這個成果被從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到CDC再到武漢病毒所全面隱藏了,直到7年之後的2020年,武漢疫情爆發,石正麗才首次公布了這個病毒的存在。

這是我們看到英媒這次爆料的一大關鍵所在。

第二大關鍵:石正麗謊言被揭穿

另一個關鍵在於,就在今年3月23日,在美國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舉辦的一次研討會上,世衛組織諮詢委員會成員傑米‧梅茨(Jamie Metzl)直接向石正麗提問說,你認為關於中共軍方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祕密研究的說法是否正確?石正麗當即回答說,我們所有的研究工作都是公開的、透明的,我是主任,我不知道這個實驗室有進行任何這種研究工作。

這個說法,毫無疑問是一個巨大的謊言。因為從我們剛才討論的這些內容大家都看到了,石正麗本人和軍方人員在多年前就有過公開的密切合作,而相關的研究成果從未公開。

更令人生疑的是,今年1月10日,仍然是英國的《每日郵報》爆料,超過300篇由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獲中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刊登上網的病毒相關研究目前已全部被刪除,其中包括石正麗正在進行的重要研究資料,包括從蝙蝠身上冠狀病毒展開的跨物種感染風險研究,也包括蝙蝠攜帶人類病原體的研究,所有這些全部都消失了。

在去年1月15日,美國國務院公布了有關武漢病毒研究所活動的一份報告,該報告重點內容之一就是提到了武漢病毒所的祕密軍事活動。在報告中有這麼一句話:「儘管WIV表面上為民用機構,但美國已確定WIV與中國軍方在出版物和祕密項目上進行了合作。自2017年以來,WIV一直代表中國軍方進行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

最後這句「實驗室動物實驗」很多人基本都是一眼就滑過去了,因為拿動物做實驗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但其實,這裡專門提到的動物實驗,恐怕並不是我們一般了解的那種實驗。

大約在10年前,荷蘭伊拉斯姆斯大學的科學家羅恩‧福奇耶(Ron Fouchier)最早提出了一種稱為「動物傳遞」的技術,目的是讓病毒通過動物而不是通過細胞培養來使其變異。

簡單地說,他用禽流感病毒感染了一隻雪貂,等它生病後,再提其體內的病毒樣本,發現病毒已經稍有變異。然後他用這種樣本去感染第二隻雪貂,然後從第二隻雪貂中提取繼續變異的病毒去感染第三個,依此類推。

當病毒傳遞到第10隻雪貂後,他發現附近籠子裡沒有發生任何接觸的雪貂被感染了,這表明該病毒已經可以在雪貂中實現相互傳播,也證明了實驗室有可能人為創建出一種有大流行危險的病毒。

當前世界上很多P4實驗室都曾進行過這種動物傳遞實驗,因為它使科學家能夠研發抗病毒藥物,但這是一把雙刃劍,居心不良的科學家也有可能使用這種技術來創建生物武器。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從2009年起就曾經資助過很多這樣的研究,當時還取了一個名稱叫PREDICT計劃,就是預測的意思。

武漢病毒研究所就是獲得這個PREDICT計劃資助的重點實驗室之一。雖然目前我們無法看到武漢研究所是否有關於冠狀病毒的動物傳遞研究的記錄,但很多科學家都認為,建立昂貴的P4實驗室不太可能不進行動物傳遞研究。

在我看來,美國國務院鄭重其事提到的動物實驗,恐怕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小白鼠實驗,而指的就是動物傳遞這類研究功能獲得性增強的實驗。

叫停特斯拉:黨媒圖窮匕見

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要說說特斯拉事件的進展。

特斯拉公布事故車輛的數據後,新華社等一線黨媒開始低調降溫,但部分官方和民間的輿論並未平息,仍然揪住「未經權威第三方驗證」和「特斯拉可能篡改數據」不放。

而引人注目的是,一些媒體又開始炒作其它的維權案例,大有要把特斯拉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的氣勢。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經濟日報》的一篇殺氣騰騰的報導。

4月23日,就在特斯拉公布行車數據的第二天,由中共國務院主辦的直屬黨報《經濟日報》發表題為「『特事』特辦,依法特辦『叫停』特斯拉已刻不容緩」的報導,聲稱特斯拉公布的數據並未得到第三方權威檢測機構的檢測舉證。

同時,報導列舉其它幾個特斯拉被維權的案例,斷言特斯拉「剎車失靈」並非個案,已成重大交通安全隱患。而且特斯拉的「美式傲慢」已經激起公憤,所以要求相關主管部門應責令特斯拉立即停產、停售整頓,以消除公眾恐慌等等。

各大官媒轉載叫停文 又急刪

這篇報導很快被各大官媒轉載,倍受關注,但到今天我做節目為止,包括《經濟日報》和各家主要的轉載媒體都刪除了該報導。

雖然報導刪除了,但其釋放的信號卻很重要,因為我覺得這基本上說出了中共一直想說而又不方便說的話,就是:如果特斯拉還不識相點交出技術或源代碼,那就等著關門,而且投資的這條生產線也休想帶走,這買路錢黨媽是要定了。

上次節目我們討論過,特斯拉的銷量投訴率在去年的排行榜中高居榜首,是投訴最低的。如果按照《經濟日報》這個邏輯,在特斯拉銷售的幾十萬輛車中搜集幾個投訴案例,就要進行停產停售的處罰,那麼排在特斯拉以下的幾十家國產汽車品牌中,有更多的投訴記錄,只要哪一類投訴不是個案,都應該統統停產停售。

這樣的報導,顯然與維權無關,而只與搶劫有關。文章被刪除,說明中宣部高層得到了更高層的指令。這並不能證明中共高層還有理性存在,相反,中共是覺得特斯拉這棵韭菜養得還不夠肥,如果馬斯克識相點主動雙手奉上中共想要的東西,自然兵不血刃解決問題是上策。

要知道,對特斯拉大膽展開維權攻勢是得到黨媒鼓勵的,這一點所有中國人都看明白了。以後我們可能會看到越來越多的維權人士以各種高調的、甚至是悽慘的方式來維權。畢竟,任何產品都不可能做到百分百合格,你特斯拉這次公布數據逃過了一劫,下一次還會有那麼幸運嗎?

過去有句老話,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對特斯拉來說,中共已經明白無誤地喊出來了,黨媽就惦記上你了,你只要再出幾次事故,想要不交出所有數據接受徹底的審查恐怕是不可能的。

反正輿論喉舌在黨的手中,其它國產品牌出事再多,媒體不報,投訴者可以跨省追捕。特斯拉可以有這種待遇嗎?顯然是幻想。

所以,中宣部刪除《經濟日報》的報導,絕非放過了特斯拉,而是覺得現在下嘴有點吃相太難看,所以不妨以退為進,等多幾個案例了再堆在一起算總帳,只要逮住一次特斯拉的「不是個案「的問題,到那時候想打還是想殺,不過都只是一句話的事。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