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馬里科帕縣審計命運在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8日訊】【今日點擊】(4070-1)

提要
即將開庭-馬里科帕縣審計命運在天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節目拍的晚一點,其實在等着亞利桑那州有關庭審的問題。馬里科帕縣在今天上午11:00,新的法官那個人叫馬丁,他要聽取民主黨人對有關參議院這一次審計的投訴,整個的投訴概念他要開庭。本來這件事情是應該昨天在這個時間上,結果出現了原來的法官庫裏自己就離開了,說因爲有利益衝突,結果選了一個新的法官叫馬丁。這件事情卻變得變得非常的命運,我只能說變得非常命運了,原因在哪兒?新的法官一開始我們不太瞭解,等到昨天晚上,星期一的晚上,大家瞭解了他是純純粹粹的民主黨人,而且純粹性的就來的所有人都瞠目結舌了。

英文媒體都用了一個唉!聽天由命,英文媒體,保守派媒體都這麼講的。它的起因,原來那個法官是庫裏,那是共和黨人,但是是共和黨的保守派的法官,但是他有着保守黨當中建設派的含義。但是在星期日的晚上,參議院請的審計公司的主管審計的人就叫網絡忍者,是佛州的,那因爲跟民主黨這樣的有着法律case嘛,所以他就請律師,結果他請了一個新的年輕的律師,作爲外圍的聯繫人員。結果這個新的年輕的律師是跟庫裏有關係,在庫里門下的實習過5年。所以保守派人比較守規矩,說既然你請來了這麼個律師,做你的律師,我們之間有利益衝突,爲了公平起見,所以我就退卻了,他退了。

所以庫裏的離開是審計主管網絡忍者自己帶來的麻煩,是他自己招來的,今天我們遇到的事情是他自己招來的。所以那審計者你也不用去埋怨,參議院你也不去埋怨,支持審計的人你也不用去埋怨,他就要重新去找法官了。那馬里科帕縣有7名法官,那除了另外兩名之外,有5名可以選的,因爲庫裏已經退卻了,還剩6個。有另外一個大法官接了共和黨的案子,所以只剩5個,馬丁是其中一個。

可是這個馬丁是2007年由當時的亞利桑那州的州長Janet,她是民主黨人,是奧巴馬的追隨者,由Janet來指定的,Janet在第二年2008年就進入了白宮,成爲了奧巴馬的國土安全部的部長,那是個女的,白人女的。而馬丁是1992年開始進入了律師行業,在1992年到1996年,他出道的律師行叫做布朗,結果布朗在97年的時候跟現在的,就是這一次能代表民主黨人狀告參議院,狀告這次審計的這家律師行叫Colin。

在1996年那兩家律師行合併,也就是說馬丁出道的律師行,就是現在代表民主黨提起訴訟的。那今天馬丁坐在堂上去審判的時候是自己的老東家,原告是老東家,就這麼解釋,大家聽明白了,這架給打成這樣,但那就不僅僅是利益衝突的問題了,這就變成了是老東家去告自己的政治敵手。可是這個事卻是人家網絡忍者審計者自己招來的,這就是我們說的感嘆的命運。這種感嘆的命運裏面包括的含義是什麼呢?就是你很難去詮釋,很難再去用陰謀論去解釋說民主黨這個、民主黨那個,這個黨派這個,那個黨派那個,共和黨建制派如何,我覺得你已經很難解釋了。

因爲這東西就是命運來的,它爲什麼出現?這是命運,命運中爲什麼有這個?在告誡着人們人中發生的一切事情,因果的原因在其中是最關鍵的。人們的技巧,人們的手段,似乎有着作用,但不是根本。人的技巧手段,在過程中你會看到對很多命運上所左右的時候所帶來的傷害。所以大多一些明白的人,真正明白的人,什麼叫心靜止水?那什麼叫在現實的環境中,在遇到大的事情當中,當一旦決定的時候一般他不動。很多當事情起來之後他不再動了,他就順着這東西走,他不讓額外的事情去添岔。

亞利桑那州審計起來之後,當付諸實施之後,我們看到川普的投入,對不對?川普的感情投入了很大,他看到了巨大的期待跟希望。在媒體當中包括左派媒體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都開始起來的時候,事情驟然改變,這裏面有很大的因素與川普態度有關,我以爲跟態度有關,所以才出現令人很蹊蹺的一種天意上的展現。但話說回來,結果是什麼樣可不一定,結果可並不一定是按照我們現在看到的利益層面的這種走向,純利益層面的走向,那裏頭又沒有天意了,可是它的天意的起因來自於審計者自己找的麻煩。自己本來是找一個方便,所以找了一個當地的律師,年輕的律師負責外圍,他又不是主要的律師,結果就出現了今天的場面。結果會怎麼樣我們就等待了。

但同樣在命運的程度當中,在中國同樣你看到了一個命運,習近平這兩天到了廣西還有呢桂林去視察,結果新華社拍了一張照片,心情很凝重,一看就在桂林,心情很凝重,那談到說習近平講說,我們現在遭遇了歷史上最残酷最困難的時期,但想想長征兩萬五,想想在湘江的浴血奮戰,他說沒有戰勝不了的。他的比喻有點過分,有點特別。

他比喻的一切是指共產黨崩潰的時候,共產黨遭遇生死搏殺的時候。所以他把今天的困難利用了歷史上,當時國民黨,當時的中央政府去剿殺共產黨的故事,給放在一起了。所以他的隱喻就變成了,他意識到共產黨面臨的生死危機,面臨着死亡跟滅絕。所以在一個本來要表現習近平偉大的照片當中,那包括新華社、多維新聞網,要表現這一份他的意志、他的堅強跟他的偉大的時候,卻展現出他引用的詞彙卻是這樣。

作爲對比,如果他要引用抗美援朝,那就是對外。抗美援朝是舉國一體的,但是當你談到長征的時候,是被中央政府,正式的中央政府當傀儡打跑的,概念不一樣的,我以爲表現出他生命的危機,當然也表現出他要跟毛澤東一比。可是在長征也好,在湘江的浴血奮戰也好,毛澤東相信的是命,習近平相信的是性本惡。毛澤東的往陝北去跑的話,是因爲他身邊的和尚說他是土龍,蔣介石是水龍,所以蔣介石叫勝不離川,敗不離灣。而毛澤東從南方跑到北方,他出生在南方湖南,那其實他在遵義會議等等都在南方,結果扭臉他往北跑,是他聽了那個和尚,和尚跟他說你得找土,所以他就一直奔土跑,就跑到了陝北,躲到了窯洞。

他在窯洞指揮着種鴉片,玩弄女學生,江青等等,亂七八糟什麼都有,他怎麼做惡都沒事。但他如果那件事情發生在南方,他就死了,所以他是個信命的。而習近平呢卻是信惡的,所以在他的行惡中,習近平崇尚背信棄義,藉助了王岐山打掉了所有貪官,把貪官的證據都掌握在他手裏面。扭臉習近平卻趁王岐山不經心之意,用了王滬寧的性本惡的手段,一把掐死他,這樣習近平就奪得了權力。

但是所有滿朝的人員沒有任何一個人去買王岐山的賬,對吧?都恨他。沒有他的反腐哪有今天呢?都恨他。而習近平藉助了這一份黨官場的恨,卻把王岐山完全孤立起來,所有人都認知他的卑鄙,這是卑鄙,這是手段上的卑鄙,那這可能是中共針對天滅中共瓦解的一種必須的條件,那就目前來講可以看到這一份惡。所以在中共的體制之下,沒有任何一個人是真正人的品質,他們能夠展現出來的品質是被中共體制在天滅中共前,所展現出來的非人性的品質。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