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資源崩潰 印度患者買不起氧氣只能等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7日訊】印度疫情大爆發,單週新增225萬起確診病例,病歿人數也暴增近9成,有些火葬場忙到來不及火化遺體,而許多城市無病床收治患者,民眾被迫想辦法在家中治療,種種跡象讓黑市藥品、氧氣瓶和製氧機價格飆漲、假藥充斥,許多人因治療不及死去。

中央社報導,印度27日通報中共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新增逾35萬例確診病例,連續第5天高居除了中國以外的全球之冠。

美聯社報導,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墓地已經一位難求,在其他疫情嚴重的城市,火葬紅光照亮夜空。印度中部大城博帕爾(Bhopal)的一些火葬場把火葬堆增設到超過50處,仍得等待數小時才能火化遺體。

「紐約時報」指出,走訪全印度多座火葬場,可發現火化從不消停,病故人數恐被低估或漏計。

印度中部大城博帕爾的火葬場。(GAGAN NAYAR/AFP via Getty Images)

許多城市因無病床收治患者,民眾被迫想辦法在家中治療。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印度女子普里亞(Anshu Priya)的公公病情持續惡化,但她在德里(Delhi)或近郊的諾伊達(Noida)都無法替他找到醫院病床。普里亞為了買一罐氧氣鋼瓶,昨天幾乎花了一整天尋找,但都買不到。

她最後只好到黑市買,花了5萬盧比(約670美元)才買到一罐,跟平常只要6000盧比(約80美元)相較翻了好幾倍。BBC記者打電話詢問當地幾家氧氣瓶供應商,大多開價是平常的至少10倍。

普里亞的婆婆現在也呼吸困難。可是普里亞知道,自己恐已無法在黑市找到或買得起另一罐氧氣瓶給她。

這樣的故事現在不僅在德里普遍出現,在諾伊達、勒克瑙(Lucknow)、阿拉哈巴德(Allahabad)、印度爾(Indore)和許多其他印度城市也常見。許多家庭只能盡一切努力在家中拼湊出治療家人的臨時辦法。

2021年4月24日,在阿拉哈巴德的一個氧氣加注站,人們等待為患者加注醫用氧氣瓶。(SANJAY KANOJIA/AFP via Getty Images)

然而,大多數印度人連這也負擔不起。因此已傳出好幾起民眾由於買不起黑市販售的基本藥品和氧氣,而死在醫院門外的事件。

德里的情況尤其嚴重,當地已無任何加護病床。有財力的家庭只能雇用居家護理師和使用遠端看診,來讓染疫的重症親人維持生命。即便如此,他們仍面臨龐大困難。因為現在要讓病患驗血、照X光或接受電腦斷層掃描,都不容易。

當地的檢驗室已負荷過重,最多得等上3天才能得知結果,電腦斷層掃描也得排好幾天才做得到。這導致醫生無法及時評估患者病況發展,加深治療難度。醫生表示,這些延遲正導致許多患者的生命受到威脅。

就連確定是否染疫的PCR核酸檢測,現在要等好幾天才有結果。BBC記者便得知,有幾名病患雖然找到病床,但因為拿不出確診報告,而無法入院治療。

狄瓦里(Anuj Tiwari)正因染疫的兄弟遭許多醫院拒收,而雇用護理師在家中協助治療他。有些醫院拒收的理由是已無任何空床,有些則說是由於一直無法確定氧氣供應無虞,因此不收新病患。

在德里有些患者已因醫院氧氣供應不足而病逝。當地醫院為了尋找氧氣焦頭爛額,有些醫院警告只剩幾小時的氧氣供應。一名醫生表示,現在他們真的擔憂可能發生一場「大悲劇」。

狄瓦里為了在家中治療親人,花了大把銀子買了一台氧氣製造機。醫生還要他去買治療中共病毒的藥品瑞德西韋(Remdesivir),但市場上已賣到缺貨,他只能去黑市花高價買。

但BBC報導,當地黑市也出現假的瑞德西韋。然而即使可能買到假藥,印度民眾也願意花錢一試,可見他們目前面對疫情和醫療資源短缺的絕望程度。

2021年4月26日,在加濟阿巴德一輛停在路邊帳篷下的自動人力車內,一名病人在古爾德瓦拉(錫克教徒的禮拜場所)提供的氧氣幫助下呼吸。(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26日,在加濟阿巴德(Ghaziabad)一名病人在古爾德瓦拉(錫克教的一個禮拜場所)提供的氧氣幫助下呼吸。(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26日,在孟買新成立的中共病毒護理中心,工作人員正在拆開氧氣瓶的包裝。(INDRANIL MUKHERJE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26日,在加濟阿巴德,一名病人在一個古爾德瓦拉(錫克教徒的禮拜場所)提供的氧氣幫助下進行呼吸,該帳篷安裝在路邊。(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4月26日,在加濟阿巴德(Ghaziabad)一名病人在古爾德瓦拉(錫克教的一個禮拜場所)提供的氧氣幫助下呼吸。(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責任編輯:盧勇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