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趙婷奧斯卡摘冠與中共黨慶「三百」計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東時間4月26日,美國華裔導演趙婷憑執導作《無依之地》(Nomadland)拿下第93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成為獲此殊榮的第3位亞洲導演,更是華裔女性第一人。此外,該片還另摘取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2項大獎。此事引爆國際輿論。

這對華人來說,本該是件高興的事;但是,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52年來第一次不轉播本屆奧斯卡獎典禮,大陸媒體則集體封殺。有評論稱,趙婷征服了奧斯卡,卻被中共治下的中國「放逐」。為什麼呢?

無依之地》講述的是一個女人離開自己的小鎮在美國中西部地區遊歷的故事,與中國無涉。39歲的趙婷,作為一個在中國出生的人,在頒獎禮現場致辭時說:「這個獎是給有信念和勇氣堅持自己內心的善,並且無論在如何艱難的時候仍然堅守著彼此善心的每一個人。」

趙婷為什麼強調「堅守內心的善」呢?她說這要「回溯到我小時候學到的東西。」「我在中國長大的時候,我爸爸曾經跟我玩這個遊戲。我們會記中國的古詩詞,我們還會一起背誦,一個人說一句,再由另一個接。」「我非常記得的一部是叫《三字經》。它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這六個字對小時候的我影響是那麼大,直到今天,我仍然真心相信它。」「哪怕有時候好像現實是相反的,我去到世界任何地方,也總是能夠在我遇見的人當中找到善。」

從趙婷的自白中,我們真要感謝悠久而輝煌的中國傳統文化,其所蘊含的普世真理,使20世紀80、90年代一個相當叛逆的女孩,真切感受到了人心、人性的價值所在,這對趙婷的人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在十幾歲幾乎不懂英語的情況下,家境優渥的趙婷,被父母送去了一所英國寄宿學校學習。異國的環境,出人意料,趙婷開始了反思,她竟選擇了學習政治學(當然,這也並非孤例)。對此,2013年接受《電影人》(Filmmaker)雜誌採訪時,趙婷如是說:「我小時候收到的很多資訊都不正確,我開始對自己的家人和背景變得非常叛逆,於是我突然去了英國,重新學習了我的歷史,在文理學院學習政治學是我弄清事物本質的一種方式,用資訊武裝自己,然後挑戰它。」

如果話只說到這個程度,趙婷應該不會遭到今天的「放逐」,而依然能被中共稱之為「中國驕傲」;但是,趙婷說出了這樣一句話,「要從我小時候在中國說起,這是個充滿謊言的地方(It goes back to when I was a teenager in China, being in a place where there are lies everywhere.)」,中共就不能容忍了。

筆者倒不認為趙婷說中國「這是個充滿謊言的地方」有多大政治目的,這只是一句率直的話而已;雖然她學過政治學,但她的人生目標是當個電影人、藝藝術家,她所追求的只是創作自由,在藝術自由表達她的人生感悟和對當今世界的理解。這在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裡,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不幸的是,中共偏偏不是一個正常的政黨,中共治下的中國恰恰不是一個正常的社會。於是,趙婷的上述公開言論,本已淹沒在信息的汪洋之中,居然被人特別的撈出來,在大陸網絡上掀起波瀾,對趙婷開始了口誅筆伐。

今年3月初,趙婷還是中共官媒口中的「中國驕傲」,但如今,她歷史性斬獲奧斯卡獎的消息卻在中國面臨著嚴格審查和全網性的封殺(雖然其後該存取文章被修改,刪除了有爭議的表述)。據BBC報導,在微博上,「趙婷」、「無依之地」和「奧斯卡」等似乎都成為了敏感詞,相關網絡帖子被大面積移除。

在4月26日下午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當有記者問及有關趙婷及其電影是否遭遇審查時,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你提到的不是一個外交問題。」

的確,對中共而言,這不是一個「外交問題」,而是一個「內政問題」:中共的統治無遠弗屆,別說趙婷是個中國人,跑到哪說了中共不喜歡的話都得承受「風波和代價」(胡錫進語)。君不見,中共對外國人也是如此,2019年10月4日,NBA隊伍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達雷爾·莫雷在推特發布「為自由而鬥爭,與香港同一陣線」英文標語,中共大發雷霆,搞了一連串的抵制洋貨、政治站隊、外交事件,諸如央視體育頻道、浦發銀行信用卡中心、李寧公司、騰訊體育等相繼發表官方聲明,宣布暫停或終止與火箭隊的相關合作,所謂「祖國尊嚴高於一切,祖國主權不容挑戰」,一場醜劇鬧騰得臭不可聞。

而且,今年2021,是中共「百年黨慶」之年,政治氣氛特別濃烈,變態的事兒就更多了。趙婷之遭中共「放逐」,也就自在其中了。

雖然《無依之地》在中國放映遙遙無期(原計劃於2021年4月在中國上映,但目前豆瓣已刪除了影片的中國上映時間及中國版海報,微博也屏蔽了有關話題),可是中共還是有本事把中國電影市場搞得火熱。

例如,中共文化和旅遊部特意制訂「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舞台藝術精品創作工程」, 並於3月29日宣稱,將推出三百部優秀舞台藝術作品,包括「百年百部」創作計劃、「百年百部」傳統精品復排計劃、「百年百項」小型作品創作計劃;其中包括《白毛女》《紅色娘子軍》《黨的女兒》等「紅色經典」,說是「重溫黨史故事,探尋百年風華」。

可是,這些根據中共文藝政策所製造的所謂「舞台藝術精品」,又有哪一部能被國際主流社會接受呢?

早在1942年,中共延安整風運動——實為整人恐怖運動——期間,毛澤東發表了《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要求文藝為中共服務,政治挂帥,這從此成為中共文藝政策的核心(對毛這篇講話不感冒的胡風及其支持者,被毛親定為「胡風反革命集團」,直到1988年才得到官方徹底平反,這時毛已死去10年,胡風也於1985年去世)。72年之後,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再一次在北京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聽取七位文藝界人士發言後,發表了約兩小時的《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仍然強調「加強和改進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

毛時代,中國最出名的「舞台藝術精品」,就是八個樣板戲;現在,任何一個正常人去看,都會覺得作嘔,這都是政治的道具,宣揚的都是政治恐怖主義,何來一點藝術,何來一點審美?毛時代之後,雖然有所鬆綁,但對藝術的政治控制仍舊存在;到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又被「向左轉」了,藝術自由、創作自由仍舊是一紙空文。

毛時代至今,中國陷入文化荒漠,能讓人享受審美的藝術創作與表演少之又少。真正令人好奇的「舞台藝術」,倒是那些政治禁片,例如被毛澤東禁映的第一部電影《武訓傳》,被鄧小平禁映的電影《苦戀》,被江澤民「殺無赦」的紀錄片《偽火》,等等。

現在,中共為「百年黨慶」所推出的「三個一百」舞台藝術作品,除了政治聒噪、糜費百姓錢財之外,還能剩下點什麼?

為什麼趙婷僅僅率直的說了那麼一句話,就被扣上「辱華」的大帽子,奧斯卡獲獎影片《無依之地》就與中國觀眾無緣呢?

欲了解其中奧祕的讀者,大可一看當今中共最為恐懼的一部片子《九評共產黨》,播放網址:https://www.ntdtv.com/b5/prog57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